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暖高牆:涉河渡海 自由在彼岸

更新時間 (HKT): 2021.04.30 02:00

高牆剝奪手足義士的自由,但香港人誓不罷休,向手足所送上穿越高牆的支持,同時亦是在荒誕時代中最有力的無聲吶喊。來信的讀者有時會隱去姓名,並非他們不願以真身示人,反希望讓大家明白,他們不過是一個還在堅持的平凡香港人,而這樣的香港人原來都在我和你身邊,並以團結的心,不放棄的鬥志與手足同在,等候大家回來。

從容應對風暴雷電

黎先生:

我對翻山越嶺、涉河渡海而投奔自由的人士,一直都很佩服他們的毅力及意志。所以這幾個月來我都相信你一定比那些年輕的同行者容易度過現時的勞苦。

但當我閱讀韓麗珠在她的短篇《渡海》 文中描述偷渡者:「他在海裏吐出一口氣,再把頭探上水面……四周的景物隨着他氣息的吐納斷裂、崩潰、重整。他必須保持一種平穩的節奏,才能避免四肢及卡在頹垣敗瓦之間。」和「浸泡過久的皮膚彷彿正在已難以察覺的速度慢慢剝離血管和肌肉。」我必須認清六十年前的體力怎可同日而語。不禁悲傷不已!

文中偷渡者:「他出生的地方,那裏的人認為,只有到達海的另一端才能存活下去。」游到彼岸時,他洞悉到——那地方是截然不同的呼吸方法,帶來的無法逆轉的改變。

現在當黎先生數十年來你習慣了「截然不同的呼吸方法」再來一次「逆轉的改變」實是莫大的挑戰。

希望冰冷的高牆,讓你頭腦更清醒,激發自身的免疫系統,讓身體修復,無視風暴雷電!

祝願你能以宗教之信、公義之誠、家人及大眾對你的愛,從容應對!

書情者敬上

善人終得庇護

致愛香港的您們︰

兩個故事:

(一)

一個小鎮,住着一位受人尊敬的學者。一天,學者意外摔倒失憶,忘了自己是誰,變成沒智慧、沒學問。

對小鎮來說,他沒有價值了,人們不再尊敬他。

但我們不會忘記——您們努力守護香港美好的一切。

(二)

一位風水師到深山尋覓風水地,問小村農婦給一碗水,正要大口喝水時,農婦叫住,拿一把穀殼撒到碗裏。風水師邊吹穀殼邊喝水,心裏很不爽。

喝完水,風水師說要報答一水之恩,給農婦指點山中一處風水地。

農婦連聲道謝。風水師繼續旅程。

許多年後,風水師不覺回到深山中,農婦一家已是豐衣足食。

風水師不明所以,當日他明明給農婦指點一處風水極壞的「五鬼絕地」,這一家如何絕地逢生?

農婦把五個兒子叫出來,向風水師道謝。五個兒子長相特異,猶如五鬼。風水師大悟,問農婦當日為何把穀殼撒到水碗裏。原來農婦怕風水師暑天大口喝極涼井水會傷胃,穀殼可令他慢慢喝水。

善人最終得到庇護。

苟存性命於亂世的您我,彼此珍重。

愛香港的我

點滴之愛 滙聚成波瀾

親愛的手足:

看到眾新聞的一篇讀者所寫「交通燈送給我們的片刻」的文章,閱後感觸良多。文章大意是說一次「送車」的經歷:(原文節錄)向來只會討厭等紅燈的時間太長,未料今日,卻懊悔時間太短,只希望紅燈一直亮下去!在這借來的片刻,大家放盡聲音叫喊……「撐住」、「頂住」、「加油」,叫聲此起彼落。

你有沒有「被送車」的經歷?我個人從沒有試過送車,但十分認同送車的意義。文章所道,送車是無奈中送上絲絲心意,是微不足道的點滴行動去感謝你們的付出和犧牲以及表示大家不會放棄一直與你們同在和支持。

我說以上這些,如給我的舊同學看到,肯定會說我又「黃絲上身」,竟然同情和支持那些破壞搗亂社會秩序、安寧、法治、公物、「藍店」等等的黑暴罪犯云云,而又對我「另眼相看」。我們都是香港大學社科系的,我是當中最「黃」的一個。我不打算跟你說我和他們之間的「黃藍之爭」,因為實在太多有理說不清;而這亦是近年香港人社交中常見的沒完沒了的爭辯甚至撕裂。不過我想特別指出:的確,是我一個和他們很多個,可見我如何勢孤力弱。

不要緊,該文章署名為一個還在堅持的平凡香港人,我都是這樣的一個人,我身邊雖然為數不多但仍總有這樣的真香港人,我們會團結,不會放棄,一直與你同在,等待你們回來。

好了,還是不要再說肉麻的話語了,我會繼續做點滴的實事:當「寫信師」啦,還有,聽聞612基金告急,是時候又表支持了;還有還有,堅持信念拒絕遺忘永不放棄。那麼你現在在牆內又可以做些甚麼實事?保重,自愛,自尊,自重,忍耐,堅持,沉澱修煉………等等嗎?

最後結尾還是要說:祝願你一切安好。

一個還在堅持的平凡香港人

讀者電郵請發送到letterstoprison@appledaily.com,或來函將軍澳工業邨駿盈街8號《蘋果日報》編輯部送暖高牆逢周一至五刊出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