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熱水淋子女 婦人遭官斥惡毒 今判囚兩年半

更新時間 (HKT): 2021.05.04 19:04
區域法院

育有兩名子女的37歲婦人,不滿7歲兒子食飯太慢,逼丈夫打仔,否則威脅會用熱水淋仔,最終熱水濺到7歲兒子,還揶揄「屋企而家有個鍾無艷」。兩日後,她與丈夫為錢爭執,開啟電話視像,向丈夫直播用熱水對10歲女兒照頭淋的情形,並追逐兒子淋潑熱水,導致一對子女被燙傷。婦人早前承認普通襲擊、蓄意導致他人身體受嚴重傷害及蓄意而企圖導致他人身體受嚴重傷害三罪,今被判入獄兩年半。法官於判刑時指責被告惡毒,同時亦斥責父親未有盡好保護孩子的責任。

法官勞潔儀今判刑時強調,本案受害人年幼脆弱,惟被告作為母親,在家中惡毒地對子女施襲,對他們造成極大的身體及心理創傷。勞官認為法庭必須保護兒童,由於虐兒案普遍難以被揭發,故刑罰必須具阻嚇性。

本案發生前女童疑已多次被虐

勞官透露,被告自被捕後便搬到娘家居住,兩名兒童則獲批兒童保護令,現由姑婆照顧。辯方早前求情強調,被告與子女關係緊密,子女因保護令與母親分隔14個月,現感到迷失,如女童Y只向毛公仔傾訴秘密,男童X則終日沉迷打機,而兩人均表示很想念母親。

辯方早前引述精神科報告指,被告患有適應性障礙、抑鬱及焦慮;惟勞官指出,被告多次向專家就本案事件提出不同版本、與承認事實不符的經歷,而該報告正是基於錯誤訊息而撰寫,故選擇採納另一份心理報告的結論,裁定被告案發時並無任何精神問題。

雖然沒有任何一封求情信提及被告過往曾經虐兒,當中包括學校社工。不過,勞官認為撰寫人若非沒得到充足資訊,就是沒向法庭說出真相。

勞官引述醫療報告指,早於2017年已有涉及Y的虐兒案。由於Y有語言遲緩問題,被告為訓練她說話,導致她兩邊臉頰有瘀傷。當時曾有跨部門會議召開,最後Y獲批兒童保護令,交由外婆照顧,其後返家居住。Y其後再被發現身上有燙傷,懷疑是由母親所造成,案件被定性為高風險,但最後未被確立為虐兒案件。

Y因本案住院期間透露,母親過往亦曾多次將滾水倒向她肚部、膝頭和前臂,但她沒接受任何正式治療,只在傷口敷藥。

指被告只強調自身壓力未提子女創傷

勞官引述創傷報告指,X與Y現時生活良好,但不習慣姑婆「諸多制肘」的管教方式。惟二人均不願多提案件造成的情緒傷害,對母親只有正面評價,更謂「母親從來都唔會嬲」,亦對日後如何避免自己再受傷害沒有確切想法。報告續指,或許有待法律程序完成,二人才會覺得可安全披露感受。

針對普通襲擊罪,勞官指出即使丈夫已按照指示用玩具高爾夫球棍擊打X,亦曾勸止被告,惟被告仍繼續用熱水淋向X,事後更在X痛苦尖叫下恥笑他是「鍾無艷」。勞官認為被告有時間決定不施襲,卻仍然一意孤行,對其兒子的痛苦亦毫無悔意或不悅,強調如此屬最嚴重的普通襲擊。

至於其餘兩罪,勞官指被告持續向X和Y施襲,對X造成的傷勢更加嚴重。勞官特別指出兩點加刑因素,一是X額頭上仍有上一次襲擊所造成的水泡和燙傷,傷痕清晰可見,但被告仍然繼續攻擊。二是被告犯案前特意開啟電話視像,並將鏡頭轉向Y,確保丈夫看見犯案過程。

勞官強調,不論倒熱水或開啟視像均需時,可見被告犯案並非一時衝動。勞官指出,若非當時有枕頭保護,Y可能經已毀容,潛在可嚴重傷害其作為女生的自尊。而X的康復過程必然經歷極大痛苦,至今背部仍留有疤痕。

勞官引述被告求情信指,縱然被告表明對犯案後悔,惟三版求情信中只着墨於她對家庭盡心盡力、壓力的來源以至丈夫的不足等,卻隻字未提其子女的身心創傷,顯示被告自省不足。

法官斥案中父親未盡保護孩子責任 感謝鄰居報警揭發案件

勞官判刑後寄語,兒童是社會中的脆弱成員,所有社會成員都應盡力保護兒童。勞官特別感謝本案中報警揭發事件的鄰居,「否則這次虐兒事件會不見天日」。

勞官同時斥責案中父親未有盡好保護孩子的責任,嚴詞警告他若將來未能防止虐兒,可能會被刑事檢控疏忽照顧兒童。勞官又質疑,為何Y身上長時間有傷痕,仍沒有身邊人揭發問題,促請所有人士一旦發現虐兒,均要挺身而出舉報,防止同類事件再度發生。

勞官採用普通襲擊罪最高量刑起點,即12個月監禁,考慮認罪及被告案底等因素,扣減至7個月監禁。但勞官明言,即使此控罪最高可判處12個月監禁,仍不足以反映被告的罪責。

至於其餘兩罪,考慮以上同樣減刑因素,分別判處2年1個月監禁及14個月監禁。第一項控罪的其中兩個月監禁及第三項控罪的其中三個月監禁分期執行,總刑期為2年半監禁。

被告持熱水追向兒子

首次案發於去年2月10日,當晚一家四口在沙田家中吃晚飯,其間被告責罵X食飯太慢,迫令丈夫打X,否則她會用熱水淋X。其夫於是用玩具哥爾夫球棍打X。惟被告之後仍到廚房電熱水壺斟來一杯通常保溫在80度的熱水。丈夫出言勸止不果,X則不停推開被告的水杯,最終仍遭母親以熱水灑在左邊前額和面部。X感疼痛和不開心,父親帶他到廁所沖凍水後,被告揶揄X謂:「屋企而家有個鍾無艷。」令X甚感不快。

兩天後,被告在家中與丈夫通電話,兩人為錢銀問題爭執,當時X和Y正在廳看電視。被告突然指丈夫說謊,繼而走到廚房斟熱水。X和Y見狀大驚,跑入睡房以櫈子頂住房門;惟被告最終仍進入房中,開着電話的視像功能,將熱水淋在女兒Y頭上,並直播給丈夫看,問他是否仍想給她同一答案。

Y當時用枕頭擋在頭上,惟仍有熱水滴漏到她的頭皮上,部份熱水又濺在X肩上。兩姊弟又驚又痛。被告之後再倒出一杯熱水,兩次欲倒向X不果,兩人在屋中展開追逐。被告其後着X入廁所,趁兒子步入廁所時,向其背部潑熱水,令X痛極,不住哭泣。被告事後雖為兒子燙傷和水泡位置沖凍水,但仍威脅若他再叫便再淋熱水。

X和Y不停叫喊救命,最終驚動鄰居報警。警方到場拘捕被告。子女事後驗送,X背部有20厘米乘20厘米二級燙傷,而Y的頭皮亦有燙傷。

【案件編號:DCCC772/20】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