受家暴淪人球「我唔係最慘嗰個」

更新時間 (HKT): 2021.04.11 02:00
■為控制病情,阿曼每日需服食多種藥物。

【本報訊】「我係慘,但唔係最慘嗰個」,阿曼談起自己的坎坷前半生,多次激動落淚,抹過眼淚卻又破涕為笑。獨居的她,雖然同時患有兩種罕見病,與家人不相往還,只與愛貓相依為命,住所倒也整理得窗明几淨。她明白,儘管遭親人唾棄,自己還是要爭氣,希望康復找工作自食其力。

與愛貓相依為命

42歲的阿曼對童年時期的記憶,大抵只有被施以不同形式的虐打。那些年,阿曼母親常趁丈夫外出上班,以衣架向她體罰,「對住一個位不停打,冬天打到出火花,阿妹喺度喊,叫阿媽停手」,童稚的心不解為何被責難,更不懂為何被打的只有自己。

阿曼形容,每天回家如走進地獄,直至16歲中五畢業投身社會任售貨員,把6,000元月薪一半作家用仍遭母親嫌棄,最終更遭逐出家門,阿曼的居無定所生活正式展開,先後投靠多名親戚,十多年來搬屋約8、9次。

多年前的中秋節,當時阿曼於慈善機構中途宿舍寄宿,「宿舍無晒人,原來大家都有屋企返,除咗我!」那一刻,無名悲憤湧上心頭,她致電多年未見的父親,吐出多年鬱結,換來父親一句「對唔住」。為追求安全感她拼命工作,超過一年日打兩份工,最終過勞暈倒街頭送院。

2018年首次確診罕見病,阿曼躺於病塌3個月,胞妹及母親僅探望一次,母親一句話「你可以喺我度食,其他嘢唔好問我」,令她十分難受,這是母女最後一次見面。

「醫返好個病,最想幫隻貓body check」,談起十歲的愛貓,阿曼才會笑。家暴、居無定所、失業、患病,不少人活一輩子也不會經歷的事情,於阿曼身上接連上演,屢次打擊煉就強大意志,「我係慘,但唔係最慘嗰個」。命運,不存在公平,正如社會,並沒有公義。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