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歲女童虐殺案︱幼稚園舊同學重提Z遭「爸爸打死」 家長不齒校方知情不報

更新時間 (HKT): 2021.04.15 00:08

5歲女童Z遭虐待致死,親父及繼母本周二(13日)被判謀殺罪成。陳太(化名)的9歲兒子是Z生前讀幼稚園的同學,至今仍記得她遭「爸爸打死」。陳太接受《蘋果》訪問時透露,案件審結後,兒子仍問她緣何父母會如此狠心對待子女。她指事發時校方處理不當導致慘劇,至今仍忿忿不平;事件也令她反思體罰對小孩的影響。

記者 羅惠儀

雖然法庭禁制傳媒報道Z的個人資料,但陳太的兒子日前聽畢案件新聞仍懂問媽媽:「是否XXX呀(Z的名字)?佢好乖㗎!」陳太一時語塞,只得點頭稱是,母子同時紅了眼。

Z去世至今三年,陳太的兒子不時惦念這位舊同學。他升小後出外旅行,在機艙望出雲端探問:「媽媽,Z是否坐喺天空上面?」她當時安慰他,Z已經在天父處,着他不用擔心。

案件尚未開審時,兒子忽爾重提有舊同學遭「爸爸打死」,又問陳太:「點解有啲父母要打死自己小朋友?」陳太慨嘆:「原來,他一直都沒有忘記過Z,為甚麼相隔多年,他要重提?」她聯絡昔日老師了解案件進展,始知有老師將被傳召上庭,「我知道他(兒子)感到恐懼,覺得曳嘅小朋友會俾父母打死。我有跟他解釋,正常父母是不會這樣打、傷害自己子女。」

「她很跟人 又聽話 不會亂搞嘢」

陳太憶述,當年兒子就讀的幼稚園每級一班,屬混齡上課,學生關係密切。她曾在幼稚園旅行見過Z,當時所有小朋友也有家長陪伴,唯獨Z沒有,不停尾隨老師:「如果家長未能出席,小朋友都不會去旅行,所以很記得Z。我們家長跟小朋友玩,她很喜歡『黐』着我們,笑瞇瞇望住我們玩;有時老師忙,我們便拖住她,她很跟人,又聽話,不會亂搞嘢,卻很少說話,笑得好可愛。」當時冬天,學生穿長袖衫褲,她並未察覺到Z有傷痕;案發後她回想,當時的Z大抵正開始在家受虐。

陳太補充,當年有家長在屋苑附近見Z的繼母從不拖她過馬路,「返學、放學從來不拖住Z過馬路,只有4、5歲都危險。媽媽(繼母)自己行,完全唔理,我們家長後期才知是繼母。」

校方當時以已退學為由不報警

案發後,很多記者在校門外守候。陳太說,同學都知悉Z受虐離世的消息,甚至夜晚飲泣,當時校方亦有安排教育心理學家跟進學生情緖:「K3已經大個,會傾偈講件事,問點解唔見咗Z;當時校方有請小朋友為Z寫心意卡。」她曾跟兒子講繪本故事認識死亡,沒想過首次赤裸裸的生死教育,居然是同學受虐致死,「當時也不知怎樣解釋,只得不斷肯定(承諾)父母不會這樣對他」。

陳太仍對當年校方處理手法感忿忿不平,指Z死後兩、三天才有家長會,家長在會上追問校方為何得悉Z傷勢而不報警,當時校監以對方已退學為由,聲稱難以跟進,又說「有早知無乞兒」;校長則稱「無諗過搞成咁」。陳太不齒校方所為,拒絕參加畢業禮及取回畢業證書;當時有其他學生退學,亦有不少家長不滿其他家長接受傳媒訪問,令校譽受損影響小一「叩門」。

據悉當年教導Z的幼稚園老師已悉數離職,部份已不再執教鞭。陳太表示,當年不少老師資歷較淺,未有堅持報警導致慘劇,已教所有老師悔疚終生,「那已經是很大懲罰」。

反思體罰的傷害 打手板變罰抄

陳太不諱言,兒子頑皮時,曾經「火遮眼」對他「打手板」。但經過Z受虐事件,她察覺體罰的傷害,就逐步改為罰抄等其他懲罰方式,早已不再體罰:「他曳,我會叫他抄寫自己頑皮的行為。其實,對家長來說,有時很難不用體罰,勸過、罵過,甚至獎勵也沒改善,但打手板一、兩下,他即時停止。大抵現在的家長只有一、兩名子女,注意力全在他們身上,壓力也很大。」

《蘋果》昨向Z就讀的幼稚園查詢,校方拒絕受訪或回應事件。教育局表示,局方人員對Z受虐事件感到十分傷痛。局方認為提高學校人員識別受虐兒童的意識是及早介入懷疑個案的關鍵之一,已舉辦多場工作坊加強相關師訓;教局已提醒幼稚園如懷疑有學生受虐,應即時向社署、教局或其他部門尋求協助。2018年3月15日起如幼稚園學生連續七天無故或在可疑情況下缺課,校方必須通報教局。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