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中九子上訴全遭駁回 上訴終院與否需考慮法律觀點及資源運用

更新時間 (HKT): 2021.04.30 13:37

2014年佔領運動距今逾6年,法庭前年裁定「佔中三子」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與另外六人串謀和煽惑公眾妨擾罪成。九人就定罪提上訴,而戴耀廷和黃浩銘同時另就刑期提出上訴。上訴庭上月初聽罷陳詞後,今早頒下判詞,駁回各人上訴。對於會否上訴至終審法院,陳健民表示要考慮法律觀點,亦要考慮資源運用,並指現時有很多抗爭者需要支援。

開庭前5分鐘,正在服刑的戴耀廷被帶入被告欄,已在庭內就座的上訴人陳健民、陳淑莊、邵家臻和李永達馬上走到被告欄前,與他打招呼及說笑,又握拳打氣。旁聽的支持者亦向戴打招呼,包括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散庭時,眾人均向戴說:「Benny加油!」戴揚起左手告別。

陳健民對上訴庭沒有糾正錯誤感到十分失望

陳健民、邵家臻、陳淑莊和李永達在法院外回應判決。陳健民重申推動佔中時已表明會承擔法律責任,抗辯只因認為控罪不合適,由未經批准集會罪改為公眾妨擾,亦賦予政府過大權力,尤其是可以出現「煽惑他人煽惑罪」,而原審法官未有充份考慮普通法傳統尊重公民抗命和非暴力原則。

陳健民對於上訴庭判決沒有糾正錯誤,感到十分失望。至於會否上訴至終審法院,陳表示要考慮法律觀點,亦要考慮資源運用,指現在有很多抗爭者需要支援。

本案原審由區域法院陳仲衡處理,上訴案則由上訴庭副庭長麥機智、原訟庭法官潘敏琦和彭寶琴審理。九名上訴人包括三位佔中發起人戴耀廷、陳健民和朱耀明、時任立法會議員邵家臻和陳淑莊、時任學聯常委張秀賢和鍾耀華,以及社民連黃浩銘與民主黨李永達。九人均就定罪提出上訴,戴耀廷和黃浩銘另就刑期提出上訴。

上訴庭指三子只是修改原定計劃並無捨棄

判詞指,9名上訴人合共提出42個定罪上訴理據,可歸納為六大主要議題。就著佔中三子的串謀控罪,上訴方質疑案中出現兩個不同的串謀,控罪有問題。爭議源於三子原本在2013年策劃佔中,到2014年9月18日申請在國慶日於中環舉辦集會時,正式構成刑事串謀,不過卻於9月28日變成在金鐘添美道發動佔中。

上訴庭認為,控罪明確地指控於2013年3月至翌年12月有一個廣泛的串謀,計劃在中環或附近造成公眾妨擾,沒有明言是遮打道抑或添美道。即使地點由中環改為金鐘,明顯也是在中環附近,只是由一條路改為另一條路,但仍是原本的串謀行動;就如原審法官所言,三子只是修改,沒有捨棄原定計劃。

陳健民於原審時解釋,金鐘的佔領在主題、組織者、組織方法和參與者四大方面,均與原定計劃有別。上訴庭則認為,原審法官已提供有力的理據,拒絕接納兩者有任何實質分別。

判詞指三子乘勢推動事件

第二項議題關乎事發之前,串謀者或煽惑者是否能夠事先協議或預計造成不合理的非法阻礙。上訴方認為阻礙合理與否,只能事後評估。惟上訴庭質疑,數千人在中環之類地方阻路,為甚麼不能夠事先評估,而本案明顯可以預計。

判詞解釋,佔領中環計劃發酵了18個月,有商討談判等過程,規模預計有3,000至10,000人。更重要的是,在9月28日凌晨宣佈呼籲迫爆金鐘和中環之前,各被告已能在添美道親眼目睹佔領的龐大規模。顯然,三子就如原審法官所言,是乘勢推動事件。

上訴庭直言,若說被告事前無法知道後果或者沒意圖造成該後果,可說是捨棄現實和常理,空談抽象的合理行使個人權利理論。

《簡易程序治罪條例》相關罪名不能反映罪行嚴重性

對於上訴方又指,佔中三子單憑自己無法構成公眾妨擾,因此控方不應控告串謀作出公眾妨擾,而應控告串謀煽惑;判詞則指上述說法脫離現實,佔中計劃從來不是說三子獨自佔路。三子身為策劃者,必然知道佔領的廣泛影響,無可避免造成公眾妨擾。

