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疾大叔口罩沒遮鼻遭票控下跪叩頭 官指警不會因遭謾罵誣衊被告 裁定罪成罰款4,500元

更新時間 (HKT): 2021.05.05 17:59

去年8月8日有市民在將軍澳一帶悼念科大生周梓樂墮斃一周年,其間有殘疾街坊推單車經過現場,遭在場軍裝警員截停,票控他在公眾地方沒有佩戴口罩。殘疾街坊一度向警員下跪叩頭,又謂曾向警員稱:「我係殘疾人士,我冇錢,畀次機會。」惟警員僅回應:「唔好扮嘢。」殘疾街坊不認罪,今親自到庭受審抗辯。出庭作供的警員聲稱,被告當時曾向警察叫喊「毅進仔、死黑警」。最終裁判官杜浩成推斷現場警員在高度警戒的狀態下,不可能在無緣無故被謾罵後誣衊被告無戴口罩,裁定罪成,罰款4,500元。

被告韓志昌,傳票內容指他於去年8月8日晚上7時25分在將軍澳唐明街與唐俊街交界公眾地方沒有佩戴口罩。被告現時靠每月二千多元的傷殘津貼為生,申請分期攤付罰款,杜官准許他分九期,每期500元繳付。

裁判官杜浩成裁決指,被告雖堅稱在警方截查前有戴口罩,但也承認警員曾示意他戴好口罩。而現場片段並無顯示截停前兩分鐘的事發過程,只見截查後「埋牆階段」。況且片段中確實見到被告的口罩只及人中位置,並無遮掩鼻孔;而年輕警員指示被告戴好口罩,被告隨後伸手將口罩拉高至鼻樑位置。

杜官續稱,如果被告當時只是推單車、沒有造成任務阻塞或滋擾,同時在場警員需要處理可能出現的社會事件,而相關事件亦引起媒體關注;在如此背景下,實在難以想像警員會因無緣無故的謾罵而將被告推向牆邊,繼而誣陷他未有戴好口罩。警方明知媒體在場,犯不着講大話。

杜官指,警員證供直接清晰,既無造作亦無誇大。由於被告沒有盤問警員,故法庭只能依賴錄像內容,如此非但協助不到辯方,反倒支持警員的說法可信可靠。而被告的供詞有違常理,若如他所聲稱般一直有戴口罩,何以又要理會警員指示,因此拒絕接納被告證供。

警稱被告口罩戴至人中位置

現時駐守將軍澳軍裝一隊,案發當日為東九龍第二梯隊第一小隊的警員20639劉綽然作供指,當時於10米外看見被告站在唐明街馬路邊,大叫「死黑警,毅進仔」,維時近兩分鐘。劉稱見被告的口罩沒有妥善遮蓋鼻子,只及人中位置,遂向被告大聲叫「戴返口罩」,並向沙展34124及警員9738指出被告沒有戴口罩,後來他返回崗位繼續工作。

約一分鐘後,他見同僚將被告帶往佛教志蓮小學外進行調查。另一警員向劉遞上被告身份證,劉於是向被告發出告票。此時被告突然情緒激動,向他下跪並說:「對唔住,係我錯。」

現時為九龍城軍裝巡邏小隊的警長34124陳特毅作供指,案發時見被告在唐俊街交通燈位的行人路,向警察叫喊「毅進仔、死黑警」,由於看見被告當時未有妥善戴口罩,情緒激動,於是將他帶往小學外牆安全位置作出調查。

被告指當時口罩「跌咗少少已即時戴好」

未有聘請律師的被告,沒有盤問控方傳召的兩名警員。裁判官杜浩成裁定案件表面證供成立。

被告選擇自辯,指當日在馬路上踩單車,有警員要他「上返行人路」,於是他由馬路走往斑馬線,在十字路口燈位等紅燈。未幾有四至五名警員推他往佛教小學,其中一名警員捉住他的手臂,要求他出示身份證。

被告續稱,當時口罩「跌咗少少,已即時戴好」,惟警員示意要票控,被告遂向警員謂:「我係殘疾人士,我冇錢,畀次機會。」被告並向警員下跪叩頭。惟警員著他站起來,回應稱:「唔好扮嘢。」

被告稱當日整個過程由「幽光媒體」攝錄下來,要求在庭上播放。其後杜官手持被告的手機觀看片段,片段中男聲旁白指當時被告與警員發生「爭執糾纏」,又形容警方動作「粗暴」。惟杜官指看不到主持人形容的情況,反而「保持一段距離,冇做乜嘢啊」、「掟佢埋牆,鏡頭睇唔到」,又指法庭不會依賴當中旁白的形容。

控方及後播放另一片段,其後盤問被告,被告同意當時口罩滑至人中位置,並解釋「掛住攞身份證,冇托返上去」,又謂「可能係推我時跌落嚟,唔係好記得」。惟他不同意在警長截停他時未妥當戴好口罩。

根據《預防及控制疾病(佩戴口罩)規例》,佩戴口罩是指以口罩覆蓋口和鼻。

【案件編號:KTFS5/21】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