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 :欲語無言 欲哭無淚 (盧峯)

更新時間 (HKT): 2021.04.19 02:00

同事說,上星期五8.18集會案判決及散庭後,不少旁聽市民悲從中來,有的啜泣,有的「爆喊」,連向來冷靜從容的資深大狀也禁不住流淚。聽到同事的話幾乎即時想回他:「自己同樣難過鼻酸,費了好大力氣才控制住沒有掉下淚來。」大家心酸落淚不僅為一眾被判刑的被告難過,也不僅是為這些替香港民主自由打拼多年的港人代表心痛,更是為香港現狀與前途傷心!

8.18被告打拼多年 本該受珍視

就如被判即時入獄一年多的李卓人。他是70年代末的港大土木工程系畢業生,他的同期同學很多是高官、大企業高層,到現時已在收成期,或早已退休享清福。李卓人卻選擇了為上班族、打工仔爭取權益之路,幾十年來一直為工人爭取權益,為市民爭取民主。還記得1989年六四鎮壓後,在北京支援的李卓人坐飛機回港時被內地執法人員在機上帶走,蹤迹不明,生死不知,全港市民都為他擔心憂慮。

幾天後他終於平安回來,不少市民到機場迎接,大家激動得流下淚來。隨後30多年,李卓人一直堅持以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式爭取工人權益,推動香港民主,支援內地維權、民主人士。像這樣一位不計私利全心投入為社會公義打拼的人,本該受社會珍視尊重;偏偏卻因為一場和平遊行而鋃鐺入獄,成為階下囚失去自由。到法庭旁聽、見證這種不公的市民,聽到這個荒謬消息的市民怎能不淒然下淚。

被尊稱為香港民主之父的李柱銘先生算比較幸運,被法官判處入獄11個月但有兩年緩刑,不用即時入獄;在他的家人、朋友及支持他的市民而言算是揑了一把汗。散庭後,這位在香港大律師名冊排首位的資深大律師沒有說甚麼話就登車離開,只拱手向追問他的一眾記者致意。向來雄辯滔滔的李柱銘先生為何對8.18案件的裁決不置一詞,外人不易猜透,也許是看到多年戰友忽然身陷囹圄而心情沉重,傷痛難以言喻;也許是判決理據太薄弱奇怪令他這個「老行尊」瞠目結舌,說不出話來;也許是心感民主之路多艱,夥伴戰友零落,看不到前景如何只好沉默……不管是哪一個原因,對很多市民而言,李柱銘先生今次被定罪判刑本身就教人驚訝得啞口無言。

李柱銘先生自80年代開始參與香港前途問題討論,自此一直以和平理性的方式向中、英兩國政府力爭民主,既參與《基本法》起草工作又參選立法局,並積極拉攏本地有志之士組織政黨,為公平公正的民主選舉做準備。30多年來,李先生在爭取民主自由路上一直與市民並肩前行,近十年雖逐步退出第一線,但在爭民主一事上仍不後人,和平遊行、集會從不缺席。

法律越趨為政權而非人民服務

在與內地關係上,李柱銘雖對北京中央政府有不少批評,但爭民主從不脫離《基本法》框架,90年代為免中國經濟發展及開放改革倒退,還一再游說美國延續中國的最惠國待遇以協助內地產品出口。像這樣的法律、政治精英,像這樣一位長期為香港大局着想打拼的人,居然因為參加一場和平有序遊行而被拘捕起訴,差一點就成為國家的囚徒被關進大牢,市民以至國際社會怎能不感嘆無言,怎能不悲慟莫名!

另一位差點身陷牢獄的法律精英吳靄儀女士散庭後同樣沒說甚麼話,只是靜靜的離開西九龍法院大樓。吳靄儀選擇不說話的原因比較容易理解,畢竟她在判決前已發表了洋洋灑灑的千言陳情書,向法官及公眾表明了心迹。吳靄儀親自在庭上讀出這份陳情,真可說字字鏗鏘,擲地有聲,教人動容。其中有幾句是這樣說的:

“I stand the law’s good servant but the people’s first. For the law must serve the people, not the people the law.”(意譯為:我是法律的忠僕,但更首要是人民的忠僕;因為法律必須服務人民,而非人民服務法律。)

只是,吳靄儀的慷慨陳詞打動不了主審法官,也扭轉不了法律越來越為政權而非人民服務的現實,更改變不了權力的天秤不斷向政府傾斜的態勢。對吳靄儀來說,她的失望已不能言傳。至於一般市民特別是渴求民主自由的市民,眼見一個個義人被抓捕、被起訴、被定罪、被判監,可真是悲從中來,不可斷絕。

盧峯

周一至周六刊出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