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歲少女被控警署門外非法集結雷射筆射警 自辯稱:好似玩緊激光中

更新時間 (HKT): 2021.04.22 19:09
前年8月曾有大批市民以雷射筆照射太空館外牆。
(蘋果日報)

前年9月底有人聚集於太子站外「悼念」8.31事件,警方拘捕多人。14歲女童與電影製片等4人被控參與非法集結及管有攻擊性武器。案中開審首天認罪的男學生今日求情,裁判官將他還柙以待索取報告,下月判刑。而14歲女生作供時稱,雷射筆是一名陌生男子交給她,當日她「亂咁照,冇目標咁照」,就像之前有人用雷射筆射向太空館外牆一樣,「好似玩緊激光中」,稍後她將雷射筆交還對方。她又透露,父親於前年7.21過世,故她當時沒心情留意社會事件,不知有人針對警方。

現時20歲的被告學生蔡詠豪在本案開審首天改為認罪,大狀今為他作出求情陳詞,透露被告案發時19歲,而今年6月將年屆21歲。被告於大學就讀工商管理,今年本應就讀三年級,惟因本案而休學一年。

認罪被告原打算在會計方向發展

大狀指,事件發生於一年半前,被告已受到很大的教訓,亦有真誠悔意,希望可以在今年內處理本案,以在新學年繼續學業。辯方呈上11封求情信,其中被告在親撰的信中承認行為不智不理性,已深感後悔。被告原本打算向會計專業發展,但今次定罪對他將來能否於這方面發展影響很大。

雖然被告休學一年,但大狀指這一年被告並無自暴自棄。被告有工作,僱主對他的評價亦十分正面。大狀指被告會勇於面對及接受法庭對他的判罰,親友亦會陪伴被告面對及給他無限支持。

大狀力陳被告在開審第一日已認罪,而涉案雷射筆雖在10米距離內可以傷人,但案發時被告並不是在10米範圍內使用,案中亦無人受傷,希望法庭先索閱更生中心報告,以及將三罪刑期同期執行。

裁判官陳慧敏指,根據案例,似乎監禁是合適的刑罰,但考慮到被告非常年輕,同意索取其他報告,惟不會只索取更生中心報告。陳官又指,法庭在處理青少年罪犯時經常感到困難,因為他們犯案多是因為入世未深、未經深思熟慮,但仍需為其行為負上責任。她最終下令先索取更生中心、勞教所、教導所,青少年罪犯評估報告,其間被告須還押,下月12日判刑。

少女指當日屢遭警方強光照射

案發時14歲的女生被告在得悉首被告須還柙後,在被告席上哭泣不止,未能繼續出庭自辯。法庭一度休庭讓她平復心情。

其後她繼續作供,稱當日晚上約11時在花旗銀行外等候友人並與友人談天,其間有不認識的男子遞上雷射筆,「因為我係咁望住佢支雷射筆射出嚟啲光,我覺得啲光好靚」。少女稱她玩了一會兒,「亂咁照,冇目標咁照,照天照地,警署外牆、Citibank地下都有」,但她稱沒有向人照射。其後她將雷射筆交還該男子。

後來有強光從警署照下來,「好頻密,我都唔知佢照去邊,照咗我嘅方向幾次」。少女今稱:「我有啲嬲,覺得隻眼痛,因為好光。」她發現強光是由警署的警察照下來,但因警察戴了頭盔,故看不見警察的容貌。

少女又稱,警員持續用強光「係咁照過嚟」,當時曾大聲向警員問:「做乜照我呀?」她承認曾向警方做出不文手勢,「想叫佢哋停止照向我哋嘅方向」。

她指,強光持續照向她,當時她想避開強光,曾叫友人一起走,但友人稱再等多一會才一起去吃東西,她於是留下,並蹲在地上玩水樽,「前排好興掟個水樽,令佢企返喺度」。裁判官要求播放片段,片段的確顯示被告與友人在欄杆邊玩水樽。

裁判官指,留意到被告使用完雷射筆後叫:「阿sir你冇電呀?阿sir?」少女承認該句話是她講出來,因為她留意到「有個first aid哥哥都好似好唔舒服咁,擋住啲光」,並曾說:「我哋就嚟走㗎喇,你哋唔好再照喇。」

自覺「嗰時我冇做錯任何嘢,佢哋唔係針對我」

控方盤問下,少女稱當時覺得在場人士好似玩緊「激光中」,又指知道之前有人同樣用雷射筆在太空館玩樂,「我覺得好靚」。

主控稱,案發前香港已有大大小小不同的示威;少女則指,爸爸於當年7月21日離世,她沒有留意社會事件,「碌ig都會碌到嘅,我唔會撳入去睇,我覺得呢啲嘢會影響我心情,我想避晒佢」。

她自言不知道當時有示威目標是針對警察,又指當時雖然警方曾用擴音器要求人群散去,但她仍留在現場,因為「嗰時我冇做錯任何嘢,佢哋唔係針對我,我冇留意」。

四名被告為案發時19歲的男學生蔡詠豪、30歲製片人廖穗敏、14歲女童以及31歲工程師霍德龍。首三名被告被控前年9月24日至25日參與非法集結。三名成年被告另被控管有攻擊性武器,均涉雷射筆。

【案件編號:WKCC1312/20】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