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與監獄的距離︱指定探監零食款式勁騎呢 小店義助家屬撲物資

更新時間 (HKT): 2021.04.12 00:01

一包淡紫色包裝魚皮花生、幾克半透明袋裝魷魚絲,平日年輕人甚至未有聽聞的「懷舊」零食,隔了鐵窗,卻是一點寄託期盼。有零食網店默默準備探監物資超過一年,更吸引物流公司免費義助,風雨不改定期送貨給「手足」家屬。當政權清算從未停止,身邊人突然淪為階下囚的非常事卻漸成平常,為了許多素未謀面的牆內同路人,拿起這份最不想接到的「定單」,他們說,應該去做,便會堅持。

記者 黃翠儀

「過去社會上各種事件,驚見大集團背後是怎樣利用香港人的錢去傷害香港人,同時亦見到很多本地商鋪(舖)堅持為香港人發聲而有所感動⋯⋯希望藉此讓自己更有能力以良心回饋社會。」這段有點嚴肅的自我介紹節錄,卻是來自一間愛以有趣「貼地」網絡改圖宣傳產品的零食網店「Jimmy Jungle」。訪問當日戴上自製紙袋頭套的阿Hei是店主之一,去年2月他們4個90後合夥創業,未有甚麼驚天動地賺大錢經歷分享,這一年學會並實踐的,是如何堅持。

阿Hei回憶,店內目標為協助因社會運動而還柙或在囚人士家屬找到探監零食、日用品的「手足計劃」,約於去年2月開始,初期以成本價交收,3月便改為家屬預先填寫表格,由店員執拾分好一袋袋,每星期運送至3個分別位於赤柱、美孚、彩虹的指定聯絡處以供領取,「赤柱同美孚都係近監獄、收押所,而彩虹就因為通常喺度轉車去壁屋。」

友人還柙 聽聞家屬撲物資費時如「打第二份工」

根據立法會文件,由2019年6月9日至今年2月,就「反送中」運動共有逾萬人被捕,當中2,000多人已經或正進行司法程序,包括約720人被檢控暴動罪,還柙或定罪判囚者早已逾百人,還未加上涉及《國安法》案件數字。

後運動時期之初,坊間已陸續有團體、小店,思考如何支援被捕抗爭者。有份伸出援手,因為感同身受,「其中一個拍檔有個朋友當時還柙緊,同家屬傾返就知探訪嘅零食或者日用品係好難搵,好似要打第二份工咁去搵,搵足一套係要搵成日。」

既然老本行從事批發,眾人便聯想到可否大量購入指定零食、用品再派發予探訪人士,令對方省卻張羅物資煩惱,計劃初期以接近成本價出售和家屬交收,後來才開放予客人認購相關物資再轉贈,家屬經核實身份後可免費申請。其間亦舉辦過「和你送零食」,書信詢問獄中人意願,再代對方為家人送上零食及心意卡。

回想計劃開始初期,每星期大約20、30人申請,「後嚟平均都40至60人,到今年2月有57個,之後理大、初選47人,前前後後送咗廿幾箱去唔同聯絡處應急,加埋都差唔多100人。」「定單」越來越多,店內貨倉亦不夠用,自今年3月開始,他們和石牆花合作成立「物資支援中心」,以後負責訂購物資,全部送到石牆花再運送到其他聯絡處,「最緊要係唔想家屬要等得耐,希望佢哋有需要就盡快搵得到物資。」

即使是批發入貨,要集齊懲教署認可交予還柙人士的零食、日用品並不簡單,除了指定牌子、款式、重量,部份亦屬市面少見。記者上次實測過遍尋不獲的蚊貼、指定條碼「祝君早安」毛巾等,這次再實測可交予還柙人士、俗稱「五大」的零食,包括魷魚絲、沙嗲肉乾、蔥餅、朱古力和魚皮花生,當中華園魚皮花生和時興隆7克裝魷魚絲,走遍多間超級市場均未有出售。

《蘋果》曾就此查詢生產商,時興隆只在電話回覆指官網有售,但每次要20包一併購入;而華園回覆指,可於部份超市和小型連鎖店、官網和HKTV Mall網店等買到該花生。

「上世紀零食」市面難覓 牙膏突轉包裝變「蟹貨」

阿Hei形容,近年市面時興日本零食,懲教清單上大都是「上世紀零食」,當中最難收集是「優之良品」沙嗲肉乾,「呢樣點都搵唔到批發,都係我哋放假去佢門市搵返嚟,所以平時慣咗一經過就抬定幾大包返公司。」

不過,找到貨源亦有機會「中伏」,例如牙膏早前改為收250克裝,本來只接受2支50克裝或1支100克裝,但2款指定牙膏品牌一般只有贈品才有100克裝,小店好不容易找到藥房專門抽起贈品裝留給他們,「但入咗貨之後個規定就改做250克,唔係即日生效可能有兩個禮拜(緩衝),但我哋做批發入咗幾箱,咁就全部變晒垃圾。」當時他曾向網民「求救」,成功賣出一大部份,但至今仍有數十支囤積在辦公室。

