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制就是製毒機(吳祚來)

更新時間 (HKT): 2021.05.08 02:00

因為新冠病毒肆虐,一些民主國家一度陷於困境,近期印度更處於深度危機之中,由此引發中共媒體與網絡上的小粉紅們對專制政權的肯定與讚美,而對民主制度極盡嘲諷與詆毀,中共官方一些言論甚至超出了人性底線。中共政法委的官方微博將印度人火葬親人的圖片,與中國航天火箭點火發射的圖片放在一起加以評論,以顯示專制政權的強大,民主制度無法解決疫難困境。

如果對比中國與台灣,完全可以看到,同一文化傳統背景下,民主台灣的防疫績效更高,而且沒有因政治高壓的方式,像中國大陸那樣出現人道災難與次生災難。印度現在災難性的現狀,直接原因是病毒變異,可以視同洪水氾濫一樣的自然災難,這是人類的無力。如果要追究印度疫難之源的話,正是中國的制度「生產」出病毒,並向全球擴散。印度的民主制度優越性體現在,變異的病毒疫情不可能被政府隱瞞,因為媒體自由獨立。

一黨專制是意識形態中的一種病毒。共產思想一旦侵蝕一個國族肌體,正常的細胞被病毒細胞變異,並對專制政體產生精神性依賴。對新冠疫情,專制政權可以說是制度性的製毒、隱瞞與擴散。李文亮醫生的「吹哨」是一次「意外」,所以予以拘傳警告,而對獨立調查的媒體人張展則判以重刑。

再說制度性擴散。當局在國內封鎖城市流動,而國際航班卻正常飛行,讓病毒傳播到世界各地。既沒有在源頭上追查、控制,又沒有在傳播源發地進行有效控制,世界上只有專制政權才會如此不負責於世界。

專制治下,一方面極有效率:能在一夜之間對可能是傳播源的海鮮市場進行查封,銷毀全部產品,甚至將業主的賬本一併銷毀,另一方面卻不顧市民大面積染疫的風險,在1月18日中國傳統農曆小年,繼續讓百步亭社區曾舉辦萬家宴,而此時的軍事單位卻開始內部發函防備不明病毒的傳播。

疫情肆虐之時,當局沒有力量來保護公民合法權益,卻敢於突破人倫道德底線,一些家庭成員染疫之後,孩子得不到救助,戶戶禁閉導致生活物資嚴重匱乏,次生的人道災難大面積出現也被掩蓋。

包辦婚姻對國與家有一萬種好處,但沒有人願意犧牲個人的戀愛自由。100年來,中國人在家庭中體現平等、自由,知行基本合一,但在國家制度上,許多人卻認為黨國包辦政治與經濟,可以使國家強大,所以個人權益可以被犧牲。國家主義背後,其實是利己主義,因為這些愛國者們在這種體制中分享了紅利,沒有分享利益的愛國者也被宣傳機器長期洗腦。

沒有人懷疑這樣的判斷:通過科學研發出來的疫苗是解決新冠病毒的解藥,為甚麼符合世衞組織標準的疫苗率先由民主國家研發出來,而非專制國家研發出來?因為民主憲政法治的國家保障了資本主義經濟的運行,也保障公民的各項自由權,非專制國家是靠綜合軟實力與硬實力,才研發出病毒的解藥。

更為重要的是,民主國家在應對疫情危機時,沒有通過侵犯人權、高壓維穩的方式,產生人道災難與次生災難,而這些災難卻廣泛出現在中國武漢等城市與鄉村,在歐美國家,不時能看到針對管制的政府令進行示威抗議的活動,疫情嚴重時這類抗議不符合規定,但公民仍然擁有憲法賦予的示威權。

中國醫院服務政治特權

民主的細節體現在更多的方面,我所在的美國洛杉磯即便在疫情最嚴重的時間裏,醫療體系秩序井然,大量染疫的人居家觀察,隔離帶有自律性質,醫生每天通過電話問詢情況並解答問題,嚴重病人送醫院就醫。我在美國認識的人只有四人染疫,其中兩人居家觀察自癒,兩人自己開車到醫院被安排就醫,制度保證了病人被平等對待。而在中國,第一優先的是中共高級幹部,然後是廳局級幹部與醫院關係戶,最後才可能是普通百姓。因為中共的體制,將醫院既做成了營利產業,又做成了政治特權的服務機構。

專制的黨國體制,黨在國上、黨在憲法之上,與中共最初承諾的民主共和精神背道而馳,所以現在中共的黨媒與小粉紅們致力於宣傳民主不適合中國,只有一黨專政才能維持中國的穩定與所謂的崛起,片面的解讀疫情,以此攻擊憲政民主制度,漠視政治常識。專制是製毒機,而民主與科學才是有效的解藥。

吳祚來

獨立學者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