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員自言跪地時遭踢膝惹辯方質疑 PC19037:膝頭哥有分上下

更新時間 (HKT): 2021.05.06 23:22

前年11月8日黃大仙廟外有人聚集,警方到場驅散,男售貨員被制服期間涉掙扎並起腳踢中警員,及後被控一項拒捕罪。案件今於九龍城裁判法院開審。當日負責追截及制服被告的警員作供時,遭辯方大狀質疑他如何在跪地制服被告的情況下遭人踢中膝蓋,詎料警員竟稱:「膝頭哥有分上下,我下邊膝貼住地,被告踢到我上邊膝。」

被告吳玠寬(29歲)被指於前年11月8日在龍翔道黃大仙廟外抗拒警員19037。

當日追截及制服被告的警員19037周展卓供稱,當日駐守東九龍衝鋒隊第3隊。晚上11時許,周因應黃大仙廟牌坊外有人聚集,乘警車在附近巡邏。其後周從通訊機得知有警員在黃大仙廟外進行掃蕩,並曾警告現場人士正參與非法集結,周接到指令到場協助。

用警棍打人後始警告:咪郁!否則使用警棍!

周續供稱,到場時見前方10米約有60名身穿黑色衫褲人士,集結在黃大仙廣場空地,懷疑他們與早前的非法集結有關,故上前進行拘捕,並警告謂「警察,咪走」,人群繼而四散。

在控方主問下,周提及追截被告的原因,「有信心追到男子,因佢同我最近距離」。周自言追了約20米後,用雙手從後環抱被告腰間將他控制。周聲稱被告其間劇烈反抗、「左搖右擰」,更用手踭「挫」了周右臉近顴骨位置一下,周因此用警棍打被告右大腿一下,打完後警告謂:「警察!咪郁!否則使用警棍!」

惟被告繼續反抗,周在其他警員支援下,將被告按在地上制服。周續指被告當時面向地,雙腳「快速、漫無目的係咁踢」,其間周目擊被告用一隻腳踢中他的右膝,故再發警告謂:「警察!咪郁!否則使用胡椒噴霧!」繼而朝被告臉上施放胡椒噴霧,被告終停止掙扎。有警員及後在被告身上搜出一支雷射筆。

警員一時謂「可能我記得唔清楚」 一時謂「我詞語都有限」

辯方盤問下指出,周一直聲稱雙手環抱被告,其間並無放手,被告亦不曾轉身;惟警員書面口供則形容被告「轉身用右手手肘批到我右邊臉」。周遂改口同意被告曾轉身,又直言「可能我記得唔清楚」。

周形容制服被告在地時,自己半踎在被告的右方,膝頭碰地,雙手按著被告的右大腿。辯方大狀隨即質問:「你膝頭掂喺地下,佢點踢你膝頭呀?」周堅稱:「膝頭喺地下佢都可以踢到!」其間又一度指被告是「踹腳」,及後再改口指「我詞語都有限,係左右腳發過嚟」。

辯方指無論用甚麼字眼形容該動作,除非被告「靈活地用腳向水平角度掃」,否則不可能踢中周跪地的膝蓋。周回答謂:「膝頭哥有分上下,我下邊膝貼住地,被告踢到我上邊膝。」

辯方質疑警方插贓

辯方又質疑,周曾稱不記得被告用哪隻腳踢他,惟盤問下卻供稱被告是用右腳,辯方直指周是邊作供邊增添內容,以完整其證供;周否認指控,自言是「估計」被告用右腳踢他。

辯方向周指出,實情是被告當時正在現場蹲下拾眼鏡,當人群四散時,因被告身處人群最前方,周於是棍打被告右腿,並拉扯其背包,令他失重心趴在地上。其間周不斷棍打被告,被告並無掙扎;惟之後有其他警員趕至,曾將被告手腕及腳腕向後拗,被告始掙扎。而被告遭帶上警車後,亦被插贓一支雷射筆。周一概否認。

周在庭上曾稱當時被告的右額、鼻樑及下唇位置有損傷。惟辯方大狀引述被告醫療報告,指被告身體有多處傷勢,包括左胸、右大腿及左膝、右前臂有瘀傷或擦傷;另外多處頭皮、右邊手腳位置亦有血腫。

警作供後與未作供同袍交談惹辯方不滿

周否認曾亂棍打被告,並指因「專注控制被告」,故「唔得閒分心注視」在其身旁的同袍。辯方反駁指周曾留意同袍按著被告上半身,惟現在又稱無觀察,直斥周:「點呀?作完未呀?」周則回話:「我講緊係真話。」

周作供完畢後未有離開,並於庭外與未作供的警員交談。辯方大狀發現後,隨即向案件主管嚴正反映。主管澄清警員並無討論案件,只商討「點拎返記事冊」,大狀則回應謂:「提一提你啲手足啦。」

控方完成案情,裁判官葉啓亮裁定表證成立。

被告出庭自辯,透露於酒精飲品公司任職,當晚下班後返回竹園住所,約11時半離開黃大仙港鐵站,看見龍翔道附近有人群聚集及叫囂。被告繼續往黃大仙上邨方向前進,其間有人群向他跑來,撞跌他的眼鏡。被告拾回眼鏡時,右大腿突被硬物擊打,亦有人從後扯其背包。他嘗試俯身向前保持平衡,但最終跌倒在地。

被告聲稱倒地後遭圍毆約1至2分鐘,他只能以雙手護頭,頭、胸及手腳多處感到疼痛,過程中被噴刺激性噴劑,導致「完全失去視力」,直至聽到有把聲謂「輸咗㗎啦,輸咗㗎啦」,圍毆才停止。

被告續指,他被帶上警車後,有人遞上紙巾讓他清理臉上噴劑。此時他看到有警員想搜查他的背包,警員又指示被告望向窗邊。後來警員指在其背包內搜出雷射筆,被告則表明雷射筆不屬他所有。

辯稱長期戴手套以防自己「搣手指甲」

控方盤問時,拿出一對有護墊的黑色手套及一個尼龍物料黑色口罩,直指是當日被告衣著之一。被告不否認,惟辯稱自己長期習慣大壓力時會「搣手指甲」,故要戴上手套保護雙手;而當時被告有咳嗽及流鼻水,故由上班直至案發時均戴上口罩。被告另同意控方指他當晚身穿黑色外套、黑色長褲及黑色鞋。

在主控質問下,被告未能憶述何時擁有或由誰購入手套,僅稱是「朋友送」。被告在盤問下又指,涉案手套被沒收後,一直物色同類手套,惟今天只戴了無護墊的透氣手套。辯方著被告指出其手指因「搣手指」而引致的傷勢,其間葉官問到為何被告戴手套後仍有傷口,被告則答:「都有時會除低,例如而家。」

控方問被告在遭人撞跌眼鏡時,究竟是身體哪處被撞?被告指事出突然,「驚緊,唔清楚」,又指不知道撞他的人從何而來。控方質疑被告蹲下拾眼鏡時,如何夠力抗衡從後拉他背包的人;被告則記得當時是俯身向前,「點令我向前仆就唔知」。

被告又在盤問下指,當時有兩隻手一同拗他手腕。控方質疑被告如何能成功掙脫,被告稱情況混亂,故他也不清楚,及後指應是「手肘用力向上抽起」。被告亦無印象腳腕被拗時小腿有否提起,遭主控質疑「因編造情節故不合邏輯」。

辯方完成案情,案件押後至6月1日結案陳詞。

【案件編號:KCCC2318/20】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