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橋自閉童墮樓︱同路人到庭旁聽支持 憶為子要求各部門修理路燈背後辛酸

更新時間 (HKT): 2021.05.04 15:45
康橋之家院長劉潔心庭上自言問心無愧,林女士狠斥說法比粗口更難聽,「咁無知,仲擔當一個咁重要嘅位置,悲劇有咩辦法唔發生?」

「佢冇講到最重要我哋想做,我哋係希望政府做院舍。」連日來均到庭旁聽男童梁子駿墮樓死因研訊、細心抄寫筆記的林女士(化名),有一名30多歲的自閉兒。兒子與子駿一樣,同樣發展遲緩,有輕度智障。憶起當年照顧兒子的辛酸,林媽媽笑說兒子很執著,每晚望著一盞損壞了的交通燈大喊,「喊到好認真」,她只好致電政府不同部門要求修理。別人捱大兒子成年,自閉智障兒卻沒有成年的一天;除了要求政府增加資助宿位外,林女士最希望政府在社區興建小型家舍,讓一眾有自理能力的自閉兒融入社會。

記者 楊思雅

林女士並不認識子駿媽媽,不過她說「我自己都有自閉症嘅仔,真係同理心」,希望給予子駿媽媽支持外,亦想看看法庭如何處理一眾殘疾兒媽媽最關注的院舍不足問題。

直指案中院長對自閉症非常無知

聽到庭上大律師痛陳私營院舍監管不足,林女士直言:「我希望大律師講,政府院舍嚴重不足。」正因政府院舍不足,子駿媽媽才要將子駿從柴灣住所送到葵涌院舍,找到院舍收留,再在附近找特殊學校入讀,可謂移船就磡。

林女士一直將兒子放在自己身旁照護,明白子駿媽媽將兒子寄託在院舍是何等心痛,「山長水遠先探到,好長時間先可以返屋企,額外畀佢好大壓力」。看見子駿媽媽,林女士猶如看見當年的自己。

康橋之家院長劉潔心庭上自言問心無愧,林女士狠斥說法比粗口更難聽,「發生咗命案,你起碼對死者同人哋媽咪表示抱歉,點會問心無愧?」

對於劉多番強調經常做義工,懂得照顧自閉症兒童,林女士直言由此可見,劉對自閉症非常無知;即使是專家,也要花時間細心摸索不同自閉兒的行為特徵,從行為入手教導,「佢(劉潔心)對呢個特徵咁無知,仲擔當一個咁重要嘅位置,悲劇有咩辦法唔發生?」

私營院舍服務質素參差,林女士等一眾殘疾兒媽媽坦言,「我哋唔係希望私人院舍,我哋係希望政府做院舍」,皆因私營院舍有經濟考慮,利字掛帥,但政府院舍沒此考慮,人手比例及員工培訓均有一定專業要求,「起碼派藥嗰個係護士,唔係求其阿嬸去派藥」,並且有監管。

林女士指經驗所得,政府資助的託管服務往往因為「唔夠人返工,唔收得你喎」,惟私人院舍卻來者不拒。她庭上聽到院舍院友與護理員的比例是40比1,「成日諗都諗唔到,點會少得咁犀利」。人手不足,照顧亦必然不足。

母笑謂:我哋啲仔乜都可以冇 冇咗無綫佢嘈到你有返畫面為止

說起自己的兒子,林女士總是一臉慈祥。她說兒子出世時很健康,眼仔碌碌,「都開心咗一段時間」。後來發現兒子行為異常,不懂說話,才找醫生。她坦言「3歲先接受佢係自閉症」,當時身旁的人都沒有照顧自閉兒童的經驗,一頭霧水,不知從何入手。

幸好當年南葵涌有一所訓練自閉兒童的中心,「嗰度教得好,12個仔有3個紅十字會老師,又有護士教佢哋玩玩具,又有心理學家,遇到問題好容易搵到佢」。惟後來政府基於「皮費太貴」,關閉中心,現時自閉症兒童只能送到一般特殊幼兒服務中心,欠缺專業訓練。

林女士說,兒子年幼時與子駿一樣,很嘈、很活躍,情緒起伏很大,她費盡心神想辦法改善,「湊得好辛苦、好辛苦」。兒子年幼時又非常淺眠,要哄很久才入睡,轉頭卻很快醒過來。不知是否「久病成良醫」,她後來估計兒子腦袋很活躍,由於不懂表達,「瞓唔到就嘈到拆天」。

