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興非法集結案督察作供認無聽到拘捕指令「Bite」 被質疑自行決定見人就捉

更新時間 (HKT): 2021.05.05 14:34
當日街坊包圍大興行動基地,防暴警築防線不時以強光照射市民。

屯門警察大興行動基地前年10月28日傳出不明氣體,附近居⺠到場示威,要求警方交代,當晚警方拘捕多人。其中4人被控非法集結及管有物品意圖損毀財產等三罪 ,案件今於屯門裁判法院續審。當日小隊指揮官接受辯方盤問,指當晚推進時不曾聽到代表拘捕的「Bite」指令,但曾收到指示拘捕現場「捉到」的人。辯方質疑如此做法,猶如警方不理會該人曾否參與集結或擾亂社會安寧,均會作出拘捕。

案發時為小隊指揮官的高級督察趙道謙,今早在辯方盤問下承認當晚最後一次推進行動中,只聽到用作代表衝前推進的指令「Charge」,沒有聽到代表拘捕目標人物的指令「Bite」。惟趙續稱,在行動前幾日曾收到指示,會拘捕在推進期間於良運街行人路上「捉到」的人。

辯方追問,如此是否代表警方不理會該人曾否參與集結或擾亂社會安寧,均會作出拘捕?趙則指拘捕與否是警員現場個人的決定及判斷。後來在控方覆問下,趙澄清指警員會作出基本調查後才拘捕,並非「喺街上嘅人都會拉」。

警員指不明白無犯事的人為何看見警員要跑

趙昨在控方主問時,曾指當日大部份聚集人士身穿街坊裝或深色衫褲,並戴上口罩。趙今於辯方盤問下解釋何謂街坊裝束,「男嘅短衫短褲、衣著顏色唔係純黑色、著拖鞋」、「女士都可以係呢種裝束,亦都可以唔戴口罩」。趙不同意辯方指鮮艷顏色衣服是街坊裝,又謂:「衣著鮮艷嘅人都可以參與非法集結,破壞舖頭或照雷射筆。」

另一名負責拘捕首被告梁舜君(49歲)的警員莫冠斌供稱,當晚他沿良德街向良運路推進,其間看見被告站在珀御花園及海麗花園之間的小巷,其身旁亦站有十多名人士。被告看見警察後,立即向輕鐵方向跑走。莫尾隨被告,追了約40米後,被告跑近一支燈柱右轉時絆倒。當被告嘗試起身再跑時,莫趕至將她制服,並以參與非法集結及違反蒙面法罪名將她拘捕。

莫供稱,當晚警方多次警告現場人士正參與非法集結,而被告當時距離集結地方只有約100米。莫謂:「時間已經係11點,唔相信一個人會喺多人非法集結、好多舖頭閂晒嘅地方逗留或流連。」又稱:「唔覺得正常人會想喺嗰度行街或休息。」莫揚言不明白無犯事的人為何看見警員後要逃跑,而且被告被捕後亦沒有解釋為何出現於現場,故有理由相信被告曾干犯相關罪行。

一年後補錄詳細口供

辯方庭上播放珀御花園閉路電視鏡頭片段,顯示有警員跑入該小巷進行驅散。莫在盤問下同意,鏡頭中不見被告出現,但解釋指「有可能嗰時睇得唔清楚」。辯方進一步追問下,莫再指亦有可能記錯被告當時身處位置及逃跑方向。

辯方質疑,莫於第一份口供並無提及上述追捕被告的詳細過程,卻能在事發後一年補錄口供時記得。莫語氣堅定謂:「冇寫到唔代表唔記得!」辯方續指,莫在警員記事冊上亦無提及詢問被告身處現場的原因,莫則回答謂:「呢個我遺忘咗。」

辯方大狀則表示警員在學堂應有學過「記事冊是保護執法者的最大武器」,更謂「我冇當過差都識」。莫同意記事冊能保障警員,但重申並非必定要寫。

休庭後,莫急步離開法院,並向庭外拍攝的記者表示:「影多啲,影多啲,唔該。」案件下午續審。

4名被告依次為家庭主婦梁舜君(49歲)及朱音音(40歲)、文員張贊華(30歲)及電腦技術員盧 文杰(33歲)。

控罪指他們於前年10月28日在屯門良運街與良德街交界一帶,與其他不知名的人 一起參與非法集結;而梁舜君、朱音音及盧文杰另被指於同日同地身處非法集結時面戴口罩,違反蒙面法;盧文杰另獨自面對一項管有物品意圖損壞或破壞財產罪,指他在同日同地無合理辯解下保管或控制三個士巴拿。

【案件編號:TMCC1953/20】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