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家寶不忘文革,有違黨慶主旋律?(呂月)

更新時間 (HKT): 2021.04.21 02:00

今年是習近平中國夢「兩個一百年」中的第一個,建黨百年。還沒有過去四個月,攪動國際輿論的事件接連不斷,其中個人事件的效應接連膨脹。繼年輕華裔女導演趙婷被網民搜出十年前的「辱華」言論,原定本周在華上映的《無依之地》檔期被下架,前總理溫家寶紀念去年12月去世的99歲高齡母親的文章〈我的母親〉,又被微信、微博禁止分享,被網易、鳳凰網刪貼,再掀風波。

溫家寶的文章據說是被看到此文的人傳給《澳門導報》,一家名不見經傳的媒體。這說明該文或者通不過中共四副兩高以上國家領導人發文、寫書、出傳記的規定,或者本人並不想在國內發表。該文6,000餘字,分四個章節,其中第一、二章節主要寫母親和家族早年經歷內亂、戰爭的艱苦經歷,以及母親好強、自立、向上的品格,問題不大。但是該文發表的時間是3月25日至4月15日,正好與《中國共產黨簡史》出籠、與習近平號召全黨全民學習黨史、與教育部近日制訂課外讀物清單,防止問題讀物進入校園的行動穿插進行。溫家寶的文章問題發生在第三、四章。

第三章發表在4月9日,裏面寫了父母的文革遭遇:「『文革』期間,父親被關在學校,經常遭受野蠻的『審訊』和打罵。一天,造反派一拳將父親的臉打腫,眼睛被『封』得看不見東西。」「媽媽從自己不多的工資中,先給爸爸留足伙食費,自己親自送到學校。」的艱難;還有1970年全家被疏散到天津市北郊區小澱公社勞動,一呆就是六年,直到四人幫倒台,父親恢復教職。雖然不過數百字,但是與百年《簡史》、與縮減成一頁,淡化不到千字的毛澤東文革罪行相比較,屬於格格不入,屬於不成比例,屬於黨員違紀。

發表在4月15日的第四章,裏面引用溫家寶手中一直保存母親兩封信的內容,一封是2003年11月,他剛當總理母親寫給他的:「你今天能位居人臣,如此高的地位,沒有任何靠山,家裏更不用說了,得來多麼不易。」另一封是2007年10月,他即將擔任第二屆總理的時候:「過去五年的成就是你用心血換來的,來之不易。後五年的工作是艱難複雜的,繼續保持,談何容易。你一個人肩膀有多寬能承受得住?這就需要大家同舟共濟,平平穩穩渡過五年難關。」包括溫家寶對自己在中南海工作28年的總結,「我奉命唯謹,如履薄冰、如臨深淵,受事之始,即常作歸計。」這些話在中共看來,有「不知好歹」、「不知感恩」之嫌。

中共血統論根深柢固

溫家寶和胡錦濤一樣,大學畢業後若不是被當甘肅省委第一書記宋平看重,宋當組織部部長後破格提拔,只用「心血」是換不來進中南海的。套用陳雲一句名言,「江山是我們打下來的,因此繼承這個江山也應該是我們的後代。」胡溫的十年不過是「大丫鬟拿鑰匙」。習近平上台之後,紅二代們興致勃勃有個集會,將胡溫時代統稱為「失去的十年」,「是抱着定時炸彈擊鼓傳花」。反映出中共血統論的根深柢固。

4月19日,在清華的110年校慶來臨之際,習近平作為總書記,也作為文革清華的工農兵學員,20年後清華的在職博士生,作為現在清華學子的「大學長」,視察了清華。黨媒專門發文,重提他的高考往事。據習近平自己回憶:「那時候報大學,清華有兩個名額在延安地區,全分給了延川縣。我三個志願都填清華,你讓我上就上,不讓我上就拉倒。縣裏將我報到地區,縣教育局領導仗義執言為我力爭。清華來招生的人不敢做主,請示學校……當時,我父親下放的洛陽耐火材料廠,開了個『土證明』:『習仲勛同志屬人民內部矛盾,不影響子女升學就業。』開了這麼個證明,就上學了。走的時候,當地還剩下的一些知青都特別羨慕我。」這段回憶迴避了「清華有兩個名額在延安地區,全分給了延川縣。」其中一個是當時教育部學生司司長李力群(高崗夫人)專給習近平的。這就是文革血統論的待遇。

習近平視察清華要求「廣大青年要愛國愛民,從黨史學習中激發信仰、獲得啟發、吸取力量,不斷堅定『四個自信』,不斷增強做中國人的志氣、骨氣、底氣,樹立為祖國為人民永久奮鬥、赤誠奉獻的堅定理想。」溫家寶在回憶母親文章最後,重抒了他的普世情懷,這與新時代的習思想滿擰,當然也是文章被刪的原因之一。

好在溫家寶被國內媒體封殺不是第一次,就連李克強也被封殺過。難怪在溫文掀起的輿論風潮中,有人評價經濟高速增長的胡溫十年是中國最好的十年。連帶多維對《大公報》喊取締《蘋果日報》、港府必要出手的處境,不得不作出「生存嚴重受限的《蘋果日報》雖未死卻已死,大可不必趕盡殺絕」的評論。《蘋果》是香港僅存的一國兩制象徵之一,再打壓,必將和封殺溫家寶一樣,搬石頭砸自己的腳,中共討不到半點好。

呂月

中國資深傳媒人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