不說不知,林女士笑說:「我哋啲仔,你乜嘢都可以冇;如果冇咗個無綫電視,佢嘈到你要修返個畫面有為止。」惟操作正常後,「佢又唔睇喎,佢走咗去,但佢一定要你操作正常」。林女士忍不住笑說:「而家折墮,冇人睇。」

兒子曾為一盞壞了的交通燈喊足一年

說到兒子最經典之作,林女士憶述當年家住荃灣,窗口外望可見到三組交通燈,「每一組燈有8粒燈,好遠都睇到」。某天,其中一盞燈壞了,「咁我點呢?壞咗關我咩事呢?」原來兒子發現後,晚晚望著壞了的燈在哭,「喊幾個鐘」;殊不知「喊吓喊吓又壞多粒,更加喊」。

其後她向心理學家求助,對方建議她不要讓兒子看燈,奈何家中房間的窗戶都能看見這三組燈。她指「日頭大家唔開燈就冇事」,但兒子每到黃昏又開始喊,她笑說猜了很久才發現原來一切來自壞燈的問題。

為此,林女士致電政府不同部門,通知對方「嗰個位有盞燈壞咗,唔該快啲整返」,對方總是多謝她提供消息,「然後得個講字」,不久又再壞一盞。當時林女士心想:「死喇,要喊幾耐?」詎料兒子喊了持續一年,某天突然不再喊,「嘈第二樣」,可能是壞電視、可能是無水。林女士笑言,當年過著非人生活,現在回想起來,笑中有淚。

林女士又透露,兒子年幼時,自閉兒大約佔特殊需要兒童的一成,惟最近返母校探望,從社工口中得知,自閉兒已近乎佔入讀特殊學校兒童的一半,成為主流殘疾。一眾母親最希望政府投入資源,在子女年幼時針對訓練,讓他們在自己的崗位服務社會。她說很慶幸兒子有穩定工作,「如果當時學校唔畀資源教佢,而家咪又係用緊政府資源照顧」。

「呢啲宿舍都唔啱我個仔,但我哋冇乜得揀」

政府經常說,每一名特殊學童的資源較主流學童多,希望家長送子女到主流學校。林女士無奈謂:「我哋梗係想佢讀主流,但佢唔得吖嘛。」而且在特殊學校就讀,對殘疾兒而言開心很多,「多啱佢嘅嘢學,起碼佢自己生活,成功感好啲、快樂啲」,她認為政府要做的,是針對不同學習需要的殘疾兒童投放資源,「喺佢個位發展潛能」。

把兒子帶在身旁照顧30多年,這位媽媽的肩膀總有沉重的一天,不忍放手亦要放手。林女士最近替兒子申請輪候政府資助院舍,預計15年後入住,與兒子相處的時間,開始倒數,「15年後去到50歲,我更加老喇」。

最近她開始有意無意向兒子透露,「媽咪可能都會唔喺度呀,第日你可能要搵細佬幫忙」,兒子沒有正面回應。說這一番話,最心痛的莫過於眠乾睡濕養大兒子的母親,「初頭講呢番說話我自己都接受唔到,但都冇辦法,都要話畀佢知」。

雖然已替兒子申請宿位,惟林女士坦言,「呢啲宿舍都唔啱我個仔,但我哋冇乜得揀」。她解釋謂,兒子的情況高不成、低不就,他可以工作、可以沖涼自理,但無法獨居,一旦水龍頭漏水,「佢就亂晒籠,照顧唔到間屋」。

望政府在社區興建小型家舍 讓自閉兒融入社會

但若送兒子入住院舍,定時睡覺、定時工作,情況就如「打倒褪」,因多年來已訓練兒子面對一些社會問題。既然他有一定能力融入社會,作為父母,當然希望他有多一些選擇生活的權利。

「我哋爭取佢係喺社區住。」林女士說。她希望政府設立「個案經理」的服務,並在社區興建小型家舍,讓如林女士兒子般有能力自理的人士入住,「佢哋返工嘅,有自己生活,有自己主張嘅」,讓經理一直跟進他們的生活。如果生活技能退步了,經理可替他們轉介服務,這樣才是真正的融入社區。

林女士坦言,爭取的道路很遙遠,過程亦很煎熬;不過,這是每一名自閉兒媽媽的責任。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