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中共敲打建制派 香港加速大陸化(方圓)

更新時間 (HKT): 2021.04.15 02:00

近日,田飛龍又對香港建制派開火,指摘建制派內部有很多「兩面派」,同時拿國家和西方利益,又不願在政治鬥爭關鍵時刻挺身而出。他更抱怨反送中運動中,除了警隊之外,全香港幾乎沒有任何權力機構、公務員代表人物真正勇敢站出來,與中央關切的國家主權安全利益站在一起。

「忠誠廢物」尚算自己人

田飛龍的「忠誠廢物」論在建制派內部引起軒然大波,人人自我審查,擔心田飛龍說的是自己。「忠誠」固然是褒詞,「廢物」卻很不堪,但「忠誠的廢物」還不算是最嚴重的指控,只是恨鐵不成鋼,勉強還屬於「自己人」。反之,兩面派就危險了,兩面派是內部敵人,見人是人,見鬼做鬼,名利要分沾,忠誠是面具。

田飛龍論「兩面派」,打擊建制派一大片,在他看來,只有三萬警員才算得上忠誠,此外整個建制陣營都形迹可疑。要明白,忠誠的廢物只是能力的問題,兩面派卻是立場的問題。

這一來,建制派中人,又要人人自危,為自己是否屬於「兩面派」而惶惶不可終日了。

田飛龍再次敲打香港建制陣營,顯然是嫌「忠誠廢物」論落手太輕。做了忠誠廢物,沒有太大罪惡感,只是能力不足而已,可以推給港澳辦中聯辦。王志民罷官,證明犯了大錯,張曉明降職,等於辦事不力,兩大主事者把香港帶壞了,他們本身才是「廢物」,建制派只是誤聽指揮之過,因此,對這個「忠誠廢物」的雅號,可能有人還覺受得起。

但「兩面派」性質嚴重得多,他們在關鍵時刻喪失立場,眼看林鄭政府在水深火熱之中,不但袖手旁觀,甚至落井下石。像地產界的石禮謙、大商家何柱國,都曾對林鄭政府冷言冷語,至於李嘉誠,說甚麼要對接班人網開一面,當然也用心不良,此外還有多少兩面派,各自要去對號入座了。

即使最嫡系的民建聯、工聯會,長時間坐山觀虎鬥,出聲唔落力。當其時林鄭政府腹背受敵,中共為香港亂局受盡美國人的冷落欺侮,說他們是兩面派,也應該恰如其份。

「兩面派」論勢掀大洗牌

田飛龍有備而來,狠狠敲打建制派,逼他們自我反省,看看政治立場有沒有問題,是不是做過食碗面反碗底的事,如對黨國有所虧欠,今後有甚麼戴罪立功的打算。

中共養着香港一大幫建制嘍囉,花費大量精神去呵護他們,又安排種種好處讓他們分沾利益,所為何事?當然是要求建制派忠心不二,聽教聽話,鞍前馬後為中共奔走,個人利益服從黨國利益,甚至在必要時樂於犧牲自己,如此才算物有所值。但一場反送中運動,暴露了建制派不但能力不濟,甚且大耍兩面派伎倆,關鍵時刻事不關己,如此,要這幫表面忠誠其廢無比的兩面派來做甚麼?

田飛龍「兩面派」論,目的就在敲打建制派,不准他們再兩面三刀。文革時江青有言:「革命的站過來,不革命的走開,反革命堅決打倒!」田飛龍與江青有異曲同工之妙,意思是「愛國的站過來,不愛國的走開,反共的堅決打倒!」「兩面派」論旨在提醒這幫「廢物」,不管是誰,不管地位有多高,後台有多勁,中共隨時都可以把他們一腳踢開。

為避兩面派之嫌,建制派中人又要爭相自我表演了。早前容海恩批「中指」很出風頭,吳秋北批地產霸權,石禮謙指有如文革,近日葛珮帆主張取消大律師資格,被馬恩國斥為無知,諸如此類,各人別出心裁,劍走偏鋒,言人之不敢言,做人之不敢做,加速香港大陸化。為洗脫「兩面派」的嫌疑,人人爭先恐後表忠獻媚,落力賣身,建制派正面臨空前內鬥和大洗牌。

田飛龍這番話有背景,有當局授意,建制派中人即使做起來很難看,但形格勢禁,不做還不能過關。好戲在後頭,且看他們如何表演。

方圓

周一至周六刊出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