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改會倡訂「沒有保護罪」規定須舉報虐兒案 防止虐待兒童會促禁體罰

更新時間 (HKT): 2021.04.21 11:12

5歲女童Z遭虐待致死,其親父和繼母謀殺罪成判囚終身,案件再次揭示虐兒的通報機制問題,法律改革委員會正考慮設立「沒有保護罪」加強舉報。相關小組委員會成員今早在港台節目表示,虐兒案並非一天內發生,令現時的檢控工作有困難,「沒有保護罪」設立後,只要在留意到兒童有不尋常傷勢後,向其家人提出或社署提出,照顧者就沒有刑事責任。防止虐待兒童會總幹事黃翠玲則指,不斷有情節相近而嚴重的個案隱藏社區,沒有任何部門和社福機構跟進,認同應該設立強制通報懷疑個案機制,又指體罰管教仍然普遍,認為政府應立法禁止體罰。

受害兒童或講不出施襲者 令檢控有困難

法改會「導致或任由兒童或易受傷害成年人死亡個案」小組委員會成員熊運信表示,刑事襲擊案中,控方須找出具體的施襲者、時間,但虐兒案不是在一天內發生,兒童年紀細,可能不懂講出施襲者,令檢控有困難。他解釋,商討設立的「沒有保護罪」是針對有照顧責任、「同一屋簷下」的人士,有責任在察覺兒童有嚴重受傷的風險後去舉報。他說,只要在留意到兒童有不尋常傷勢後,向其家人或社署提出,就不會負上刑事責任。

熊表示,教師對兒童有照顧責任,若兒童身體有嚴重受傷,教師有向他了解,已可知道是否屬不尋常的傷勢,只要與社工商討是否需要跟進,就不用負上刑責。他又強調,社署、教育局本身已有指引,形容法律只是道德底線,老師和社工發現兒童傷勢後,本身已有責任去做事,認為法例並不是額外加諸他們的法律責任。

至於鄰居聽到「家中打仔」的聲音是否有責任舉報,他稱,按他理解,在香港法制下,一個人沒有法律責任去舉報或制止有可能發生的刑事案,但道德上是否要做事,應交由外界思考。

防止虐待兒童會質疑自願通報約束力不足

防止虐待兒童會總幹事黃翠玲表示,今次事件非常嚴重,令人心痛,認為現時政策、法律、機制和服務層面都有不足,指通報機制屬自願性質,雖然社署的程序指引有明確表明社工的角色和責任,以至如何辨識和通報懷疑虐兒個案,但在自願性質之下,都不斷有情節相近而嚴重的個案隱藏社區,沒有任何部門和社福機構跟進,認同應該設立強制通報懷疑個案機制。

她指,過去一直都有有關虐兒的指引,但事件仍不時發生,質疑以自願通報的約束力不足,認為如強制通報懷疑虐兒個案,同工就不用遲疑,又建議與兒童有接觸的機構、處所、學校制訂守護兒童政策。對於措施會否令家校關係緊張,她認為政府將會諮詢,希望社會各界盡快達成共識,釋除疑慮。

她又說,案中5歲女童受虐的過程中,曾有人發現異樣,但對通報有遲疑。她指,會接觸兒童的人士的角色和責任很重要,例如學校老師和社工等,如發現小童有傷痕,行為、情緒與以往有變化,應該多加關心,遇有懷疑虐兒的元素,就應按指引通報,加快專業介入,阻止情況變得嚴重,甚至到致命的地步。

指體罰仍普遍 憂逐步升級至暴力

黃翠玲亦指,家長以管教為由去體罰的情況仍然普遍,憂慮會由輕微體罰逐步演變成暴力水平,認為體罰既無效,亦影響小朋友身心成長,或有反社會行為和成為下一個施虐者,有需要立法禁止。她指,現時有62個國家立法禁止體罰,聯合國兒童權利委員會亦建議《兒童權利公約》締約國立法禁止體罰,希望香港亦能立法禁止。

香港幼兒教育人員協會主席甄可安指,教師對強制通報沒有大爭議,只是對法律框架有所擔心,指隱藏的傷痕和精神傷害難以察覺,教師較憂慮因此而須負上刑責。他又指,即使設立強制通報機制,「唔夠嘅嘢都好多」,例如跟進個案的人手等,提到澳洲的案例顯示設立強制通報機制後,早期的通報會大幅增加數倍,令受害人的支援時間可能延長,但認為加強規管仍是利多於弊。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