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權行動挑戰「中國父權夢」(長平)

更新時間 (HKT): 2021.04.12 02:00

一位女士和朋友在餐館吃飯,發現鄰座男子抽煙而出面勸阻,被抽煙男子辱罵並潑灑不明液體。女士拍攝影片發至社交媒體,立即成為熱話。其結果是,女士和朋友,以及沒有在場的其他朋友遭到嚴厲懲罰:無數網民對她們進行辱罵,而她們的微信號被刪除。

這種荒謬的事情是怎樣發生的?中國和世上很多其他國家一樣,在公共場合抽煙既不合法也不道德。和世上很多其他國家不一樣的地方是,在中國只有愛國者才能理直氣壯地勸阻別人在公共場合抽煙。攻擊者找出這位女士2014年在微博上發的一張照片,照片上她手舉一張紙,上面寫著「風雨中抱緊自由!Pray for Hong Kong」,由此,她被指控為「港獨」。在嚴密監控的公共輿論中,「港獨」罪該萬死,被稱為「港毒」。

被挖出「歷史問題」並非偶然。這位女士是知名的女權主義行動者肖美麗,和她一起吃飯的朋友是2015年被拘捕之後得到全球聲援的「女權五姐妹」之一鄭楚然。其他被刪除微博號的女士都是她們的女權行動夥伴。

上世紀初期,男女平等是新文化運動衝擊中國傳統最重要的觀念之一,成為左翼革命的思想資源和社會動員口號。中共取得政權以後,重新建立了專制制度,但是作為一種意識形態和革命傳統,男女平等仍是社會主義思想的重要組成部份。鄧小平實行改革開放以後,單方面的經濟改革打破了本身就很脆弱的一些社會性別平衡,政治權力與資本權力結合,父權觀念從各個方面「反攻倒算」。

習近平上台以後,父權家長制進一步加強。他就婦女發展最著名的論述是「要注重發揮婦女在弘揚中華民族家庭美德、樹立良好家風方面的獨特作用」。相較於胡錦濤等前任照本宣科地重複「不斷開創婦女工作和婦女事業新局面」等政治正確的廢話,他這些講話更具有實際意義,也是他的中國夢藍圖一部份。在這個意義上,中國夢的實質就是「中國父權夢」。

「女拳」和「港毒」的陰謀

與此同時,在獨生子女家庭長大的一部份女性,接受了西方人權教育,發起推動性別平等的各種行動。她們的倡導在女性中產生了廣泛的共鳴,對「中國父權夢」構成挑戰。和異議批評人士、人權律師一樣,女權主義者成為官方的打壓對象。在被官方默許和支持的公眾輿論中,她們倡導性別平等,被認為煽動「性別對立」、仇恨男人、破壞家庭。女權被稱為「女拳」。

這一次網暴肖美麗等女權行動者的領頭者的微博賬號是@子午俠士。據報道,此人曾是陝西一個地方派出所警員,因為收受賄賂、權色交易而被開除公職。但是,他利用社交媒體常年起底、舉報、網暴「漢奸」,吸引了大量粉絲,成為知名的愛國者。

在@子午俠士的描述中,肖美麗勸阻男人在公共場合抽煙並非單一事件,而是「女拳」和「港毒」的陰謀策劃,目的是將矛頭引向不作為的警方,進而問責政治體制。「女權五姐妹」被捕之後得到美國聲援,再一次成為罪狀。她們還被查出和美國記者洪理達(Leta Hong Fincher)交往密切,而洪理達在Facebook和Twitter上支持過黃之鋒和周庭,罪上加罪。

肖美麗的支持者中,很多人努力證明,她並沒有支持港獨。還有人想要證明,女性行動者更愛國。這讓我想到,納粹上台之前,德國等西方國家女權運動長足發展,婦女獲得了投票權。同時,民族主義高漲,愛國成為強勢話語。跟今天的中國一樣,女權主義者面臨各種指控,包括破壞家庭,削弱男性氣質等。在強大的壓力之下,當時德國大多數婦女組織的回應是:女權主義有利於家庭,女權主義者很愛國。這些策略可能幫助女權主義者躲過了眼前壓迫,但是未能阻止納粹鐵蹄的踐踏。希特勒上台之後,建立了高層領導為清一色男性的法西斯政權。

愛國主義是一種父權話術。正如80多年前,英國作家伍爾夫(Virginia Woolf)宣稱:「作為女人,我沒有祖國。作為女人,我不需要祖國。作為女人,我的祖國是整個世界。」

長平

時事評論員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