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議員促取消外判 免中間剝削

更新時間 (HKT): 2021.04.28 02:00
■幹事梁芷茵認為,私人業主立案法團聘用的外判清潔工缺乏監管,工資亦欠保障。

以往政府外判清潔工及保安員人工低,經常為人詬病,不過低處未算低,現時賺取最低工資的大部份是私人外判清潔工及保安員,這類工人比起政府聘請外判工人薪金更低。2019年,政府修訂服務外判招標的指引,建議房屋署、食環署、康文署等部門為非技術工人招標時,標書價格和技術的評分比例由七三比,改為五五比,工人工資屬於技術範疇,100分滿分中佔25分,即工資越高,評分越高。

清潔工人職工會組織幹事梁芷茵認為,雖然近兩年政府外判工人薪金的確有所提升,成效仍有待觀察,但可以肯定的是,政府外判承辦商受政府監察,若被發現違規會被扣分,工人權益會較有監管;加上承辦商需每兩年公開投標並更新合約,會預計最低工資加幅而調整工友薪金。

相反,以私人外判清潔工麗姐為例,她工作的出售公屋業主立案法團已六、七年未有轉換外判清潔公司,沒有足夠誘因改善員工薪酬,「細法團人工壓得低啲,可能最低工資加佢先會加。私人法團好多年都用同一間外判公司,價低者得,一直唔轉公司。工友覺得做慣就繼續做,因為合約唔係定期轉,唔使重新招標,人工就會停止唔變」。

屢轉合約難保飯碗

至於如何進一步改善工人待遇,區議員胡穗珊認為,更徹底的方法是政府服務取消外判。胡穗珊就讀理工大學時期已為校內保安爭取勞工權益,促使校方成立自己的管理公司聘請保安員,取締外判制度,令保安員薪酬大幅提升。

她認為要反思,甚麼情況下才需要外判,「一啲非經常、非核心,喺部門內冇技術、人力編製上支援,可能做幾個月就冇(的工種)。但𠵱家清潔街道係食環署核心業務喎!保安清潔係房署核心業務喎!運動場清潔對運動場核心服務」。她認為外判容易產生中間剝削,且每兩、三年轉一次合約,工友職業不穩定,亦難維持服務穩定性和質素。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