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警開槍案被告罪成判囚 兒子謂案中滿腹疑團未能解開

更新時間 (HKT): 2021.04.23 16:46
被告周景登(中)出入法庭均由兒子陪伴。
(蘋果日報)

2018年女警開槍案中腹部中彈的裝修工,經審訊後被裁定兩項企圖蓄意傷人罪成,今被判入獄兩年半。連日陪同被告出入法庭、其兒子周先生在庭外向本報記者謂,聽審時希望庭上證供能解開滿腹疑團,惟無論是涉案警員證供,抑或是控方片段,都令他感到未有揭露事件全部內容,「所有重點都睇唔到。」他表示,至今仍相信父親所說,認為他只是普通市民,案發當天如常上班,卻突然中槍,質疑控方說法不合邏輯。

案件審訊期間,記者和公眾都需要先行領取籌號,方可進入庭內旁聽。惟一連三天審訊中,周先生都是公眾席上近乎絕無僅有的身影。被告周景登(57歲)本人說話咬字不清,一直在旁的周先生會充當「翻譯」,但他有時也聽不懂父親的話,只能無奈表示:「聽唔明佢講乜。」

母親患思覺失調 案發後父母同住護老院

周先生表示,自從得悉父親出事後,一直擔心其安危。雖然被告經過連日救治後,終逃過一劫,但一顆子彈,不但令被告從此半身不遂,也衝擊周家一家四口。周先生透露,父親本來負責照顧患有思覺失調的母親,但父親中槍後,兩夫婦雙雙入住護老院。為了方便探望雙親,周先生安排他們入住居所附近的護老院,他一肩挑起家庭重擔,日打兩份工,亦要為父親處理住院舍的事宜,令他身心俱疲,最終需要辭去其中一份工作。

事後父親獲警方批准保釋候查,其間一直不用到警署報到,由警員定時到護老院處理報到手續。事隔一年多,父親終於在去年被正式起訴,周先生當時得知消息後感到「要嚟嘅始終要嚟,話晒咁大件事」,惟有為案件做好準備。

周先生亦憶述,及後警方登門搜屋,卻只是略作搜查,之後便表示沒有特別發現,予人例行公事之感。周先生因而覺得,警方其實沒有將父親視為危險人物。

及後警方聯絡周先生,表示要求他為父親辦理保釋,惟父親那時剛完成手術不久,仍然留院,周先生本人也在上班,遂表明保釋事宜希望留待日後處理,又說:「佢(被告)仲昏迷緊,做乜要簽保釋?」未幾警員上門,要求周先生為父親辦理保釋,又要求他簽署聲稱屬於機密的文件,但不獲告知內容。周先生感到警方像是自顧自查案,沒有顧及其處境。

港鐵所有閉路電視均故障 兒子質疑:冇理由咁啱呀?

至於被告本人憶述事件時,表示當時只是聽從警員要求,出示身份證以供查閱,「查咪由佢查囉」。面對中槍一刻,命懸一線,被告只謂「冇諗過其他嘢」,感到「打中咗咪仆親地下」,又說:「有乜驚唔驚?你都昏迷,唔知醒。」不過,事後警員不時到護老院找他,令他覺得頗「煩惱」。

控方審訊期間,除了傳召涉案警員出庭作供外,也在庭上播放案發時港鐵閉路電視片段作證。惟連日到庭聽審的周先生質疑,片段根本看不到所謂父親被警員截查、亮出鎅刀刀片,以至向警員揮舞鎅刀的一幕,謂:「如果講正常邏輯,一個返工嘅人,點會走去攞把鎅刀襲擊差人?你趕住返工,你就要襲擊佢?」

周先生又透露,文件聲言深水埗港鐵站案發時的數部閉路電視均出現故障,他質疑「冇理由咁啱呀?」

兒子明言繼續相信父親

面對父親罪成還柙,周先生表示會保留上訴權利。被問此舉會否加重家庭負擔,他說:「辛苦係一定嘅,冇得講」,但他明言繼續相信父親。

院舍去年起受疫情影響,不准親友探訪,院友外出亦受限制。周先生陪同父親出庭應訊,推著他所坐的輪椅出入法院,成為兩父子彌足珍貴的獨處時光。

案件裁決前夕,周先生一如既往,到護老院陪同父親乘坐院方安排的小巴到庭應訊。兩父子進入庭內及等候開庭時間,均不發一言。法官陳廣池宣讀裁決時,明言不接納被告證供,而相信涉案警員的說法。此時一直坐在公眾席、望向前方的周先生神色開始緊張,不時閉目。

散庭後,周先生和父親隔著犯人欄,交代兩句後便離開。此時周先生手上不再握著父親輪椅的手推柄,而是拿著就案件上訴的文件,而登上小巴回到護老院的身影,只剩下周先生一人。

【案件編號:DCCC348/20】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