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收證物無記錄 
雷射筆案四警甩漏 鄭紀航罕判脫罪

更新時間 (HKT): 2021.04.28 02:00

【本報訊】市民前年11月8日悼念科大男生周梓樂,香港仔海傍道一帶有人群聚集,20歲男學生被指以雷射筆照警被捕,被控《公安條例》下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罪,若罪成必須判拘禁刑罰。案件經審訊後,裁判官鄭紀航昨指涉案四名警方證人,在交收雷射筆時皆未作記錄;基於證物鏈的完整性成疑,裁定男生罪名不成立。本案或是鄭官處理抗爭案以來,首宗裁定脫罪的同類控罪案件。

旁聽席上人士在宣判後,一度拍掌歡呼,保安即時勸阻。正就讀大學的被告盧建熹,散庭後自言案件令他備受壓力,生活及學業均受影響,只望往後能專注於學業。

現年21歲的盧建熹,被控前年11月8日在香港仔海濱公園的公眾地方無合法權限或合理辯解,攜有一個能發出雷射光束的裝置。

指證物鏈連貫性有缺失

裁判官鄭紀航裁決指,控方案情指警長34808鄭家瑋於案發當晚11時許,接報有人於香港仔海傍道聚集堵路,於是與同袍乘巡邏車到場,駛至香港仔中心外,看見上方行人天橋有六名男子逗留叫囂。稍後,鄭兩度遭一名男子持發出綠光的棒狀物照射,他出言喝止。

另一警員、即控方第二證人後來下車,跨過馬路中間石壆追截正在逃走的男子,最後截停被告,高級警員則在被告的背囊內,搜出一支雷射筆。被告在警誡下稱:「支筆要嚟觀星咋!」

鄭官稱,第二證人稍後將雷射筆交予另一警員、即第五證人處理。證物後來再先後交到另外三名警員證人手上保管或處理,最後交到負責檢驗的總督察手中,全程總共牽涉六名警務人員,除第二證人及總督察有記錄交證物的日期和時間外,其後的警員證人均沒有記錄交收證物時間。直至去年年底,警員證人才補錄書面供詞,將交收串連起來。然而,聲稱將所有證物交予下一手警員的第五證人,卻無將「所有證物」羅列,未知是否包括涉案的雷射筆。

鄭官稱,被告因涉管有攻擊性武器被捕,警方早應清楚,案中被指是攻擊性武器的雷射筆,屬本案重要證據,卻無記錄交收。雖然呈堂證物的外觀與特徵,與警員描述的相似,惟證物鏈連貫性已有所缺失,控方未能在毫無合理疑點下證明呈堂雷射筆便是案中搜出的那支,故裁定被告罪名不成立。

案件編號:ESCC713/20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