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NO居留權︱專訪︱助港人融入應許之地 印裔英國人:是黃之鋒的故事感動我

更新時間 (HKT): 2021.04.13 00:02

英國政府今年初接受「Hong Kong BNO Visa」申請,截至3月已收到約2.7萬宗申請,內政部推算未來五年或多達32萬人透過計劃移英,來到這片「應許之地」。如何適應及融入當地社會成切身問題。3月19日,英國首相約翰遜與4個於「港版國安法」實施後移英的港人家庭舉行視像會面,聆聽他們移英後遇到的難題及經歷,隨後宣佈撥款4.6億港元助港人融入當地社會。促成會面的Krish Kandiah聽過無數港人家庭心聲,正推動英國教會的網絡支援抵英港人。除了因為自己來自移民家庭,也源於黃之鋒的訪問,「是Joshua(之鋒英文名)的故事感動我。」

駐英記者李雨夢報道

訪問當日,非牟利組織UKHK創辦人Kandiah剛結束安排英國房屋、社區及地方政府大臣鄭偉祺(Robert Jenrick)與港人家庭的視像會面,匆匆趕到火車站接受訪問,訪問完結,又立刻坐火車回到牛津。

這是他第三次安排抵英港人家庭與英國政府官員的視像會面,第一次是內政大臣彭黛玲(Priti Patel),第二次是首相約翰遜,今次是鄭偉祺,每次會面,都對應着不同的問題,讓港人能親自向英國政府人員表達抵英後遇到的情況,「下次是教育大臣,我跟許多到來英國的香港人對話後,發現他們移英的決定很大原因是教育,他們希望小孩能有一個開放的教育」。

去年12月,英國政府宣佈會於今年予BNO持有人及近親申請新簽證,當時Kandiah意識到,將會有很多來自香港的人抵達英國,「他們在移民方面需要協助」。於是他開始聯絡在英國的教會,發起名為「Hong Kong Ready」的計劃,呼籲英國教會向抵英港人提供實質協助,目前已有過千間教會報名,點閱UKHK網站的頁面,全英國的地圖上都佈滿了參與計劃的教會,「我們已經有400間教會在地圖上,另外600間目前正接受培訓,培訓是希望讓教會了解可以如何向抵英港人提供實質協助」。

Kandiah創辦的UKHK,以他的說法,是為港人提供各種移民所需資訊的網站,裏面有住屋、醫療、教育、社區、活動等生活資訊,還提供中英雙語的介面,「這個很重要,我們想製作一個友善的網頁,在這裏你可以得到很多有用的資訊,例如如何找醫生、找學校,不像政府的網站」。

父母移民曾經歷歧視

過去一直從事兒童福利慈善工作的Kandiah,談到創立UKHK的決定時,他向記者憶述母親於上世紀從印度移民到英國時所遭受到的歧視與挑戰,使他致力想協助從外地移居到英國生活的人,「我的父母是英國的移民,他們告訴我當時很難被社會接受,我母親有很多與種族主義有關的經歷,當時她是一個護士,但很多病人卻因為她的膚色而不願讓她觸碰,這讓我感到很難過」。

然而,母親以款待(Hospitality)抵抗歧視與排外,令他感受到當中的力量,「她教懂我款待的力量,以此反擊種族主義和排外心理,那是我成長的一部份(She taught me the power of hospitality to fight racism and xenophobia, that’s part of my upbringing)」。

由於感受過英國社會對於外來移民的不友善,故他希望能讓外來者感受到來自英國的歡迎,「在疫情之下,搬到另一個國家是一件很困難的事,對於要離開家園,很多人都會感到難過,又會擔心留下來的人,如果我要面對這樣的處境,我也會希望得到別人的協助」。

移民或移居到英國的族群有很多,除了因將有數量龐大的港人移民過來外,還有甚麼因素觸動Kandiah想協助這一個群體?Kandiah娓娓道來他與香港的淵源,「我第一次去香港是1988年,當時我叔叔在港英政府工作,我們會去香港探望他,假期時他也會回來英國,他會告訴我有關香港的一切」。

在反送中運動如火如荼的2019年11月,Kandiah因公務出訪香港,當時正值理大圍城的烽火,在公務以外,他替BBC訪問了黃之鋒,「當時我看到一些示威,整個新聞都在報道理大的事情,我很有興趣正在發生甚麼事情,而我也有機會訪問到黃之鋒」。

