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暴動案警員證供八句變兩頁 辯方質疑僅睇片錄口供並非親身經歷

更新時間 (HKT): 2021.04.30 15:19

中文大學二號橋暴動案續審。控方今庭上讀出最後一名控方證人的供詞,透露該份供詞於今年4月28日晚上錄取,亦即只是兩日之前,當時已是聆訊的第7天。辯方質疑,該警員的記事冊中有關本案的記錄只得8句,更從未提及撿取第三被告證物的行動以至證物交給了誰,惟兩日前補錄的供詞卻足足有兩頁。辯方不禁質問該警員:「你其實有冇親身經歷過㗎?」控方案情完畢,法官李慶年裁定案件表證成立。

案發時隸屬東九龍總區第二梯隊、現隸屬港島衝鋒隊第三隊的警員毛啟聰供稱,前年11月12日案發當天,他曾參與拘捕行動,其間看見同袍制服第三被告張俊浩。由於毛身上沒有大型裝備,遂自發協助將被告的背囊、防毒面具及鴨嘴帽等物品帶回二號橋方向,並將證物交給另一名警員,但沒印象交了給誰。

警員承認依賴片段講述案發經過

代表第三被告的大狀盤問毛,負責錄取口供的女警12241有否向他提供本案資料,毛表示沒有,但在得悉要錄口供的前一日曾看過立場新聞有關本案的報道。毛解釋,當時女警播放涉案片段的特定時數並作出提問,他便依賴片段講述案發經過。

大狀質疑為何口供中會有第三被告的全名,毛在追問下始承認被告姓名是由女警向他提供。大狀續指,毛的記事冊中有關本案的紀錄只有8句,當中只包括四個行動,亦即到場、在二號橋設立防線、舉黑旗及離場;惟補充的口供卻有整整兩頁。毛同意有此情況。

毛在盤問下解釋,四項行動的時間都是根據傳令員的整合而作記錄,他自己亦沒舉過黑旗。大狀聞言驚訝謂:「你其實有冇親身經歷過㗎?」毛表示自己當時在場,惟他不記得舉黑旗是發生在被告遭制服前抑或遭制服後。

警員指證物很重要 但忘記交了給誰

毛亦同意,他從未在記事冊中記錄他曾協助同袍撿取證物以及撿取了甚麼證物。他也只對被告衣着特徵有「輕微印象」,需要片段協助記憶。而毛解釋能從片中辨認出自己,主要是因為其「與眾不同」的頭盔,上面綁有護目鏡及貼有T字魔術貼,「比較輕便,我記得係喺旺角買嘅」。

毛又謂清晰記得證物從未受到干擾,因他一直用雙手托著,「因為證物好緊要」,惟他記不起證物交了給哪位警員。大狀質疑:「你又話證物好緊要?點解唔記得?」毛補充指,當時身邊有三名警員,包括一名軍裝及一名刑事偵緝人員,他將證物交給了其中一人,但同樣沒記錄在記事冊內。毛亦承認,他是在第三被告遭制服後才到達,撿起涉案物件只因它們位於被告附近。

大狀最後指出,毛根本不是當日片段中攜帶證物的警員,他只是受指示按片段錄取口供。毛一概不同意。

官質疑辯方傳召品格證人作用

法官裁定案件表證成立。辯方傳召首被告陳起行的品格證人李彥達出庭作供。李供稱,案發時是香港中文大學聯合書院划艇隊隊長,約於2019年9月,被告經友人介紹加入划艇隊,兩人因而結識。李形容被告是一名非常自律的人,其品格和體能都較同儕出眾,故他常會找被告協助訓練划艇隊員。李明言不相信他會犯下本案控罪。

李在控方盤問下補充指,案發前他與被告相處了約兩個月,案發後校方取消了划艇比賽,他與被告再沒聯絡。李不清楚他為何會在二號橋出現。

法官李慶年在證人作供完畢後,質疑辯方傳召品格證人的作用,並舉例謂:「兩個碩士,一個博士,就唔會影人裙底喇咩?」李官續指,過往很多案例都顯示品格證人分享與被告的「生活小節」,對判決幫助不大,最後法庭只會較關注刑事紀錄。

辯方透露,下一名品格證人將講述與被告在小學及中學的經歷。李官聞言謂:「咁咪又講返那些年?」李官要求辯方思考證人供詞與本案罪案性有何關聯,以確保未來審訊的效率。聆訊下周一繼續。

四名被告依次是中大學生陳起行(22歲)、理大學生李俊皓(25歲)、專業教育學院學生張俊浩(19歲)及中大學生鄧希雯(24歲),他們被控於2019年11月12日在中大二號橋及環迴東路一帶和他人參與暴動。陳、張及鄧各被控在非法集結中蒙面,張另被控管有雷射筆。

【案件編號:DCCC362/20】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