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訴庭指「裝修」等同私了 斥搶奪法律功能與地位

更新時間 (HKT): 2021.04.29 19:09
左起:法官彭偉昌、潘敏琦及彭寶琴

7.21白衣人無差別襲擊市民翌日,大批市民到立法會議員何君堯辦事處破壞。患有過度活躍的男學生事後承認刑事毀壞罪,原本被判感化,經律政司覆核後改判服務令。惟律政司仍然不滿,向上訴庭申請覆核刑罰,最終男生被判入教導所。上訴庭今頒下判刑理由,指原審裁判官嚴重誤判案情嚴重性及被告罪責,沒意識到本案涉及仇視、恐嚇及滅聲元素。而本案可歸類為「裝修」事件,本質上與「私了」無異,形容是「搶奪法律的功能和地位,把個人眼中的對錯強加於人,並進行報復」。

被告朱沛恒案發時18歲,案情指他於前年7月22日在荃灣荃豐中心損壞何君堯議員辦事處玻璃外牆及多件傢俬雜物。上訴案早前由上訴庭法官彭偉昌、原訟庭法官潘敏琦及彭寶琴審理。三人早前聽罷雙方陳詞後批准律政司覆核申請,改判被告入教導所。

指被告當日穿上裝備必然是要攻打辦事處

法官彭偉昌今在書面判詞中指,控方沒有在原審時播放任何現場錄影片段,在裁判法院覆核時也只是播放新聞片段及辦事處內的閉路電視錄影,做法令人費解。與此同時,主任裁判官溫紹明也沒有主動要求查看所有涉案影片;惟彭官認為法庭有責任盡量掌握案情,故其做法不理想。

彭官認為,由於溫官沒看過所有現場錄影,以致不能全面掌握事實,「把案發時18歲、最終判刑時18歲11個月的被告,誤當成一個事前毫無準備、光受現場氣氛驅使,和只求洩憤而沒有其他目的要把門打爛的輕率少年」。

彭官續指,溫官並未掌握被告在商場內的所有動態,包括案發時除了佩戴手套及口罩外,還穿了護肘及戰術背心,更備有頭盔。彭官不同意辯方所指,被告對有關裝備的用途一無所知,因他早前已聲稱傳聞指「白衣人」會打人,當時才會穿上裝備自衞。況且即使有關裝備確實是他人所有,但被告在當時環境下穿上,唯一合理推論必然是要攻打辦事處。

對於辯方指被告是因情緒失控才犯案,彭官直言:「非常明顯,這是一個盡了最大努力卻沒有任何說服力的陳詞。」由於被告的解釋前後矛盾,法官認為所有裝備均是由他自備,他亦絕非因情緒失控才犯案。

彭官又指,被告在案發前一個多小時已戴了口罩及手套,反映他有犯案預謀。而他在人群突然躁動前,仍從容不迫、冷靜地與人聊天,顯示他並非一時衝動犯案。

認為被告求輕判才向何君堯道歉

彭官又認為,更重要的是被告並非獨自犯案,而示威者目的是「爆開辦事處道門」,行為必然為了進行更大破壞;再加上本案的反修例及白衣人事件背景,認為被告行為隨時引發更廣泛違法活動,增添案情嚴重性。

彭官認為,本案可歸類為俗稱的「裝修」事件,上訴庭早前已表明,此類控罪表面上是刑事損壞,但實際上是針對不同立場者肆意攻擊,與「私了」的傷人性質無異。即使被告的行為確是出於正義,法庭亦絕不容忍,因私了行為令不同立場的人互相攻擊,使社會變得無法無天。

此外,控方及溫官均沒意識到本案有仇視、霸凌、恐嚇、滅聲等元素。雖然控方已強調本案的反修例及白衣人背景,但溫官沒有適度重視。

最後,彭官質疑被告在證據確鑿的情況下,仍然堅稱他只是隨手拿起硬物加入打鬥,反映他缺乏深刻反省,認為他只是為求輕判才向何君堯道歉,「無論有幾多次(道歉),都不是出於真誠悔意」。

基於上述分析,彭官認為溫官在案情嚴重性及被告罪責上均有嚴重誤判,200小時社會服務令的原有判刑,實屬原則有錯及明顯不足,必須改判拘禁式刑罰,最終改判被告進入教導所。

【案件編號:CAAR2/21】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