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成龍更好打的田飛龍(潘小濤)

更新時間 (HKT): 2021.04.16 02:00

對建制派而言,最好打的並非林鄭,也不是成龍,而是田飛龍。

本周一,《AM730》刊登的中共御用學者田飛龍專訪,又炮轟香港建制派。他說,香港以往對「愛國者治港」的要求太寬鬆,以致這個愛國陣營內出現了不少「兩面派」——同時拿國家和西方的利益,無論是立法會、法院,以至政府很多部門高官都不敢堅持原則立場,不能夠表現成「堅定的愛國者」。他又說,也有建制派中人「欠缺能力,不思進取,不主動作為,不積極履行管治責任」,令香港社會運動走向更激烈方向。這是田飛龍在一個多月內,第二度向建制派發炮。

上月初,他在《明報》撰文指「中央決心打造的不是橡皮圖章或忠誠的廢物」,言論引來香港親北京政客反感,港區人大代表葉國謙曾予以反擊,反指田「用上這樣的論述,可能別人也會覺得你是『廢柴學者』」。今次應該不會再有人敢公開反駁田氏了。

田飛龍不僅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學一國兩制法律研究中心執行主任,也是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而該會直屬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正由於這種身份,才令他說話的份量與別不同,也令他變成好打得。這種官方智囊的公開發言,絕少是為了發表個人見解,而是替領導講出不方便公開說的話,又或揣摩到上意,將領導的意圖說出來。因此,田飛龍兩度炮轟建制派,既不是無的放矢或一時失言,而是代表了港澳辦甚至港澳系統最高領導層的意思。

北京港澳官員對建制派的不滿早就溢於言表,只不過以往要保持香港的穩定,不能過於高調的插手香港事務,必須利用建制派作為中間人去掌控香港,才對建制派的種種無能視而不見。事實上,這班人多是見利忘義之輩,且能力低下,只是靠政治表忠而獲得部份中方官員信任和支持,而非因為能力出眾、工作表現出色等行業翹楚而獲青睞。他們最大的特色,也是最重要的本錢就是忠誠,北京叫他們咬誰打誰就撲出來悉力以赴表演一番,但很多時成事不足敗事有餘。而且,他們的做法有時也跟京官的意圖南轅北轍,加上能力低下而無法有效執行北京的想法,甚至為保護自己利益對北京的命令陽奉陰違。香港就是被他們管治得一塌糊塗。

可是,礙於香港的政治現實及統戰需要,北京對這班人一直啞忍。如今政治形勢丕變,北京治港再不需要假手這班慾壑難填的廢物,他們的利用價值也隨之急降,於是假借田飛龍之口宣洩不滿,也是合情合理。對香港建制派而言,如果北京領導只是借田飛龍去敲打警告他們,已是天大喜訊,可能性更大的就是,北京正準備下重手清洗建制派,田飛龍的文章及專訪只是前奏。中共領袖要清剿政治對手前,都是輿論先行,為對手安罪名定罪狀,等時機成熟後就下重手。

「兩面派」指控比「廢忠」嚴重

田飛龍對建制派指控的罪狀,也是不斷升級的。之前指摘建制派是廢物,更多是揶揄及表達對他們能力不足的不滿,但今次受訪所講的罪名就嚴重得多。「兩面派」也就是食兩家茶禮,表面上忠誠於北京,暗地裏卻跟西方眉來眼去,跟敵對勢力有千絲萬縷關係。這就是不忠誠的表現,而在中共政治中不忠是「死罪」,甚於反對派的公然對抗。至於「欠缺能力,不思進取,不主動作為,不積極履行管治責任」、令香港社會運動走向更激烈方向,也是極嚴重的指控。言下之意,香港的「亂局」是這班不思進不作為不盡責的廢物一手造成的。這是瀆職失責,在中共官場也是大罪。

如此大罪重罪,北京豈可能輕易放過他們呢?那些被視為廢物兼不忠、不作為的建制派,輕則不能參加今年的立法會選舉,甚至連選委會也可能被摒諸門外,重則會被追究罪責。

可以預見,香港大局已定之日,就是建制派被清洗之時,之前春風得意的「紅人」皆被淘汰。而且,要令香港快速的由亂入治,最佳政治操作手法就是找出部份極不得人心的建制派祭旗,讓香港人出一口烏氣,市民對政權的抗拒或會稍稍降低,再推行某些政策,例如增加土地及房屋供應等,才有實質的收買人心效果。對北京而言,拋棄廢物幾乎是零成本,何樂而不為?

潘小濤

資深傳媒人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