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建聯洪志傑興訟挑戰區選員李予信當選資格 男子庭外擋駕阻礙記者拍攝

更新時間 (HKT): 2021.05.03 19:26
民建聯洪志傑(左)提出選舉呈請,到高等法院應訊作供,同行男子欲遮擋記者拍攝。

2019年區議會東區錦屏選區當選人、現已退出公民黨的註冊社工李予信,以86票之差擊敗民建聯洪志傑。洪早前入稟高等法院提出選舉呈請,指由投票結束至點票之前,他的選舉監票人被趕離場,無法監察站內票箱和封票狀況;而票站主任公布的選票數目,更比閉路電視下拍到的人數有逾100票出入。案件今日開審。

中午休庭時,洪志傑迴避傳媒拍照,其身邊一名男子更在升降機內阻擋攝記者去路,並問攝記「去邊」,又揚言遭攝記碰撞,及後聲稱不知道在場人士是記者,「唔知你哋想做乜嘢,唔知你哋有乜嘢企圖」,要求查看記者證,並稱已報警。後來二人終步出法庭,該男子舉起手,擋在洪志傑面前,欲阻記者拍攝。當記者完成拍攝準備離開,該男子舉機反拍記者,聲言:「睇下等陣會點!」而洪志傑由始至終不發一言。

呈請人為民建聯洪志傑,答辨人分別為錦屏選區當選區議員李予信,以及公佈李當選的選舉主任陳尚文。

洪一方開案時指,票站主任公布投票最後一小時發出選票數字455,與洪在場的代理人所觀察的323人有出入,認為選舉存在不當。洪更指其選舉代理人有權在投票完結後逗留票站,惟當晚10時38分投票完結後,其監票人卻被趕離場,導致無法見證各類選票入袋封口封箱及運送情況。

洪志傑庭上供稱,自己曾有三屆參選區議會經驗,對選舉投票、點票程序及區議會選舉指引等有「大致上認識」。他謂:「我哋畀佢哋趕出嚟,何來公義?」他又指當晚投票完結後未能進入票站,連對手李予信一方,亦向票站主任提出質疑,「公道自在人心」。洪又指應由政府取證,「我只係卑微嘅候選人」。

洪又指選舉前曾千叮萬囑監票人在投票站轉為點票站時要留守其中,「呢段時間好容易出事,一定要有人喺度,你唔喺度,冇睇住,係咪有缺失吖」,亦有通知他們需帶備襟章、委任信和身份證,並提醒他們有委任信等如「我嘅分身」。洪指一班義工是基於志同道合而為他助選,大家有充份信任,但每人能力不同,是否每一人都熟知選選法例則「冇得包生仔」。

洪稱當晚投票結束後返回辦事處,經上司蔡素玉提點,票站轉為點票站需時40分鐘,遂於11時10分返回票站,惟見站內有李予信的支持者與票站主任張偉祺爭執,張更稱「全部唔入得」,於是與同行人等在對面公園等候,及至11時35分折返,最後在11時45分才能進入票站。他當時並無投訴。

選舉當日為洪志傑擔任監票人的蔡嘉獎,庭上帶鄉音作供。他自言當日9時半至10時半投票最後一小時,在票站內點算投票人數,並曾以劃「正」字方式紀錄進入票站入口的人數,惟他已將紀錄棄掉。

選舉主任一方庭上讀出蔡的誓章內容,提及蔡於當晚11時45分抵達點票站後,得悉票站主任公佈最後一小時投票人數為455,登時令他大嚇一驚,因他肯定數字有錯,認為實情不會超過250人。他承認有關紀錄十分重要,但因感已「通知咗群組,唔知佢哋係咪會做嘢」,最後仍決定棄掉。

蔡又稱,洪志傑曾提過監票員與點票員在投票結束後可留在票站,但投票結束後因票站主任要求所有人離開以便「set場」,他最後仍隨李予信的代理人離開票場,未曾要求留下。他強調不是想離開現場,只是「自己話唔到事」,「佢叫晒所有人走,唔通同佢嗌交呀?」審訊明續。

【案件編號:HCAL3852/19】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