捱大兒子等飲新抱茶 噩耗纏繞脫髮失眠 
死者母:永不原諒車長

更新時間 (HKT): 2021.04.29 02:00

【新聞焦點】

【本報訊】「永遠原諒唔到個司機,原諒唔到九巴呢間公司。」前年12月粉嶺公路六死38傷九巴車禍,肇事車長文志光被判入獄四年。不過慘劇並沒有隨判刑落幕,逝者已矣,生者仍活在哀傷中。過去一年半,記者一直跟進準新郎陳嘉龍(31歲)的單親媽媽,多次探訪下發現「龍媽」至今仍未釋懷,當說到她如何獨力撫養兒子、兒子打算去年結婚⋯⋯滿以為守得雲開,但命運弄人,最終喜事變白事,記者深深感受到她的傷和痛。這一年多以來,龍媽飽受喪子之痛煎熬,情緒幾近崩潰,甚至有尋死念頭,她直言怎樣判決皆不能補償兒子性命,含淚控訴,「孭咗咁多條命,係咪攞去槍斃呀?香港冇得槍斃㗎。」

記者:金敏琍 徐雲庭 郭杏妤 馮智敏

陳嘉龍是大車禍中最年輕的死者,他生前與媽媽趙女士(59歲)同住,日前記者再到訪,發現龍媽神情萎頓,她指近日受台灣太魯閣號列車車禍影響失眠,聽到別人討論仍心有餘悸,「一講就會諗返起個仔」。近一年半,記者多次探訪龍媽,初次見面是阿龍死後頭七,當時她電了一頭曲髮,雖臨近自己生日卻滿臉憂傷憤怒;大半年後的中秋節,她的一頭烏髮已變灰白,飽受脫髮和失眠困擾,沒精打采。

子未婚妻孝順聯繫

判刑前夕,記者再登門探訪,時值台灣太魯閣號發生車禍後,這宗意外令她大受打擊出現失眠。重提舊事的她又痛哭,坦言最放不下的是阿龍出事前已打算與未婚妻阿青結婚,她滿以為可以飲「新抱茶」,豈料最終願望落空,猶幸阿青至今仍與她經常聯絡,「佢話要做我個女」,算是苦中一點甜。

時刻惦念兒子的龍媽指,阿龍雖非讀書材料,但非常孝順,看着昔日照片,她嘆生活從來都非易事。她曾懷孖胎,但不幸流產更險死,及後驗出患腫瘤要切除子宮保命,最後辛苦捱大子女。「有時喺街見到有個男仔好似阿龍,身形、行路姿勢都好似,都係多腳毛,想望真啲係唔係,唉!都係儍咗,邊有可能係呢?」

龍媽憶述,阿龍六歲那年她離婚,為帶大兩姊弟和照顧腦退化的母親,長期通宵工作,曾不堪壓力欲輕生,「嗰時買保險諗住死咗去算,個仔當時得六歲,我仲有個黐線阿媽,我一拖三,返通宵班得6,000蚊,保險佬話你唔好死呀,買咗唔夠一年冇得賠,白死㗎咋,咁捱吓捱吓廿幾年,到頭來都係剩返我一個。」

阿龍生前是家庭經濟支柱,在金鐘滙豐銀行上班,月入1.5萬元的他每月付9,000元家用,只求媽媽可以退休。

憂公屋除名須調遷

車禍後,龍媽曾做地盤散工,但疫情下做了三個月就停工。現時她主要返教會、與街坊打麻雀和聊天,最近還協助食物銀行派食物,每周賺百多元生活費,生活看似重回正軌,但言談間卻未忘喪子傷痛,流露負面情緒,「嗰時做地盤,咁啱工業意外,有個39歲男仔喺吊船跌落嚟,跌死我好過啦,唔使咁煩」。

喪子傷痛無法彌補,她亦擔憂兒子去世後公屋被房署除名要調遷。現居的青衣公屋從前是她與母親及一對子女同住,隨着母親病逝、女兒出嫁,連相依為命的阿龍亦喪生,熱鬧四人家庭只剩她一人。

龍媽近日記性大不如前,偏偏兒子出事當日的最後對話卻銘記心中,「平時都係佢返咗工我先起身,唔知點解嗰日我瞓唔着⋯⋯佢出咗去,去到電梯嗰度可能唔記得拎手袋,就返嚟攞,就係咁見最後一面⋯⋯我喺度食麵包,問佢『食唔食呀龍?』佢話唔食。」

她憶述,當晚獲女兒致電才知阿龍喪命,「醫院叫我哋去葵涌殮房等,接受唔到,日頭生猛猛仲見到,夜晚就話冇咗個仔,好淒涼」。對於肇事九巴司機,她坦言:「梗係嬲,我一睇到架車咁樣,同埋條路好直,我哋估計個司機係瞓着咗,因為一啲煞車痕迹都冇,同埋咁大棵大樹都撞到樹根拔起,唔係瞓着,點解會咁?」去年,阿龍姊姊帶同龍媽及阿龍的未婚妻等三個女人去韓國旅行,算是圓了阿龍的願望,亦希望龍媽能堅強活下去。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