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中綫版的華大基因(潘焯鴻)

更新時間 (HKT): 2021.05.07 02:00

香港抗疫一直做得落落托托,既不能有效防止疫病進入社區,亦未能有效制止疫病在社區蔓延和爆發。林鄭月娥領導的抗疫工作,活像是一場阿Q撲火,來的時候像是沒有任何方法預防,燃燒的時候像是眼巴巴看着燒清光為止。

從公共行政及管理策略看,主因就是林鄭月娥處事偏執,而且任人唯親。只要掌握公權的班子,願意聆聽及接受例如何柏良醫生提出的一些進言建議,疫情最少可以多次防患於未然,民望亦不至於一直低迷。究其次因,就是負責制訂策略和調整戰術的主事官員根本沒有這方面的能力。

我所指的當然就是陳肇始和聶德權。他們習慣扭曲了的「無為而治」管理理念,相信萬物自然會長出成果,所以到現在仍然百思不得其解,香港人為何抗拒接種疫苗。枉論行政主導,現在的班子根本不具備洞察危機的觸覺,沒有在執行歷程中查找弱點並且予以改善的胸襟。要知道,老子的「無為」,其實是勸喻當權者不要違反自然定律而要順應萬物固有的本性,偏偏林鄭就時常與市民對着幹;提防矯枉過正而導致反抗,偏偏李百全就畫蛇添足,刪除港台影片記錄和利君雅事件根本就是消防隊放火;具備足夠的觸覺和檢討的心胸去確保善治,偏偏羅致光不屑地說不接種疫苗的外傭不來也罷,智商不等於善治。林鄭月娥的管治風格,活活勾劃出一個沉淪的漩渦,將香港推落深淵。

管治階層帶領香港沉淪

另一個需要負上極大責任的,就是根據緊急條例599C《若干到港人士強制檢疫規例》認可進行核酸檢測的華大基因。先不深究「是否被欽點食肥肉」這個涉及腐敗的問題。從它複雜的商業和輔助醫療登記架構中,我們可以抽出一個關鍵負責人,就是曾蔭權年代紅極一時的公職王、前醫管局主席胡定旭。他在4月23日公開向假陽性的29個個案所受影響的人士致歉,並承諾加強管理。這本來是一個自然而良好的企業管治風格,亦是公眾所認知的善良版胡定旭。

「沉淪」,就在多個媒體踢爆一些管理問題時發生,當它涉嫌以代聘模式逃避強積金及其他僱傭權益、涉嫌限制一小時採集30個樣本、涉嫌訓練不足及混亂等等時。媒體在4月29日報道,華大基因解僱了原來的公關團隊,改聘羅永聰成立的公司處理公關工作。新公關策略,就是一改善良的面貌,變成凡事辯駁和剛愎自用的兇猛版本。羅永聰更加披甲上陣,斷言否認兩分鐘採樣的工作要求,並指吹哨者是工作表現未達標準而被解僱的人員,更傲慢地表示保留追究權利。與此同時,胡定旭亦公開辯稱,沒有實驗室可以防止被污染。敢問,這與港鐵被踢爆沙中綫紅磡站事件的公關表現有何分別?

除了假陽性外,華大基因更涉及變種病毒假陰性的嫌疑,確診者因而自由地遊走,進一步危害社會。如果觸覺夠敏銳,相信不會在這個弱勢時間,將公關策略由善變惡。香港未有為保護吹哨者立法,但當一個自命腰板挺直的公關紅人,竟然以道聽塗說的身份去指摘當事人,耍出一招以大欺小的強力壓制手段。香港的沉淪,已不單止是個人是否為慾望跪低的疑惑,沉淪的漩渦還包括趕急跪進北上列車的一個盲流。

疫情已經折磨香港社會15個月,所有香港人都祈求政府在抗疫工作上能夠從錯誤中學習,並且能夠順應世界潮流,盡早以「氣泡」模式,重啟香港與主要國際夥伴的關鍵商務甚至日常生活往來。

日前邱騰華在變種病毒陰霾下說,香港與新加坡兩地確診數字處於低位,仍然未觸及「熔斷機制」。就在這番話被報道的幾小時內,新加坡官員就「兜巴星」指出正在檢討與香港的旅遊氣泡,邱騰華竟然不知新加坡新增16宗確診個案而需要重啟三星期的封鎖措施。這笑話不幸地與上年9月初,澳洲外長否認與香港討論旅遊氣泡的事件一脈相承,當時澳洲正處於疫情爆發的緊張時刻,部份地方甚至需要實行緊急狀態,一個民主國家的官員又怎會容許自己在選民面前出醜,在危急關頭風花雪月談「旅遊氣泡」這個非關鍵的政策?

一個在商務和經濟發展上的主事官員,亦是一個經歷了幾屆政府仍然能夠坐在重要決策位置的香港精英,不但缺乏掌握國際時局的觸覺,而且顯然未能從錯誤中學乖。

如果香港是一個典型的金字塔模式社會,頂尖是一群為數極少但掌控香港旅程的舵手,包括掌握公權力的官員、富可敵國的大孖沙和貼身服務的專業界別領袖。上述種種,就清楚說明香港沉淪深淵的破壞力有多大,金字塔頂尖階層的盲目,令香港失去了應有的觸覺和視野,再沒有人能夠為香港作出適當穩妥的政策和戰術,這亦是香港事事撞板、民怨沸騰和民不聊生的原因。

潘焯鴻

中科監察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