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民畏死 以死懼之可也(李平)

更新時間 (HKT): 2021.04.16 02:00

在電視看到中共駐港最高級官員駱惠寧殺氣騰騰地說,中央「該出手時就出手,一旦出手必到位」。真覺得應該拍案叫好。一來唱作俱佳,就算沒有黑白無常的威懾力,也有「小兒夜哭,張遼止啼」的效果。二來,「該出手時就出手」的歌詞出自電視劇《水滸傳》主題曲《好漢歌》,朝廷大官高唱造反歌,豈能不掌聲鼓勵?

高官台詞如演戲

4月15日是中國國家安全教育日。中聯辦主任駱惠寧以香港國家安全委員會顧問身份致辭。國安委工作訊息不公開、決定不受司法覆核,只接受中央政府的監督和問責,等於是政府要接受黨委領導,不受輿論監督、司法制衡,林鄭月娥和一眾司局長只能唯命是從,否則同樣適用港區國安法第22條第三款,以干擾、阻撓、破壞中央政權機關或者香港特區政權機關履行職能問罪。

中共港共對國安法推出後香港由亂及治得意洋洋,昨日的發言者莫不邀功一番,再聲色俱厲警告一番。駱惠寧是國安委「零號」,措詞當然是嚴厲的:「凡破壞國家安全,屬硬對抗,便依法打擊,屬軟對抗,就依法規管。」身兼國安委主席的特首林鄭月娥,只是名義上的「一號」,能對國安法置喙的就是宣誓效忠,承諾建立宣誓制度,承諾加強監管學校、社會團體、媒體、網絡。

不過,國家教育日既然成了高官表演日,台詞當然要有電影feel才對得起觀眾。中國外交部駐港公署署理特派員楊義瑞說:「在維護國家利益及尊嚴的問題上,國家只有風骨而沒有軟骨。」甚麼是風骨、甚麼是軟骨?也許揼骨友最明白。而駱惠寧說:「中央一向是言必行、行必果,對一些危害國家安全和香港繁榮穩定的行為,該出手時就出手,一旦出手必到位。」其聲調之高亢,簡直不遜《好漢歌》的原唱者劉歡。

《好漢歌》的曲、詞都很簡單,歌詞主要是重複:「路見不平一聲吼哇,該出手時就出手哇,風風火火闖九州哇。」讓造反的梁山好漢路見不平、拔刀出拳的形象活靈活現。駱惠寧在國安教育日引用歌頌造反者的歌曲,實在是寓意深遠啊,值得香港黨委領導下的各行各業認真學習、深刻領會。

放大國安法威懾

中共高官在國安問題上指手劃腳,香港高官自然要動手動腳。鄧炳強炫耀的是發現外部勢力利用媒體潛移默化香港人、蠱惑人心、變為具有危害中國的思想,媒體亦會利用民調或研究,或者訪問匿名人士,以引起爭端。李家超的威嚇更直接,揚言要防範部份「表面平常,但突然可以變成『孤狼』、做出恐怖行為」的「自我激化」的人,當局會加強反恐情報工作,在「恐怖行為未實行前拘捕罪犯」。

對香港一眾高官而言,國安法既是他們的保護傘,也是懸在他們頭上的尚方寶劍。他們如果不想被控干擾、阻撓、破壞中央施政罪,就必須做出讓中共駐港官員看得見的、能滿意的言行,就算明知香港市面上近一年的相對平靜有多重原因,也要歸功於國安法,也要放大國安法的威懾力,打擊毒媒、孤狼,更是邀功請賞的捷徑。

老子說:「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或許,古代人短壽,所以不畏死。現代人長壽,特別是香港人,男、女平均預期壽命達82歲、88歲,比中共建政72年、香港主權移交23年長多了,所以多數人不可能不畏死。民既畏死,以死懼之可也,因此,國安法儼然成了閻羅王的生死簿,豈止納入街頭線、議會線、國際線的抗爭,連選舉權被選舉權、不投票投白票的權力都劃出紅線,一觸即死,正排隊的是新聞自由、學術自由、言論自由。至此,只許州官想出手時就出手,豈許百姓路見不平吼一聲?

李平

周一至周六刊出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