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平民對菲臘親王的感激(簡培發)

更新時間 (HKT): 2021.04.22 02:00

傳來菲臘親王逝世噩耗,緬懷之情油然而起!一介平民,對親王我沒能說些甚麼。在此想談談他創立愛丁堡公爵獎勵計劃(The Duke of Edinburgh’s Award,簡稱DEA)的經歷和受益。這計劃成立於1956年,初頭只在英國,其後推廣到所有英聯邦地區,香港隨後引進。據悉,DEA現時參加人數全球逾700萬之多。

引導青少年走向正途

當時的社會,經濟蕭索,青少年酗酒鬧事、生活頹靡。於是菲臘親王透過計劃鼓勵青少年善用餘閒、培養興趣、增強體魄、服務社會。在這樣的社會背景下,這計劃成了引導青少年走向正途之明燈。

我成長於70年代,那年代青少年沒甚麼活動逍遣。居住徙置區,眾所周知環境惡劣,黑幫惹事生非,打架結黨、賭毒劫在我細路仔便司空見慣。所謂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不少青年便因此誤入歧途。那年我放學後多到YMCA打乒乓球,導師便介紹我參加DEA活動。這計劃分銅/銀/金三級,銅章至少半年,銀章一年,金章則至少年半,參加年歲由14到25歲。每級設有服務、興趣、技能和遠足四個範疇,而金章則多一項團體活動。每一項都有它的社會功能。如服務可考取急救/拯溺證書,又或持續為老人中心/圖書館做義工,興趣則可按個人嗜好選擇,遠足活動則是計劃最重要的內涵,一連串的學習如地圖指南針運用、急救指南、天氣觀察、露營技術等等。

每趟遠足都必須撰寫報告,一隊人為這報告分工合作、廢寢忘餐,這些努力對我日後讀書得益至深。銅章兩次遠足,每次兩日一夜;銀章三天兩夜;而金章則是四天三夜,孭住十多公斤的行囊在山頭野嶺走幾十公里路,體能付出真的是磨練,從中學會忍耐、合群、獨立和有目標。

我記得上金章時,興趣選錢幣搜集,當年的導師是一位英國人,他是消防官員,我定期到他家呈報進展。每次會面前,我都需準備討論的範圍,因他是英國人,我更需要加強英語的溝通,從他身上我學會知識管理,也令我日後對世界充滿好感、對錢幣觀賞興趣依然濃厚。78年我考獲金章,那年5月,我被邀請赴港督府,從麥理浩手中領取獎狀,我好記得他說:「恭喜你!我謹代表菲臘親王把金獎頒給你!」當時電台和報紙都有報道,對一位平民子弟,這是個很激勵人心的榮譽,年輕時性格急躁和自卑,這刻我為自己的努力感驕傲。

大學畢業後,我為人師表,也一直為DEA服務,也希望我的學生從計劃中學會做事有目標、堅持的毅力,培養廣泛的興趣和對弱勢社群的關懷,一直到我退職前。在我認識的DEA朋友中,因得計劃的磨練和激勵,大多學有專長,有些成了教師、醫生、律師等。順帶一提,所有制服團體如男、女童軍、民安隊少年團等,DEA是被公認為獎章中的最高榮譽,被視為領袖風範。97後,計劃改名香港青年獎勵計劃,但受歡迎程度好像大不如前了。

我已踏上耆老之年,往日在DEA的六年生涯中,對我人生的勉勵,令我獲益良多。我在污泥的生活環境裏竟沒染上壞惡習,真的很感謝DEA的持扶。香港年輕的一代,也許對菲臘親王感陌生,我的文章希望能喚起同我參加過DEA的朋友,一齊向這位善良親民的親王作最高的謝意!菲臘親王,永遠的懷念你!

簡培發

自由撰稿人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