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8集結案︱捍衞居港權 釋法贏變輸 吳靄儀的法中情

更新時間 (HKT): 2021.04.16 16:35

都說香港人善忘,但對於花了小半生時間,爭取成為香港人的傅嘉慧來說,22年前的恩人,她不曾忘記。97主權過渡後兩年,居港權案浪潮席捲,吳靄儀多次代表爭取居港權人士,和政府對簿公堂。22年過去,物換星移,千難萬難,終於家庭團聚,儘管香港這個家園,已有點不一樣,但她說仍然很珍惜:「唔係吳大狀幫我哋打官司,可能我哋等到老都唔知發生緊乜事……」

首次釋法、首次法律界黑衣大遊行,官司贏變輸,那些年,捍衞法治人權,助弱勢在法庭上伸張應有權利,因8.18非法集結被定罪的前立法會議員兼大律師吳靄儀,寫下幕幕法中情的故事,有成有敗有血有肉,歷史不會忘記。

記者 呂麗嬋

「人間有苦難,有不公平的事,法律能夠減低不公平,減低我們的苦難。」「見利忘義,不是法治社會的基礎。」曾幾何時,73歲的吳靄儀,為法律和法治下了這樣的註腳,儘管今日看來,恍如隔世。1999年,終審法院就首宗居港權案裁定政府敗訴,政府聲稱會令167萬港人內地子女湧港,遂提請人大釋法,界定內地新移民在港居住滿7年前所生的內地子女沒有居港權,變相推翻終審法院裁決,亦為往後連場居港權訴訟揭開序幕。

談雅然:慶幸生於有法治年代

在居權案中敗訴的港人領養子女談雅然,就走出她獨一無二的道路。當年因為被遣返,與父母在鏡頭前梨花帶雨的一幕,成為經典新聞圖片,觸動無數香港人。如今,已成香港人的小妮子早長大成人,正身在加拿大供讀博士後研究的她,感謝吳靄儀「守護法治人權到最後一刻」:「我慶幸我成長於一個有法治的年代。我當年官司是輸了,但法治沒有輸掉。」

談雅然越洋受訪,說那些年案件都能得到公平公開審訊,不滿判決也可上訴,「判決內容合不合義,是有合理爭議的,比如說到底保護香港司法獨立重要一點,所以應該採取一個較保守的詮釋,還是保障家庭團聚的人權重要一點,然後採取一個較自由的詮釋,這些都是合理考量」。在居權案中,儘管法庭最後採取了保守的詮釋,但談形容「程序上是絕對公正」,對比今日香港,這個港大法律系畢業,剛獲獎學金研究共同體政治的狀元尖子慨嘆,無論實質或程序也再沒公義可言,就連守護法治的人都被不義制度剝奪自由,革去天職,令人遺憾。

法中有情,最是動人,就如每個爭取過、努力過的居權故事,縱然有成有敗有悲有喜,但總有它的生命軌迹。傅嘉慧,是其中一個在大時代被捲入漩渦的尋常百姓。

拿着大聲公解釋判決

「我好記得釋法後場官司輸咗,我哋喺中環即時開大會,幾千人喺度等,唔明白全部高官之前都話尊重終審庭裁決,到最後點解會係咁?」她記得,吳靄儀其時拿着大聲公,向他們解釋裁決,她和大部份人一樣,焦急難受似明非明,很多人即場決定上訴,包括她:「大家都好徬徨,唔知點算……係吳大狀代表我哋五千幾人再上庭。」香港歷史上是移民城市,中港婚姻,造就了不少如嘉慧一類合法移居來港的新一代。1990年,人大就通過《基本法》,第24條訂明六類人是「香港永久居民」,享有香港居留權。

只是97主權過渡後不久,特區政府企圖修改入境條例,擬立法規定港人內地子女必須事先在內地領到居權證,加上單程證,按照配額安排,方可入境香港,試圖以行政手段剝奪港人子女來港居留的憲法權利。這一修訂,引發港人子女湧港潮。那些年,有人聽從指示,奉公守法回大陸等候,結果團聚無期;有人非法留港,卻因人大「寬免政策」,最終得到居港權。這天,記者和嘉慧來到闊別近20年的前終審法院,紅磚依舊,法院卻已搬了家,但那些年法庭內外上演的悲喜故事,她說仍歷歷在目。

