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中央集權不得善終(古立)

更新時間 (HKT): 2021.04.21 02:00

中國首季GDP飆升18.3%,勢頭之猛,舉世無雙。即使是跟中國自己比,那也是30年來最強勁的經濟表現。同期出口的增幅則更厲害了,達49%!不管有否水份,兩者顯然都「受惠」於疫情:國產口罩、保護衣等抗疫物資幾乎壟斷了國際市場,而歐美居家工作以抗疫,電腦及相關產品渴市。加以年前爆發疫症之初,中國經濟蒙受重創,扯低了基數;一旦逐漸恢復常態,兩相對照,表現由是特別標青。那便表示中國經濟不是小好而是大好嗎?看來又不像。

新債冚舊債 央企也停牌

在公佈一片興旺的宏觀經濟數據的同時,平地一聲雷,華融資產爆發債券違約疑雲,拖累差不多所有中資債券。須知華融是中國財政部擁有的四大資產管理公司之首——其餘三家為長城、東方、信達。境內發行了人民幣2,245億元債券,境外發行的債券則達美元233億美元;實質控制的企業有353家之多。這樣的超級央企竟然不能如期遞交年度財務報告而遭港交所喝令停牌,確實匪夷所思。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情?

前此,華融掌舵人賴小民被判處死刑,罪名出了玩弄婦女,尚包括貪污人民幣數以百億元。華融的麻煩當然不止於被穿櫃桶底。有分析師認為,華融不斷在國內外發債,那看來像是在玩新債冚舊債的龐氏遊戲(Ponzi Scheme)。六個茶壺五個蓋,及至新資金枯竭冚不來了,終致爆煲。若然華融般的超級央企尚且是這樣的爛攤子,其他的央企、國企以至民企境況又何堪想像?今後投資者對中國企業發債舉借又能不大起戒心?

同樣耐人尋味的是浙江義烏這個中國第一小商品出口基地的「凍卡事件」。義烏有五萬多家出口商戶,當中有九成的銀行戶口遭凍結,以致資金周轉不來而陷入困境,大大打擊出口業務。義烏公安為商戶出頭,史無前例致函全國各地兄弟公安機關,要求協助解凍戶口,以紓商戶之困。「凍卡」看來更非局限於義烏,從南京、廣州到佛山都有商號的戶口陷入同樣困境。

「凍卡事件」的癥結是全國公安打擊地下錢莊活動。義烏的商戶出口貨物,顧客經地下錢莊付款,這些錢莊則透過出口商的銀行賬戶支付人民幣。這個辦法既省掉外滙管制的繁文縟節,較經銀行支付貨款為快捷,而取費只是銀行的十分之一。然而除了出口商戶,犯罪集團亦借助地下錢莊將贓款黑錢滙出境外。公安辦案,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旦思疑出口商有不明來歷的存款即凍結其戶口,以致無從支付供應商、工資,拖垮出口。公安全國「凍卡」,打擊面有多大、殺傷力有多嚴重,毋須多說。

生育無自主 人口現斷層

相對於阿里巴巴而言,義烏商戶面對的麻煩直是小巫見大巫了。不管是馬雲出言不遜,冒犯了國家領導,還是阿里巴巴果是以「二選一」之強悍手段壟斷市場,總之這家中國第一民企被罰款人民幣182億元。而真正駭人聽聞的倒不是天文數字的罰款,而是阿里巴巴被罰後吐出的八字真言:「誠懇接受,堅決服從」。這八隻字道盡今日所有中國人的可堪處境。可是舉國上下堅決服從黨中央的英明領導便能以高鐵的速度奔向富強的明天嗎?

看來有困難,而且困難不小。統計顯示,中國人口將在2021-2025年的第十四個五年計劃期間下降。主要後果將是人口迅速老化以致經濟不前。廣東人口發展研究院長董玉華將之歸咎於生育政策——過去的一孩政策雷厲風行令人口出現斷層,現今的生育開放政策把持不定:「今年搞放開三胎,明年再搞放開四胎……就是要直接實行自主生育,越快放開越好。」可是「自主生育」又尚安能「堅決服從」嗎?

即使事事堅決絕對服從黨中央,華融的麻煩可顯示黨中央根本不可能兼顧得那麼多。不管如何英明,黨中央又能體察全國打黑竟陷義烏於困境嗎?人口下降暴露的豈止是政策失當而已,更證明高度中央集權將不得善終。

古立

周一至周六刊出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