Kandiah表示,他對於黃之鋒的故事很感興趣,「他(黃之鋒)向我分享了信仰對他而言為何如此重要,他的名字Joshua是來自聖經(即舊約聖經《約書亞記》),他引用聖經來告訴我,當事情變得艱難時,聖經是如何鼓舞他的,這個故事觸動到我」。根據《約書亞記》的記載,這位以色列人領袖在3,000多年前,成功帶領同胞抵達迦南這片上帝應許之地,並落地生根。

非談政治 為港人提供實質協助

UKHK打着歡迎港人的旗號,但Kandiah直言他們是非政治的,「英國開放了這個邊界予香港人,我們可以提供實質的協助,這個不是政治運動,我們不是告訴別人應該要離開香港,也不是在批評香港政府,我們只是覺得,如果有人要來英國,他們會是我們的鄰居,我只希望他們能夠被照顧得到」。

希望去政治化是一回事,但對於已在英國多年的華人社群來說,又是如何看待他正在進行的工作?當中又有否引起過爭議?「很多人以為英國只有一個華人社群(Chinese Community),但事實上是有很多不同的華人社群存在,有些人來自中國大陸,有些人從香港移民過來,有些是BBC(British Born Chinese,華裔英國人),不同社群會有不同的政治意見。最開始的時候,當我們談及要歡迎新來英的香港人時,現存的一些華人社群是有點害怕,因為他們不想捲入政治,尤其是那些來自中國大陸或仍有家庭成員在港的人。」

然而,Kandiah一再強調,他們並非要發表任何地緣政治的言論(Geopolitical Statement),「我們的焦點是移到別國的困難,我們能夠如何協助他們」。

在聆聽了眾多港人移民家庭抵英後的故事,他說他能夠意識到作出這個決定時的痛苦,「有很多港人家庭都的聯繫很緊密,但當決定要移民英國後,有些家庭裏的祖父母輩在香港,尤其在節日的時候,會有很多想家的情緒;有些人又會掙扎自己是否一個好爸爸、或是一個好兒子,因為他將父親留了在香港⋯⋯這是一個艱難的決定,我不要告訴人們要做甚麼決定,但我意識到這裏有痛苦(I am recognising pain there),而他們需要情感及實質的支援」。

也因為聆聽了眾多港人家庭的心聲,Kandiah希望能夠將這些聲音傳達給英國政府,故先是安排了4個港人家庭與內政大臣彭黛玲進行視像會面,「我想是她告訴首相她有一個很有幫助的會面,故首相亦希望能有一次這樣的會面」。結果,3月19日,Kandiah抵達唐寧街10號,在內閣辦公室裏,坐在約翰遜對面、屬於外相藍韜文(Dominic Raab)的椅子上,見證了首相與另外4個港人家庭的會面,「有些家庭把他們的小孩帶到視像前,他們向他表達來到這裏的情緒、喜悅,以及挑戰」。

長遠助港人成為英國社會一分子

對於港人透過「BNO Visa」移英的舉措,英國政府投放了很大的支持和關注,並且宣佈會撥款4,300萬英磅協助透過BNO簽證移居的香港人融入當地社會,對此Kandiah感到驚喜,「因為我長年從事難民範疇的工作,相對地難以令政府去接受那些來自敘利亞、阿富汗尋求庇護的兒童,即使來自公眾的壓力有很多,但政府只做了一點兒的工作」。

相對於英國政府的重視,Kandiah留意到英國社會與當地傳媒對於「BNO Visa」沒有投放太多的關注,「現在是有近500萬人合資格來到這裏,但卻沒引起太多媒體的關注,我不認為在英國有很多人知道太多關於BNO路線的事情」。為甚麼會出現這樣的落差?Kandiah解釋說:「我猜想英國人對於來自香港的人都有非常正面的感覺,認為是勤力、可信的,所以開放這條(BNO)路線的時候並無太大的爭議。另外也有人認為,香港曾經是英國的殖民地,故認為有這樣的責任。」

歡迎過後,Kandiah認為這只是讓港人融入英國社會的第一步,「我希望港人不會感到我們只在開始時候歡迎他們,而是協助他們感到自己是英國社會的一份子,他們會意識到自己可以作出貢獻,他們會在這裏有朋友,這是有點長遠的事」。Kandiah說,在封城的情況下,目前正計劃會在網上舉辦歡迎派對,「當限制放寬後,我想我們可以主持一個真正的派對」。

UKHK網站︰https://ukhk.org/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