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在逼外傭參與疫苗「實驗」? (家興)

更新時間 (HKT): 2021.05.04 02:00

向來不食人間煙火的勞福局局長羅致光,回應一名外傭確診變種病毒時,表示港府要求所有外傭日後續約時,必須加入接種疫苗為聘用條件,並適用於全港多達37萬名外傭,豪言若外傭不滿安排,「可以選擇唔嚟做」。這個關係全港數十萬個家庭的決定,不單做法倉促,而且毫不考慮可行性。

七年前,印尼傭工Erwiana在港遭僱主拖欠薪酬、虐打、禁錮等,《時代》周刊曾形容印尼傭工是「香港的現代奴隸」,時任印尼總統蘇西洛亦親自致電Erwiana慰問,令當時仍算得上國際城市的香港蒙羞。事隔多年,雖然同類型事件不復見,外傭們卻又受到更切身的威脅。

強制外傭接種疫苗,問題在於引起副作用的保障,以及屆時責任誰屬。按立法會財委會2月份文件顯示,接種疫苗可誘發的嚴重併發症有15種,當中包括殘疾及死亡。自計劃推行兩個多月以來,懷疑因接種而死亡已有27人,獲疫苗委員會「把關」的疫苗接種保障基金仍原封不動,若外傭接種疫苗不幸身亡,相信能獲補償的機會微乎其微。在4月中旬,一名在新加坡工作的印度勞工,早於2月已完成注射兩劑輝瑞及BioNTech研發的疫苗,近日仍然確診武肺,可見接種疫苗亦不等同於百分百安全。

強制接種令僱主同陷風險

外傭是持工作簽證來港,是否獲疫苗基金保障,亦屬一大疑問。一旦在接種疫苗後出現併發症,港府恕不負責之餘,責任也「外判」到僱主身上,由於日後的合約條件會列入接種疫苗,出現問題時,外傭及其家屬自然有權就合約條件追究,即使疫苗委員會主觀判斷所有個案均與接種無關,也不代表外傭不能向僱主進行民事索償,屆時外傭僱主將面對風險。

現時除了經「回港易」及將來「來港易」的免檢疫人士外,抵港人士包括外傭均需進行14至21日不等的隔離檢疫,而且在上機前均需持有病毒陰性檢測證明,出現如此防疫漏洞,問題自然源於外來抵港人士出發前檢測報告的真確性,以及來港後隔離措施是否足以發現潛伏病毒問題。誠然,第一位感染變種病毒而在社區埋下傳播鏈的,是一位印度裔男士,如今政府卻是直接把責任及矛頭指向外傭,激化僱傭間的對立面,絕對是轉移視線。

相比1996年外傭數字為157,000人計,來港外傭人數如今已上升超過120%,而25年間,香港人口增長的數字約為100萬左右,幅度為15%,以如此比例來看,羅局長的「可以選擇唔嚟做」可謂自打嘴巴,如今香港人對外傭明顯求過於供,若然對外傭施加不合理的防疫要求,相信外傭來港數字只會繼續下降,對應的工資水平將進一步上升,這只令真正需要外傭的家庭,例如有身體不便的長者、雙職父母等負擔百上加斤。

素來喜歡以數據服人的羅局長,對於上述提出的多項數據,又有何實質回應呢?還是像《動物農莊》所說的一樣,「動物生而平等,但有些動物比其他的『更平等』」,在位者能動輒要求處於弱勢的勞工、外傭,參與這場疫苗「實驗」?

家興

自由撰稿人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