刁鑽款式考起家屬 懲教網頁仍用06年$1.4郵票配圖

究竟物品款式如何決定、由誰決定?懲教署網頁所示,基於保安考慮會將交來的所有同類物品,收集後再隨機分派予相關人士。《蘋果》曾問署方查詢相關準則,本來對方表示於3月29日回覆,但當日保安局刊出一篇以「懲教人員專業優秀 保安局譴責無恥之徒抹黑懲教署」為題、標明「Chinese only(只限中文)」文章後,署方回覆時只稱會考慮多項因素,包括院所運作、保安風險、物品普及程度等,稱有「既定機制」檢視,未有回答有否就物品招標、去年共檢視或更新多少次、若更換款式有多長緩衝期等,有別於以往查詢時若不提供相關數字會表明沒有備存,今次並無表明有否備存。

按署方網頁,基於保安考慮,院所會將交來的同類物品收集後再隨機分派,而根據「認可交來物品」網頁記錄,還柙人士的「衞生護理」、「文具/小食/其他」、「嬰兒用品」的最近修訂日期分別為今年1月11日、去年10月19日和5月14日,定罪人士除了衞生護理為去年12月4日,其他修訂日期相若。不過,清單上未有標明更新了哪些物品,而「郵票」配圖仍是2006年發行的1.4元郵票,而本地信件最低郵費已於2018年加價至現行的2元。

囚權組織「石牆花」建議增加指定物品款式和牌子,而且家屬經常難以聯絡到福利官,往往到探訪一刻才知悉手上物資是否獲批。現時懲教署的應用程式,功能包括按還柙或在囚人士編號查詢最新各物品可提交數量,組織亦建議更善用程式,簡化交入物資程序。

誤會對方「貪平」光顧 難忘手足爸爸一見面主動握手

阿Hei指,雖然收押所附近士多有相關物品出售,但一般較為昂貴,公佈消息後很快便有人查詢,亦因此認識了一些家屬,當中這位最令他難忘,「有一個手足爸爸約我哋,其實開頭覺得佢未必係手足可能係單純想成本價買嘢,到交收嗰下佢好主動咁握我手,將阿仔單case來龍去脈講晒我聽。」

他笑言,自己馬上提醒對方不要談及案情以保護兒子,道別時對方亦有說一兩句口號,「喺呢啲時世底下,得到阿爸阿媽支持好重要,我睇得出爸爸係幾為阿仔自豪,呢樣係幾感動。」

而他亦觀察到,越來越多個案上庭前也沒料到會面臨還柙。今年2月中,店內便有兼職倉務員保釋期間突然要還柙,本來已排滿下期更表,「佢接得最多更,本身隔一排要上庭,每次都係押後再審,但有一次控方無啦啦話取消保釋,咁就冇得保喇。」到收押所探訪那天,對方人在牆內卻更惦記同路人,叮囑若有意寫信給他,也要記得寫給其他人,並向牆外人「祝平安」。

每星期風雨不改 物流公司義助免費送貨

「手足計劃」轉眼間已歷時一年,Kenneth有份創辦的「隨心物流」一直負責運送探訪物資,每星期風雨不改送貨到聯絡處。兩間小店經黃色經濟圈相識,隨即二話不說提供免費物流,「當時已經有唔少手足入咗去(監獄),好想為佢哋做到啲嘢。」公司成立始於得知網店「光時」被物流協會打壓,「直頭出到聲話唔可以接佢哋生意,咁我哋就膽粗粗開咗間物流。」

直至近期公司有經濟困難,才收取「友情價」送貨,而有別於其他物流公司,車隊沒有在車身印上公司招牌,「一路都想低調,一嚟有請緊保釋緊或者釋囚手足,二嚟想專心做好物流。」有在學期間的同事,刑滿後要重新再多讀一年書;有釋囚員工曾以輕鬆語氣說笑,「話諗住做邊間邊間拆櫃人工好啲,但係要喺出入境嘅位置做,有案底唔做得,佢輕輕帶過,但你聽到會好唔好受,有咩理由佢要受到咁嘅待遇?」

結局未知 「惟有堅持」

時勢凶險,活在牆外亦像居於一個無形監獄。《國安法》下,不少黃店加倍小心,阿Hei坦言小店同樣會「自我審查」,留意帖文用字,只希望在如斯環境下,繼續堅守下去。

面對未來,他嘗試在無奈中保持樂觀,「而家街頭運動都可以話停咗,所以自然地會陸陸續續上庭,而家司法制度下被唔公平對待、坐冤枉監,都叫做預料到⋯⋯但以我哋認識嘅手足,其實好多都係心靈好強大,咁我哋係應該比佢哋更加tough,唔應該drag down佢哋嘅情緒。」他說,堅持的理由其實很簡單,「始終有啲嘢,你覺得應該去做,就自然會做㗎啦!」

採訪當日,客貨車行經荔枝角收押所,Kenneth也曾進去探訪,最深刻是第一次走到探訪室,相隔透明玻璃,一個高大男子差點忍不住哭起來,「睇到手足對眼凹晒,因為當時理大之後不斷拉人,警暴之類開始越嚟越控制唔到⋯⋯大家都話,對成個香港或者對自己人生,都無希望。」

這天送貨工作完成,自由離許多抗爭者仍然遙遠,下周一樣「照舊」運送物資,他輕輕嘆氣,「大家永遠都唔知結局係點樣,惟有堅持啦⋯⋯我希望,可以唔使再車還柙物資。」假若有最後一張定單,會是十年之後,甚至更長嗎?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