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二號橋暴動案 證物標籤多處出錯 警員:只屬「差別」可接受

更新時間 (HKT): 2021.04.28 19:17
偵緝警員12799李梓濱
(蘋果日報)

中大二號橋暴動案下午續審。辯方盤問有份接收涉案證物的偵緝警員,揭露他為證物撰寫標籤時有多處疏漏,例如沒有為標籤簽名、負責案件的隊伍名稱有出入、甚至同袍寫錯英文名仍照樣簽名作實。警員聲言查案隊伍名稱有出入只是「差別」而非「重點」,認為如此差別可以接受,又稱當時只檢查標籤有否準確描述證物狀態,以及是否寫上正確警員編號。

偵緝警員12799李梓濱案發時隸屬沙田警區重案組第三隊,現隸屬東九龍總區反三合會行動組第二隊。他供稱前年11月12日從5名同袍手中接收涉及5名當天被捕人士共91件證物,包括本案被告,並將5人的物品分開放進5個證物袋內,放置於其辦公室桌底後,繼續調查本案。3天後,他將證物交予駐守警署證物室的同袍。

李接受第三被告張俊浩的代表大狀盤問時稱,當時曾為各被捕人士的證物撰寫財物標籤,同袍9079亦有幫忙撰寫,李會檢查同袍所寫的標籤。

豬嘴與眼罩分別由不同隊伍負責

及後大狀要求李查看第三被告部份證物的標籤,指出數項出入之處。辯方指,屬於第三被告的豬嘴,標籤上註明負責案件的隊伍一欄填上沙田警區重案組第三隊;惟眼罩的標籤則寫上由新界南總區重案組1B隊負責案件。

李解釋謂,案件起初的確由沙田警區重案組負責,惟其後改由新界南總區重案組接手。他聲言,填寫該標籤時沒有發現這點,並謂:「呢個係一個差別,但唔係一個重點。」他又稱如此差別可以接受。

辯方質疑李沒有為屬於第三被告手套的標籤簽名,李稱當時「簽漏咗,遺忘咗」。辯方再指,第三被告背囊的標籤將負責警員的編號寫成「10209」。李表示不認識編號10209的同袍,不知道該同袍隸屬哪一隊,亦不記得他本人有否為該背囊填寫標籤並簽名。

在辯方盤問下,李承認沒有為第三被吿的豬嘴以及其中一支涉案雷射筆的標籤簽名,亦同意相關標籤上的字並非出自其手,但強調豬嘴和雷射筆均由他本人「處理」。

大狀指出,涉案剪刀標籤將李的英文姓名寫成「Li Tsz-bun」,但正確寫法應為「Li Tsz-pan」。李稱當時只檢查標籤對證物的描述以及警員編號是否準確,如果準確便會簽名。

辯方又指,其中一個標籤將第三被告的豬嘴以英文寫上「one number of respirator in grey colour」,但另有一組筆迹在in及grey兩詞之間加上「blue and」。李不肯定哪名同袍加上「blue and」兩詞。

兩支形狀相同雷射筆同送檢 無人認曾於筆身貼貼紙

李在盤問下同意辯方所指,在書面供詞內沒有詳細描述控方指稱屬於第三被告、以及屬於另一被捕人士共兩支雷射筆的特徵,僅分別稱它們為「一支雷射筆連電芯」。辯方向李展示兩支雷射筆,要求他說明如何分辨兩者。李答稱兩支筆的形狀沒有分別,但電池容量不同。

李又強調接收證物後,分開5個證物袋存放5名被捕人士的物品,故此不會弄錯兩支雷射筆。辯方質疑李其實沒有依照《警察通例》的要求處理證物,李不同意。

新界南總區重案組1B隊偵緝警員8277黃家恒稱,事後將兩支雷射筆送往化驗。黃在盤問下稱,在同袍化驗完畢後取回兩支雷射筆,發現筆身貼上了貼紙,他稱或是化驗雷射筆的同袍貼上,以茲識別,但對事前雷射筆身是否已貼上貼紙沒有印象。辯方指警方化驗部門曾要求同袍將雷射筆送往化驗前貼上相關貼紙,黃稱不知此事,亦稱該些白色貼紙並非由他貼上。

負責化驗雷射筆的高級督察盧永楷則以專家證人身份作供。他在盤問下稱,知悉警隊於2019年12月發出指引,要求同袍將雷射筆送往化驗前貼上有關貼紙,但同樣稱涉案雷射筆上的貼紙並非由他貼上。

控罪指被告中大學生陳起行(22歲)、理大學生李俊皓(25歲)、專業教育學院學生張俊浩(19歲)及中大學生鄧希雯(24歲)在中大二號橋及環迴東路一帶和他人參與暴動。陳、張及鄧各被控在非法集結中蒙面,張另被控管有雷射筆。聆訊明續。

【案件編號:DCCC362/20】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