「嗰時差唔多日日都嚟,每日都人山人海,心情好似坐過山車,因為你唔知第二日會係點,係走定係留,啲官每日講嘅嘢都唔同。」祖父母、父母和弟弟都在香港定居,時年只有12歲的她獨留福建,那些年,大國仍未崛起:「嗰時嘅政策係你要留一個喺大陸,等你仍然有聯繫,要匯錢返去……」嘉慧說。99年終審庭裁定港人子女可享居港權,以為終可來港家庭團聚,殊不知卻是訴訟浪潮的開始。當年她以雙程證續期留港3年半打官司,最終在人大釋法的框架下敗訴收場,2002年被正式遣返。

「吳大狀令我哋知道自己權利」

「返番去,仍日日去問,爭取排隊(申領單程證)……」離開了香港,她的抗爭沒完,及後內地修訂批出單程證資格,供港人14歲以下內地子女申請,至2005年傅終獲批單程證一家團聚。「嗰時爺爺已85歲,身體好差……」趕及盡孝三代同堂生活,她直言是幸運兒。22年過去,嘉慧說就算當年輸了官司,仍然好感恩,因為是香港讓她知道,官員不用疏通、律師不是高高在上:「好多謝吳大狀肯幫我哋打官司,唔係佢,可能我哋等到老都唔知發生乜事,無法家庭團聚,係佢令我哋知道自己嘅權利,讓外界明白發生緊咩事。」

當年有份協助爭取居留權人士的孔令瑜,形容吳靄儀是最貼地的人權大狀,除了協助打官司,又會出席集會,親身向爭取居港權人士解釋裁決結果、分析當前的處境,真正與民同行:「佢同我講,話呢度每一個人都要尊重,每一個人都要重視,就似當頭棒喝,眼前係大量個案,可能對於某些人來說只係一堆數字,但其實每個家庭都有自己的故事,有自己親身嘅經歷。」

孔令瑜是前民陣召集人,也是正義和平委員會幹事,因居港權官司,與關注事件的吳靄儀結緣:「嗰時好多家長都係內哋嚟,佢哋對主教、大律師係好陌生,覺得離自己好遠,好奇怪點解呢啲人會行到佢哋中間一齊傾偈,同佢哋解釋處境同狀況,呢樣嘢,對佢哋嚟講係好重要好鼓舞,有啲爭取咗十幾年,內地好官僚,就算嚟到香港,接觸嘅都係入境處同法援署,每個人都只係一個冷冰嘅檔案編號,無人當你係一個人。」

「為公義唔擔心失選票失民心」

由法庭判令可享居留權到人大釋法居港夢碎,尊重法治、尊重人權,大抵無人會反對,但當這些價值,面對利益衝突,則又如何?那些年的居港權爭議,引爆第一波中港矛盾,港府其時拋出10年內將有167萬「新香港人」湧港的數字,被搶奪公共資源,成了不少香港人的夢魘,但亦是那個時空,港府爭取民意支持釋法的最有力武器。孔令瑜直言,當時受千夫所指,路很難行:「永遠唔會忘記,喺最艱難嘅時間,仍然有人願意行出嚟,唔會擔心失選票失民心,真正堅守為公義法治人權發聲。」

多次代表爭取居港權人士上庭的吳靄儀,便是其中一個「不合時宜」的人。於2018年出版的《拱心石下——從政十八年》一書中,就詳細記錄了她自95年當選為立法局議員後,歷時18年的從政心路,包括居港權事件的來龍去脈。在港土生土長的吳靄儀,完成博士學位後,80年代中英談判香港前途,她在中英文報紙撰寫評論,其後從哲學世界走進法律之門,遠赴英國劍橋大學攻讀法律,投身法律界。 她在受訪時便曾說:「法治不是抽象的概念,你可以冷靜地爭辯法律,但法律不是冷的,它是人世間嘅嘢,是關乎人的,我希望將人的感情和生活,都放回法律中去。」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