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後與妻住院舍 子打兩份工養家

更新時間 (HKT): 2021.04.24 02:00
■被告周景登中槍後不良於行,兒子陪同父親出入法庭。 資料圖片

【本報訊】過去兩年多,被告周景登的兒子為父親案件奔波,連日審訊也陪同父親出入法庭。他在庭外向本報記者透露母親患有思覺失調,父親出事前一直照顧她,惟中槍後雙雙入住護老院,由他挑起養家重擔。被問保留上訴權利會否加重家庭負擔,兒子說:「辛苦係一定嘅,冇得講。」

兒子表示,父親本來負責照顧患有思覺失調的母親;惟父親中槍後,兩人都要入住護老院。他安排兩人入住居所附近的護老院,他則挑起家庭重擔,日打兩份工,亦要為父親處理住院舍事宜,身心俱疲。及後父親被起訴,兒子得知後感到「要嚟嘅始終要嚟」,惟有為案件做好準備。

被告咬字不清須「繙譯」

被告說話咬字不清,一直在旁的兒子會充當「繙譯」,但他有時也聽不懂父親的話,只能無奈表示「聽唔明佢講乜」。被告自言案發時只是聽從警員要求,出示身份證以供查閱,「查咪由佢查囉」。面對中槍一刻,命懸一線,被告只謂「冇諗過其他嘢」,感到「打中咗咪仆親地下」,又謂「有乜驚唔驚?你都昏迷,唔知醒。」

院舍去年起受疫情影響,不准親友探訪,院友外出亦受限制。被告的兒子到護老院陪同父親乘坐院方安排的小巴到庭,成為兩父子彌足珍貴的相處時光。早前案件裁決,兒子一如既往陪父親到庭,惟父親罪成遭收押後,只剩兒子登上小巴返回護老院,那時他的手不再是握着父親輪椅的手柄,而是拿着就案件上訴的文件。

昨天兒子到庭聽取判刑,眼神難掩落寞,散庭後沒有和父親道別,匆匆離去。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