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瓦解和理非,問題更惡化(劉細良)

更新時間 (HKT): 2021.04.20 02:00

李柱銘被控8.18未經批准集結罪,判刑11個月緩刑兩年。他今年82歲,記得最近一次見面,他說:「坐牢可能是最後一步為爭取民主的貢獻。」亦可能這個原因,政權選擇了緩刑執行,他們認為如果Martin Lee成為了Martyr Lee,對中共不利。根據近年曝光的查理斯私人日記,記錄了他在九七主權移交的感受,當中流露出他對本港法治前景的憂慮,他寫道:「在各人合照、握手、各走各路之時,主權移交典禮圓滿終結。就這樣,我們任由香港聽天由命,並祈求民主黨領袖李柱銘不會被捕。」主權移交24年,查理斯的憂慮,終於發生。

三年前,李柱銘、楊森、何俊仁、李卓人等人被新一代素人從政者指摘為30年一事無成的「民主回歸派」,結果,連最溫和的民主派,今日已經被視為國家的敵人,投進監獄。在九七年司徒華告誡民主黨人,要有在野20年的準備,即是民主黨只能是反對派,結果24年後,民主黨連反對黨也做不成,多名議員陷獄,甚至流亡。究竟變的是誰?

所謂「民主回歸」,實實在在是中共的承諾,總書記趙紫陽在1984年5月22日去信香港大學學生會:「保障人民的民主權利,是我國政治生活的根本原則。將來香港特別行政區實行民主化的政治制度,即你們所說的『民主治港』,是理所當然的。」那時,九七後「實行民主治港」,是理所當然的,然後,中共開始不斷地搬龍門不斷走數。八九六四後頒佈的《基本法》,先用一會兩局模式分開功能直選點票,阻止議員修改法案,再廢掉了私人修例草案,這是第一次搬龍門。跟手再改選舉制度,將直選改行比例代表制,壓縮泛民的優勢。

中共仍在自我催眠

問題是,民意中抗拒中共的一直穩佔六成,中共以舉國體制力撐的政治代理人,在這24年來毫無寸進,甚至俾對手慢慢攻佔功能組別及選委會。這當中不在於泛民特別厲害,或者是建制特別廢,他們比九七前都沒有甚麼改變,變的,其實是香港人!

本土意識抬頭,是社會激進化的原因,他們認為民主已經拒不了共,2014年佔中,是這種集體焦慮的爆發,這亦解釋了為何民主回歸派也受到新生代的政治攻擊,這種香港人的身份焦慮,不是和理非民主派可以理解,恐懼政治「赤化」、大陸人入侵、新移民爭奪資源、廣東話地位不保、香港歷史被竄改、公共財政耗費在跨境大白象工程,這些都是和理非泛民政治議程之外的東西。本土意識具備強烈的情感動員,也是2019反修例的爆發原因。

這十年來中共根本沒有政策應對,一味拖延,到今天選擇強力壓制,將一切被視為「反動」的東西摧毀:香港電台、《蘋果日報》、民主派政黨。問題是將和理非審判投獄,封報紙禁網後,瓦解整個和理非陣營後,香港形勢會好轉嗎?還是變成下一波更激烈的大爆發?沒有了泛民陣營作一國兩制的緩衝,問題解決不了,而且只會更加惡化。到今天,中共仍未進入香港問題的核心,仍然自我催眠,認為是一場勾結外國勢力的顏色革命!

劉細良

時事評論員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