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玉玲專訪︱採訪手記︱溺水斷氣之際 願求真的心不死

更新時間 (HKT): 2021.05.06 00:12

又到夏天,忽然想起傳媒界一個「都市傳說」──《蘋果日報》會唔會喺六四、七一前執笠?這個「都市傳說」傳了多年,今年總是隱隱約約覺得「血腥味」特別濃。蔡玉玲訪問裏一句「覆巢之下,焉有完卵?」,讓我回過神來,係喎,傳媒界原來早有first blood。

記者上新聞從不是好事,蔡玉玲面對被捕被判,一夫當關。雖然上庭前後扑咪她總是忍不住落淚,但絕對稱得上是新聞界「鐵娘子」(或者叫佢「鐵包」,唔好嬲我),因為她的腰骨,從無彎過。蔡玉玲頂着一頭清爽短髮,「清脆利落」的打扮,與她的性格一樣,記得冒昧邀約訪問,她一口答應,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草根出身 反學會自己揸主意

蔡玉玲自言不是個井井有條的人,她說父母很草根,沒有太多知識,正因如此從小到大都有很多空間,讓自己揸主意,就連讀哪間中學都是自己揀。升中後參加辯論隊,練來凡事講究邏輯的思維。她說,中六時看到人生第一套紀錄片《樂滿夏灣拿》,至今記憶猶新,「紀錄片得意之處在於,如果你好認真咁去拍攝一個人嘅故事,見證佢嘅轉變,睇出嚟同劇情片冇乜分別」。

她人生的紀錄片,也悄悄開展。回顧當了記者的十多年,減人工轉投《傳真社》是其中一個里程碑,放棄薪高糧準的公務員位,她說無悔,因記者就是有種天職,叫發掘真相,「做調查報道最困難是付出時間精力未必有成果,但記者唔係應該做一樣咁嘅嘢咩?」

去年8月《蘋果》被警方大搜報館,當時還在《鏗鏘集》任編導的她,想就《蘋果》生存處境和被打壓拍紀錄片,「仲記得同《蘋果》幾個攝記講,唔知你哋捱得耐啲,定港台捱得耐啲。嗰時都估係你哋慘啲,你哋應該捱唔到好耐㗎喇,之後黎智英俾人捉咗,但再估唔到嘅係我都俾人拉咗。」她和我也苦笑一下。

她說,離開《傳》後未有急於去搵長工,轉型做獨立記者,因認為社會急劇轉變,記者也許不能再幻想有「大台」,會有美好的傳媒機構如大樹般保護自己,因傳媒機構很易成為被打壓的目標,記者要越來越靈活。

「唔希望一個傳媒被整肅後,記者就四散轉行」

她覺得,獨立記者是其中一個出路,但也會遇到更多困難,仍須繼續摸索前路,「當未來更多傳媒機構被整肅,我哋點樣保存喺行業入面嘅能耐?唔希望當一個傳媒被整肅後,記者就四散轉行。點先可以保存有能力嘅記者可以喺呢行繼續貢獻?」

當記者不能再像個旁觀者般記錄而是捲入洪流,在溺水斷氣之際,但願那顆求真的心永遠不死。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