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時與勢」俱不在「誤區」處處的那一邊(古立)

更新時間 (HKT): 2021.05.05 02:00

習近平先前揚言「這次應對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各國的領導力和制度優勢性如何,高下立判。時與勢在我們一邊,這是我們定力和底氣所在,也是我們的決心和信心所在」。躊躇滿志之情溢於言表。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聯同英國外相藍韜文在倫敦舉行的七國集團(G7)峯會前回應了此有中國特色的「底氣」:「西方陣營仲未氣絕」(the West is not over yet),宣稱共同持有民主價值理念的國家將緊密合作,非為遏制中國的冒起,而是維持國際基本秩序,以抗衡俄羅斯及中國的挑戰。兩陣對圓的氣味清楚不過。「時與勢」果是在標榜高度中央集權的習近平那一邊?

遲緩應變疫情 釀全球大流行

未必。就以肆虐經年的疫情而言,何以從武漢爆發卒至釀成「全球大流行」?說到底,那還不是高度集權的制度遲緩應變所致嗎?大家當又記得,2019年12月初疫情首先在武漢出現。差不多一個月後「吹哨人」李文亮醫生在12月30日發帖文響起警號。有關當局可有警覺應變?

沒有。武漢市政府依舊忙於開會籌劃來年施政、歌舞昇平搞其春節萬人團圓宴。與此同時武漢公安可抓了李文亮,控以「在互聯網發佈不實言論」之罪,逼他簽訓誡書。直至2020年1月20日,即是李文亮發出警報後三個星期,習近平結束緬甸國事訪問返國,方就疫情作出批示。到那個時候,傳播力超強的病毒已擾攘個多月了。

何以延誤至此?武漢市長周先旺在1月27日向中央電視台新聞頻道透露,在中國的體制下,事事須等習近平開腔:「作為地方政府,我獲得信息、授權之後才能披露,……後來,特別是1月20日國務院召開常務會議……要求屬地負責,在這之後,我們的工作就主動多了」。定於一尊、黨中央一錘定音的體制如何「優越」,足見一斑。李文亮的遺言——「一個健康的社會不應該只有一種聲音」——否定「時與勢」在這個體制那一邊。

儘管抗疫遲緩,中國的經濟不還是「底氣」沖天嗎?讓習近平說來,恐怕亦不是。2020年4月為了應對疫情帶來的嶄新局面,習近平作出「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的「重大批示」。一年下來,他不得不承認,「實踐起來」「雙循環」出現了「八大誤區」。諸如只顧國內大循環但國外開放卻大收縮;各自為政、劃地為牢、「搞低層次物流循環」;美其名為解決「卡脖子」技術困難,實則搞「高大上」重複建設、炮製爛尾項目;盲目擴大投資、過度刺激消費……等等。

形式主義政績工程難撐經濟

總之,中央集權制度下,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敗漏花樣百出;「誤區」之多又何止習近平所稱的八個而已?這般逢迎浮誇浪費資源的體制能有真正的經濟效益嗎?答案是甚麼,習近平自己清楚不過。2013年11月,他在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上強調「市場配置資源是最有效率的形式」。既有此認知,又何苦來由,一天到晚不厭其煩指揮這、指揮那?

中國第一季GDP按年勁升18.3%,看似勢不可擋。可是當中有多少是習近平所指「以國內大循環為主」、「大搞高能耗、高排放」的形式主義政績工程?同期出口無疑凌厲,尤以抗疫物資為然。隨着歐美疫情改善,這類出口不難業已見頂。事實上從採購經理指數可見,出口勢將放緩。此外歐美「卡脖子」的後果漸見顯著。別的不說,晶片供應不繼已令華為的手機生產下跌。於此之際,卻掄起反壟斷的大關刀宰割阿里巴巴、螞蟻、騰訊等最具活力的科技公司,而華融、北大方正、華夏幸福等央企、國企紛紛陷入動輒數以千億元計的債務困境。天曉得往下去將有何等亂象。

反觀美國,在「最有效率的市場」主導下,一口氣推出三隻為世衞認可放行、效率特高的疫苗;英國不甘人後,也有一隻。至今中國的疫苗固然未為世衞認可,而其接種率亦遠低於英美。「時與勢」何曾在「誤區」處處的那一邊?

古立

周一至周六刊出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