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種病毒︱袁國勇:東涌映灣園菲傭與佐敦印裔男基因排序相同 證社區已有新病毒株正傳播

更新時間 (HKT): 2021.05.01 20:09

香港大學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向《蘋果》表示,根據港大的基因排序分析,證實本港首宗社區感染源頭不明變種病毒、居於東涌的39歲菲傭,其基因排序與首宗流入社區的變種病毒個案、29歲印裔男子,兩人的基因排序是一樣,均屬於南非變種病毒B.1.351。

袁國勇表示,顯示社區已經有一種新的病毒株正傳播,並非之前第四波傳播的尼泊爾病毒株,「你唔知佢傳播咗幾多,但一定要假設傳播得唔少,因為南非變種傳染性較高,一定要好緊張做嘢」。

屬新病毒 非第四波的尼泊爾病毒株

袁國勇表示,港大基因排序檢測證實,東涌39歲菲傭(第11773號個案)與居於佐敦伯嘉士街印裔男(第11643號個案)的基因排序是一樣,均屬於南非變種病毒B.1.351;事件也顯示社區已出現一種新的變種病毒株,而非第四波流行的尼泊爾病毒株,而南非變種病毒可能傳染性更高。

衞生防護中心昨日仍表示,未發現居於東涌的菲傭與之前三宗流入社區的變種病毒個案,流行病學上有直接關連。根據資料,該菲傭與印裔男所到的地方應沒有重疊,如該菲傭主要到位於青衣聖多默宗徒堂參與崇拜及唱詩歌、文東路公園、東涌東薈城和映灣園超市Fusion購物;而該印裔男主要到尖沙嘴、佐敦及長洲等。

該印裔男確診後,防護中心已大規模強制檢疫及檢測,但除該印裔男的女友外,未有發現其他有關連的確診個案,也未有發現該印裔男其他密切接觸者確診。

邊境控制酒店隔離疑有漏洞 或採樣測試假陰性

為何兩者感染病毒的基因排序會一樣?袁國勇解釋,顯示邊境控制或酒店隔離措施有漏洞,或於採樣或測試時有假陰性,導致南非變種病毒流入社區。他解釋,可能印裔男來港時,與他同機另外有人已感染,但可能採樣不好,檢測呈假陰性而走漏入社區。現時需為所有最近曾入住檢疫酒店的人,特別是最近曾入住華美達酒店的人做血清測試。若發現有人抗體呈陽性但之前沒檢測到,即可能有假陰性走漏個案,「再問佢去過邊,可能行蹤同菲傭有關,咁先知整個傳播鏈同防疫漏洞,而家中間斷咗」。

袁國勇又指,另一可能性是該印裔男將變種病毒帶入社區,但當時其密切接觸者及接觸者已接受測試,結果呈陰性,「會唔會有檢測有假陰性呢」,故應一併為這批人做血清測試。若有人抗體呈陽性,即曾受感染,再追查其行蹤是否與菲傭有關。

應實地實檢外判化驗所 抽查檢測呈陰性個案

袁國勇稱,政府應有措施盡量減少出現假陽性或假陰性問題,包括實地審檢外判私營化驗所,及抽查檢測呈陰性個案,確保採樣及測試的準確性。政府昨日要求全港外傭於5月9日或之前強制檢測,但袁表示,要外傭大規模檢測,不能夠代替快速逐層追蹤,因這樣才能知道傳播鏈如何開始。

對於變種病毒在社區傳播情況,會否導致第五波?袁國勇表示:「你唔知佢傳播咗幾多,但一定要假設傳播得唔少,因為南非變種傳染性較高,一定要好緊張做嘢。」他認為政府要求病人入住的大廈居民強制檢疫等措施是適當。

理大教授:印裔男與東涌菲傭及女嬰有傳播關係

理工大學亦就有關個案進行病毒全基因排序,發現29歲印裔男子、東涌39歲菲傭及菲傭曾照顧的10個月大女嬰,3人的病毒基因100%相同,均屬於南非變種病毒B.1.351。

理大醫療科技及資訊學系副教授蕭傑恒指出,由基因排序結果幾乎可以斷定3人之間有傳播關係,病毒基因相似程度超過其他變種病毒個案,但由於病毒經過多次傳播都不一定有突變,無法肯定29歲印裔男子與東涌39歲菲傭之間涉及多少代傳播。

蕭指,至於另一懷疑流入社區的變種病毒個案、居於半山堅尼地道8號的38歲菲傭(第11730號個案),雖然同樣屬於南非變種病毒B.1.351,但病毒基因與其他3人相差較大,估計不涉及傳播關係,相信不是29歲印裔男子的感染源頭。

之前有專家指,該菲傭可能入住西營盤華美達酒店時,被鄰房同樣帶變種病毒的住客,透過短距離空氣傳播而感染。蕭傑恒表示,從基因排序顯示,該菲傭感染南非變種病毒,但鄰房兩名住客感染英國變種病毒,故相信並非互相傳染。

蕭指,菲傭入院時的Ct值較高,而且體內已產生抗體,相信當時已感染一段時間,有機會來港前已經染病,但未在檢測中被發現。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