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潤雄拒強制學校呈報虐兒

更新時間 (HKT): 2021.04.17 02:00
■楊潤雄指不可能要求學校識別所有虐兒個案,要學校負責全責並不公平。資料圖片

【本報訊】5歲女童Z被虐殺,法庭審訊披露,死者就讀學校雖發現Z遭體罰,卻拒絕報警,引起社會關注學校防止虐兒的角色。過去年多全力整治校園的教育局長楊潤雄極力迴避學校責任,並推卸兒童政策不由他統籌。

「唔係我個局做統籌」

教育局長楊潤雄在立法會回應虐兒案引發的社會關注,表示教育局有指引要求教師留意學生情況,例如會否有傷痕、行為有否異常等,但難以將每一種情況寫出來。學校有責任在見到問題時跟進,但不可能要求學校識別所有個案,「佢(兒童)始終得幾個鐘頭喺學校」,要求學校負責全部責任並不公平,認為應多做家長教育和家庭教育,所有身邊有兒童的人都應關懷和留意其情況。

楊潤雄認為,若要立法強制呈報則不應只局限於學校,亦應包括醫生、社工等,應由勞工及福利局整體考慮兒童政策。「如果特別將法律責任畀咗學校,我就覺得唔係好公平」。他指若香港所有兒童服務提供者都要強制呈報,學校當然責無旁貸,但這需經社會詳細討論和諮詢不同界別,而「兒童政策就唔係我個局去做統籌嘅」,可將意見向相關政策局轉達。

實政圓桌田北辰認為,學校始終是很重要、可覺察兒童受虐的地方,政府應立法強制學校呈報較易識別的個案,事實上亦有很多國家已立法,學校如不呈報須負上法律責任,「我哋香港點解到今日,唔肯行呢一步呢?」

勞工及福利局長羅致光其後表示,虐兒問題是教育局和勞福局「兩個局都有份」,2019年法律改革委員會正進行一個有關與虐兒問題相關的研究工作,並已接近尾聲,未來一、兩個月法改會將就通報、法律責任問題作出建議,政府會密切留意。至於強制通報虐兒個案,他指主流意見同意要強制通報,但細節要留意。至於強制清單,政府傾向於局限專業工作人員,而現時部份專業守則已涉及舉報犯罪情況的責任,對有關專業的修訂爭議較小。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