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獄時代(劉細良)

更新時間 (HKT): 2021.04.22 02:00

資深傳媒人褚簡寧辭任多個傳媒工作崗位,包括為無綫明珠台《清心直說》(Straight Talk)以及無綫新聞部《睇新聞.講英文》(News Watch English)的主持,同時也告別《南華早報》及《信報》專欄,只保留在《頭條日報》的專欄。褚簡寧接受傳媒查詢時指自己感到疲累「burn out」;記者問他封咪封筆,是否同國安法有關,褚簡寧指現時寫文章要小心,「因為有好多紅線」。

非友即敵的態度容不下中間派

我認識的褚簡寧,從來都不是激進派,屬和理非,甚至可以說中間偏建制。好明顯,正如他所說,香港已經變了,當政權以「非友即敵」態度去面對香港民意及傳媒時,中間派哪裏有活動空間可言?昔日的建制光譜很闊,不一定是紅色,他們本身也有一套價值信念,政治上對普選沒有期望,也採取被動態度,但對香港社會管治有基本看法:包括法治、自由、公平競爭、自由市場、多元等,這在外國政治光譜中都歸納為保守派。

褚簡寧所說的香港變了,就是今天連真正的保守派也容不下,政權要的是唯唯諾諾「盲撐」的奴才廢物。如果你是真正的香港保守派,見到海關選擇性執法對付阿布泰、警務處長連日上綱上線扣《蘋果》造假新聞帽子、律政司追殺年輕人、弱能人士,誓要將他們判最重刑罰、8.18為免出現大規模衝突出來做「維穩」的和理非民主派竟被起訴且重判⋯⋯可以視而不見嗎?試問一個正常的時事評論員,下筆時怎可能不批評政權呢?

今日中共在港實施全面管治權,同過去最大的分別,是採取「一分為二」、「拉高矛盾」以期逼迫香港人歸邊,這種手法是中共政治鬥爭常用手段。以前還可以做中立,𠵱家唔得,香港電台除了鏟除「政治不正確」的民主派、親泛民意見領袖、藝人之外,下一步是着手做喉舌宣傳。所以除李百全外,再空降退休政務官蔡潔如落實整改大計。至於被視為敵人的就用各種方法打擊。鄧炳強狙擊《蘋果》屈造假新聞,就係為了立「反假新聞法」鳴鑼開道,這比封報紙打擊面更大,因為可以控制網上言論,目的是將觀點評論用假新聞名義去禁制。

在反假新聞法未立之前,林鄭月娥到鄧炳強已經不斷指摘假新聞,即使不用國安法,只要濫用刑事罪行中的煽惑罪,已足以令寫評論員自我審查,在文字獄的恐懼下,下筆千斤重,左閃右避,明明這個愚蠢官員的言論最適合作為明天專欄的題材,但寫不了兩段,已越來越驚,一邊盤算會否引來報復惹禍上身,這樣的狀態,簡直人都癲。相信今後會有更多中間派評論員擱筆。

當社會出現噤聲潮,是否就代表政權得到民意支持呢?非也,這種無從宣洩的怨憤,會變成憤世心態,但凡政府官員、建制言論,市民就自動熄機,即使他們是如何有道理,市民仍會繼續懷疑他們公開言論背後,是另有所圖,有不可告人的目的。民意輿論從來不是零和遊戲,這是政治學入門常識,相信,今日主政掌權者,仍然身處現代政治的大門外。

劉細良

時事評論員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