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得開心︱不要把悲哀感覺假設是來自你虛構

更新時間 (HKT): 2021.04.24 06:00

曾經,陳奕迅的《富士山下》是我百聽不厭的歌,林夕筆下那句「何不把悲哀感覺假設是來自你虛構」直入心扉,成為我對抗逆境的信條。直至見識過情緒的反擊,才恍然一直誤用這想法自我批判,狠狠否定和壓抑着自己的情緒,於是身體發出警號清清楚楚解答:你的身體不容許你「假設感覺是虛構」,你需要接受和面對自己的感覺。

第一次聽這首歌時大概受了點情傷,有很多悲傷、自憐,這首歌提出很多反思,像「誰能憑愛意要富士山私有」、「要擁有必先懂失去怎接受」等,都彷彿教曉我愛情以至處世的道理。其中「何不把悲哀感覺假設是來自你虛構」更像是靈丹妙藥,我也問自己,既然我們「彼此終必火化」,一切終將歸於虛無,為甚麼要承受哀傷?不如說服自己那痛徹心扉的痛不是真的吧!說悲哀是假的,好像就沒那麼痛,還自覺像看破紅塵。

後來這想法應用越來越廣泛,我甚至會懷疑所有感覺都是虛構的,尤其那些我不喜歡的感覺。若然是虛構的,就有操控的空間吧!我常質疑「怎麼我像在庸人自擾」,也喜歡分析我的感覺。然而,分析不免帶有批判,會覺得「應該」怎麼想,甚至問「何不」怎麼怎麼想。但原來,這樣很容易將理智得出的結論強加於自己,做不到會內疚自責,悄悄埋下可怕的伏線。

的確,我處事很冷靜,從來不容情緒胡作非為。就這樣,情緒受到長年累月的否定下,身體來一回大反擊,把我掉進情緒漩渦之中。深陷其中之時,眼淚會不由自主的掉下來,全身的肌肉繃緊得無法放鬆,理智束手無策。得過情緒病的人都會明白,那種焦慮、悲傷已經完全沒有因由。一切毫無道理,但你也不能再說感覺是假的;眼淚是真的,肌肉也真的沒法放鬆,再分析再排斥只會越陷越深。

那時候,輔導員常常跟我說,你需要接納自己,認識自己的情緒。不過好一段時間我也不理解到底需要接納甚麼,又如何接納?倒還是冥想(meditation)的修習讓我開竅。但老實說,我的修習荊棘滿途,初學時更因為不知不覺間分析批判那些覺察到的感覺,掉進更深的情緒漩渦。上回我在「感覺,像雲聚雲散」一文中曾強調冥想需要不加批判,正是自身的教訓。

然而,持續的修習會加強日常生活的覺察能力,終於讓我慢慢認識自己的情緒。我發現,感覺雖像浮雲虛幻不定,但不能說是虛構的,身體也不讓我們批判和否定情緒。就如窩心的瞬間掀動了嘴角眉梢,或者傷心失望時,心痛頭痛甚至胃痛得撕裂一樣,沒有思考應該不應該的空間。難道先要分析應不應該感動,或者應不應該痛?「我覺得不應該痛,但實際很痛很痛啊!」

有天我不小心割損,看着那鮮紅的血,我開始反思:當身體流血,我們會理所當然接受那是痛的,大概不需要分析和質疑怎麼覺得痛吧!但為甚麼當我的心在淌血,我卻一直質問自己?難道因為心理的痛我們看不到,就可以說那不是真的?還要假設痛感是假的,然後置之不理?

早前修讀有關正向心理學的課程,自我悲憫專家Kristin Neff說:「我們經常在自我批判的角色中迷失,卻不會停下來意識到『我的天,這實在非常,非常痛』。」聽罷我眼紅紅,剎那間感受到內心的委屈。原來,無論是身體的傷,還是內心的傷,我們也不能逃避或忽視,必先要意識到那真的很傷很痛,如實面對和接受,我們才懂得如何療傷,好好照顧自己。

撰文:Ophelie-C

————

Ophelie-C

80後傳媒工作者,情緒「自療」的過來人。見識過情緒深淵,決心學冥想自救,慢慢從正念看到不一樣的現實。越過幽谷後有緣成為義務導師,堅持不扮高深,盼以「貼地」實例分享正念的日常。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