另一項上訴理據指,當法例已有載於條例的公眾妨擾罪,控方便不應以普通法版本的相同罪名起訴,因此控方應控告《簡易程序治罪條例》下最高判監3個月的公眾妨擾罪。上訴庭則引用英國和本港案例理據反駁,指簡易治罪的公眾妨擾罪從來不是旨在打擊猶如本案的組織大規模非法阻礙行為,不能反映罪行嚴重性,也不能授權法庭判處足夠的刑罰,並非普通法公眾妨擾罪的實際和適當替代選項。

上訴方又爭議在「公民抗命」的情境中,如何判斷堵路的合理程度,而被告又應在甚麼情況下自知犯法。上訴庭則指終院案例早已探討過,而且原審法官肯定被告知道佔領的後果。最後一項主要議題關於「煽惑他人煽惑」的「雙重煽惑」控罪是否合法,上訴庭同意原審法官的合憲裁決。

上訴人指不應照字面過度解讀「迫爆中環」等口號 法官不同意

其他定罪上訴理據除了法律爭議,亦包括事實爭議,例如戴耀廷呼籲「迫爆金鐘」、「迫爆中環」等政治口號,只是激昂說辭或者不切實際的設想,不應照字面過度解讀。判詞則指看不到原審法官有任何錯誤或忽略任何重點,更稱讚法官獨力審理這宗複雜案件的表現。

至於戴耀廷和黃浩銘的刑期上訴,上訴方指原審法官未有充分考慮佔領的和平非暴力性質,以及被告是行使憲法權利,並援引英國和歐洲案例,強調應容許市民和平示威,避免使反對人士和公眾不欲參加示威和政治討論。上訴庭則認為,法庭亦要按照本港情況脈絡判案,謹記公眾妨擾罪的精粹是令公眾受到共同損害。

判詞引述原審法官表明考慮了三子犯案動機是爭取普選和保護學生領袖,但結果造成非常嚴重的阻礙,忽略普羅大眾上班謀生的需要。各被告用扭曲的方式「殉道」,自己承擔法律後果的同時,大眾也要為他們而受苦和承受不便。

官:對市民的影響遠不只不便

上訴庭認為,法官上述評語實屬溫和,本案不是單純超出預計的示威,而是有決心地持續癱瘓香港核心地段主要幹道,試圖迫使政府改變主意,對市民的影響遠遠不只不便。

原審法官判刑時提及,所有被告都沒有為到對公眾造成不便和苦困而致歉。戴耀廷上訴時補交影片證據,稱2014年10月初已為此向公眾致歉,惟原審時沒想到法官會考慮歉意,所以沒呈堂。上訴庭指新證據沒有絲毫影響,拒絕呈堂,並謂原審法官因應戴耀廷品格良好而寬大地減刑兩個月,已經足夠蓋過法官對被告欠缺歉意的任何看法有餘。

戴耀廷和陳健民被裁定串謀作出公眾妨擾及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罪成,刑期最重,判監16個月。最年長的朱耀明被裁定一項串謀作出公眾妨擾罪成,亦判監16個月,但緩刑兩年。其餘被告煽惑罪成,邵家臻和黃浩銘判監8個月,陳淑莊、鍾耀華及李永達獲判緩刑,張秀賢被判200小時社會服務令。

代表戴耀廷的律師張達明早前於上訴聆訊中表示,三子並無犯罪意圖。法庭或許會認為三人天真及不設實際,「但他們不應因為天真而被定罪」。張更強調,三子只是「串謀啟發香港人」。

戴耀廷繼續監禁 其餘被告則已服刑完畢

「佔中三子」原定佔領運動於2014年10月1日在中環舉行,張達明庭上陳詞指,「佔中」原定的日期及地點都是經過精心挑選,例如選擇在公眾假期舉行,以盡量減低對公眾構成的風險。惟事件最終演變至另一局面,日期提早至9月,而地點亦改為金鐘,場面不再受他們三人控制。

張又認為控罪本身亦有問題,「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罪名有違憲之嫌,而三子被告的「串謀作出公眾妨擾」及「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這兩項控罪的犯罪元素亦重叠。

而律政司一方則指,三子當年看準有學生在添美道發起佔領,佔領的參與人數及影響,找到機會,遂宣佈「佔領中環,正式啟動」,明顯這就是三子一早籌備好的「佔中」,以圖迫使政府與他們展開對話。

戴耀廷前年服刑4個月後,獲准保釋等候上訴,至今年3月初因民主派初選案而重新還柙;同時佔中案上訴完成聆訊後,上訴庭撤銷其保釋,下令他即時繼續服刑,等候判詞。其餘被告則已服刑完畢。

【案件編號:CACC128/19】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