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廚師龍和道管有白電油索帶罪成 官不信替父帶開工材料

更新時間 (HKT): 2021.04.21 18:57
東區裁判法院

21歲廚師去年5.27立法會國歌法條例二讀當日,在中環龍和道遭防暴警截查,搜獲白電油及索帶等,被控一項管有物品意圖損壞財產罪。廚師審訊時辯稱涉案工具是按照任職地盤工的父親要求帶到中環。裁判官鄧少雄今日在東區裁判法院裁定被告罪成,指被告自辯的解釋「於理不合,難以相信」,先為被告索取勞教中心、青少年罪犯評估專案小組及背景報告,並將他還柙至下月11日始判刑。

根據控方案情,當日早上10時許,3名防暴警員在中環海傍一帶進行高調巡邏,警員10386於15米外近變電站看見被告戴少烽手持雨傘,突然轉身,於是大叫「警察,唔好走」,其後在被告背囊內搜出面罩、口罩、雷射筆及涉案物品。

被告出庭自辯稱,當天早上接獲於地盤工作的父親短訊,表示帶漏工作用具,要求他帶往中環,但沒有相約確定的時間和地點。其後父親再發短訊表示未能見面,被告於是徒步往海濱打發時間。案發時聽到有人在背後喊:「企喺度。鬼鬼祟祟做乜嘢?」他有向查問的警員解釋白電油是帶給地盤工作的父親使用,警員卻回應謂「即係有共犯」,被告認為對方扭曲意思,於是未再回應。

被告未能將短訊呈堂

被告在庭上亦有就被搜出的雷射筆、手套、口罩等逐一解釋用途,並稱不知當日有示威活動,無想過破壞他人財產。

鄧官於裁決時指,按照被告說法,該些物品全部都有合理用途及合法辯解。被告又稱於8時許收到父親忘記帶工具的短訊,要他從荃灣寓所帶往中環交給他,至9時許父親再次向他傳短訊稱未能會面。鄧官指這些都是重要證據,但辯方從未將該些短訊呈堂。

被告解釋因更換電話,因此無法將短訊呈堂。鄧官認為,被告作為一名有社會工作經驗的成年人,其說法完全不合理。被告被拘捕後有近半年的時間,理應有充足時機以拍照或影印的方式將短訊保留,但被告卻完全不能提供相關紀錄。對於被告指稱被截停後曾向警員解釋白電油是帶給在地盤工作的父親、惟警員的回應卻扭曲其意思,被告理應知道短訊的重要性。

鄧官又指,被告的父親即使帶漏工具,亦可以在中環購買,或可向同事商借,不需勞煩被告山長水遠由荃灣帶給他。鄧官因此認為被告的解釋站不住腳,難以自圓其說。

稱雷射筆用作觀星卻沒有基本觀星知識

另外,被告辯稱涉案索帶是帶往餐廳固定工作時使用的籃子,又稱當時從父親的工具箱取走,卻無通知父親;惟他只需使用2條,身上卻被搜獲內有99條。鄧官認為,一般在家居用品店或超市亦可買到的索帶,被告可在工作的餐廳附近購買,以便將來也可使用,或者只需打開取走幾條便可以。被告隨便從父親工具箱取走索帶,未有通知父親,也不合情理。

被告解釋在搜查時,才知悉背囊中放有雷射筆、生理鹽水及手套等,鄧官認為其說法奇怪,質疑他將眼罩由工具箱取出放入背囊時,理應察覺當中的體積和重量。另外雷射筆用作觀星,但被告在該方面的基本知識卻一無所知,其說法互相矛盾。鄧官不能接納被告證供。

鄧官又指,該案的重點不在於被告是否參與示威,而在於可以使他自己或他人使用涉案物品。被告長途跋涉,由寓所帶白電油及索帶到涉案地點,而證物沒有東西保護,包裝已經打開,可即時使用。被告又帶備工業用手套及準備遮面的面罩及口罩,可在短期內使用或給他人使用,符合控罪元素。

辯方大律師求情指出,當日現場附近並無衝突,被告也無即時將物品取出使用或造成損害,要求法庭判以社會服務令或短期的即時監禁取代勞教中心。

鄧官向大律師解釋,案情嚴重之處在於白電油,在高樓大廈人口稠密的地區,一旦發生火警,燃燒可帶來嚴重傷害。案件重點不在於被告是否參與示威,而是將白電油及索帶帶出來的行為。況且被告是經審訊後定罪,因此不適合判以社會服務令。

【案件編號:ESCC2726/20】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