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同學:點解打死小朋友 
媽媽未料兒子留烙印 斥校方冷漠淪幫兇

更新時間 (HKT): 2021.04.15 02:00

【虐殺女童案】

【本報訊】五歲的小女孩理應在父母呵護下健康成長,但五歲女童Z不但沒有得到父母一個擁抱,更要長期活在虐打及飢餓的恐懼中,直至死亡才得到解脫。Z的親父及繼母本周二被法庭判處謀殺罪成。陳太(化名)的九歲兒子案發時是Z的幼稚園同學,她接受本報訪問時透露,兒子至今仍難以忘懷猝逝的同窗,案件審結後,繼續追問她為何父母會如此狠心對待子女,她直言:「我冇諗過佢仍然記得。」除了對兇手的冷血感憤恨,陳太斥責校方明知Z受虐但不報警,處理不當導致慘劇發生,事件令她反思體罰對小孩的影響。

記者:羅惠儀

雖然法庭禁制傳媒報道Z的個人資料,但陳太的兒子日前聽到新聞報道時,立即問媽媽:「係咪XXX呀(Z的名字)?佢好乖㗎!」陳太一時語塞,只得點頭稱是,母子同時紅着眼。

Z去世至今三年,陳太兒子不時惦念這位舊同學。他升小學後到外國旅行,曾從機艙望出雲端問:「媽媽,Z係咪坐喺天空上面?」她當時安慰兒子,Z已經在天父處,着他不用再擔心Z的安全。

拒拿畢業證書表不滿

案件尚未開審時,兒子偶爾會重提有舊同學遭「爸爸打死」,並問:「點解有啲父母要打死自己小朋友?」陳太慨嘆:「原來佢一直都冇忘記過Z。」她指事件對兒子造成心理陰影,「我知道佢(兒子)感到恐懼,覺得曳嘅小朋友會俾父母打死。我有同佢解釋,正常父母係唔會咁樣傷害自己子女」。

陳太憶述當年兒子就讀的幼稚園每級僅得一班,學生關係密切,事發後有很多記者在校門外守候,同學都知悉Z受虐離世的消息,有同學甚至會在夜晚飲泣,當時校方有安排教育心理學家處理學生情緒,「K3已經大個,會傾偈講件事,問點解唔見咗Z,當時校方有請小朋友為Z寫心意卡」。她曾透過講解繪本故事,教導兒子認識死亡,但沒想過首次赤裸裸的生死教育居然是同學受虐致死,「當時都唔知點樣解釋,只可以不斷肯定(承諾)父母唔會咁樣對佢」。

陳太斥當年校方處理手法,指Z死後兩、三天學校才舉行家長會,當時有家長追問校方為何得悉Z傷勢卻不報警,校監辯稱對方已退學難以跟進,校長稱「冇諗過搞成咁」。陳太不齒校方所為,拒絕參加畢業禮及取回畢業證書,當時更有學生退學。

Z的教師已悉數離職,據悉部份已不再執教鞭。陳太表示,當年不少教師資歷較淺,未有堅持報警,導致慘劇發生,已教所有人悔疚終生,「已經係好大懲罰」。

學校旅行Z緊隨教師

陳太回憶首次亦是最後一次見到女童Z是學校旅行,當時所有小朋友都有家長陪伴,惟獨她不停尾隨教師,「如果家長未能出席,小朋友都唔會去旅行,所以好記得Z。我哋家長同小朋友玩,她好鍾意黐住我哋,笑瞇瞇望住我哋玩;有時老師忙,我哋就拖住佢,佢好跟人,又聽話,唔會亂搞嘢,但係好少講嘢,笑得好可愛」。

她指由於冬天穿長袖衫褲,並未察覺Z有任何傷痕,以案發時間推算,估計Z當時正開始受虐。她稱當年有家長在屋苑附近見過Z的繼母,發現她從不拖Z過馬路,「返學、放學從來唔拖住Z過馬路,得四、五歲好危險。我哋後期先知道係繼母」。

她不諱言曾「打手板」體罰兒子,惟自Z受虐事件後,察覺到體罰可能造成嚴重傷害,改為以罰抄或其他方法令兒子改過。

本報向女童Z就讀的幼稚園查詢,校方回覆稱不接受任何傳媒訪問,沒有任何資料補充。教育局表示,已提醒幼稚園如懷疑有學生受虐,應即時向社署、教局或其他部門尋求協助,並規定幼稚園學生若連續七天無故或在可疑情況下缺課,校方必須通報教育局。當局已舉辦多場工作坊,提高學校人員識別受虐兒童的意識,又向全港學前單位提供社工服務及早轉介相關個案。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