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平權|男同志代亡夫出征 挑戰房委會拒認居屋配偶資格

更新時間 (HKT): 2021.04.19 15:08
(資料圖片)

港人男同志與伴侶於2017年在英國共諧連理,回港後以綠表資格購入二手居屋,惟房委會拒接納其伴侶屬「配偶」,令二人無法同居,亦無法將物業轉名予伴侶。男同志早前提司法覆核,指房委會政策違憲。案件今開審。申請人指出,終院已裁定同性公務員伴侶可享配偶福利,房委會的政策明顯抵觸終院裁決;並指兩人以為搬離公屋,出資置業便可免受歧視折磨,惟仍飽受歧視,承受很大的情緒困擾,生活在恐懼之中。

本案的申請人是吳翰林,惟庭上透露,吳於去年12月離世,其伴侶李亦豪申請取代亡夫成為本案的申請人,房委會不反對。

代表申請人的資深大狀鮑進龍指出,吳、李二人於2017年在倫敦結婚,吳是公屋租戶,但房署政策並不認可兩人的同性婚姻,李不可成為合資格的公屋家庭成員。兩人遂於2018年斥資545萬以綠表資格購入二手居屋,李是家庭的經濟支柱,負責大部份的開支;但房委會同樣拒接納同性伴侶屬「配偶」,李不可成為合資格的居屋家庭成員,丈夫亦不可將物業轉名予他。

大狀指出,終院早前已裁定同性公務員伴侶可享配偶福利並可合併報稅,房委會拒接納同性伴侶為「配偶」,明顯與裁決不符;《基本法》第25條寫明「香港居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房委會將同性伴侶排除在政策以外,構成歧視。大狀明言,本案並非要求法庭裁定認可同性婚姻,只是針對涉案帶有歧視的房委會政策提出抗議。

房委會未能提供受影響異性伴侶家庭數據

大狀續指《基本法》第37條寫明,「香港居民的婚姻自由和自願生育的權利受法律保護」,直言有關條例是保護性質、而非禁止性質,並無禁止同性婚姻;並謂《基本法》是一份活文件,理應是保障所有港人包括同性港人伴侶的權利。

房委會一方指,政策可保障異性伴侶組成傳統家庭,與正當目的有合理關聯(rational connection),若接納同性伴侶為「配偶」,則會影響異性伴侶家庭輪候或購買資助房屋。大狀質疑,房委會並無提交數據,到底認可同性伴侶家庭如何對異性伴侶家庭輪候資助房屋造成影響,是增加輪候時間抑或有其他因素。

此外,大狀指根據中文大學劉德輝教授就同性戀婚姻的研究顯示,同性伴侶只佔整體伴侶的0.6%,而當中只有3.5%與申請人一樣,在外地共諧連理,可見影響是微乎其微。本案申請人吳翰林是放棄了原本居住的公屋,而購入涉案的二手居屋,所放棄的公屋可供其他有需要的人士輪候。

大狀又指出,只有申請人向政府支付補地價後,才可自由轉讓涉案單位,此舉明顯與居屋政策的目的不符,因政策原意是協助收入不高的市民置業;補地價佔單位成交價超過4成,以2018年成交價來計算,金額超過200萬元。

官反問業主兄弟姊妹可居於單位但同性已婚伴侶卻不可?

代表房委會的資深大狀陳樂信陳詞指,居屋政策的原意是協助家庭置業,政策約於1970年代推出,家庭無疑是指異性伴侶組成的家庭。陳透露,2020年的居屋申請超額逾30倍,是1997年的3倍,可見競爭激烈;政府以公帑資助市民置業,有權制定它認為合適的政策,包括補地價才可在私人市場出售居屋、部份或有長達10年的禁售期等,藉此保障並支援傳統家庭,達到長遠且穩定的社會發展。

陳強調,社會資源有限,重點是誰應優先獲取資源分配;法官周家明問,若居屋業主可申請將異性配偶及子女「加名」成為居所的家庭成員,此舉背後得目的是甚麼?陳回應是「保障傳統家庭價值」,解釋以社會政策為出發點,資源必須有效分配,特定群組的市民須優先得到保護。

周官又問,哪些家庭成員有權居住在居屋,陳回應指包括配偶、子女、父母、兄弟姊妹、配偶的父母等,亦包括其他親戚,但其他親戚則須事先向局方申請;周官追問,即業主的兄弟姊妹可居住在居屋,但業主的同性已婚伴侶卻不可以?陳表示是。陳續指,只有男女結合的婚姻家庭才可自然地生兒育女,提升本港生育率,符合政府的人口政策。

申請人一方反駁,雖然異性婚姻家庭可自然地生兒育女,但即使他們不生兒育女,異性伴侶亦可獲居屋家庭成員資格;再者,部份家庭成員的年齡或太老而無法生兒育女,但同樣可獲家庭成員資格。

周家明聽罷雙方陳詞後,押後宣佈裁決。

【案件編號:HCAL2875/19】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