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議員繫獄 牆外人接棒

更新時間 (HKT): 2021.05.08 02:00

【本報訊】2019年區議會大勝距今僅年半,「港版2.28」後23名區議員還柙,有人更因長時間還柙而決定辭去區議員職務。沒有區議員,區務仍在,如何解決?有議助硬着頭皮接棒、有區議會同儕「捱義氣做多區」、亦有居民不忘區議員「自己社區自己救」的教誨,繼承議員之志,「我哋有責任去做,唔好睇小居民嘅力量」。

記者:周詠雯 朱潔玲

張可森議助留守 只想與街坊同行

2月28日,警方以「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正式起訴47名參與民主派初選人士。47人中,有23人是區議員,其中包括在初選論壇呼籲大家「飲多啲水,食多啲菜」的屯門區新墟區議員張可森。

訪問那天,張可森的辦事處很忙,眾助理手中各有不同雜物,有些是信件,有些是以前派給街坊的疫情資訊,還有數叠是競選時用的Foam Board,眾人忙着逐張撕去上面印有張可森姓名的貼紙。不久,同區區議員黃丹晴、潘智鍵到來,幫忙推走剩餘的數箱防疫包,派給區內街坊。街坊喜孜孜接過,但他們也許不知,這是因為張可森的辦事處要關閉。辦事處最後一天,沒有大肆公告,只由助理阿Tim鎖上門,眾人高呼一句「完」便悄然結束。

張可森被捕後,民政處一直未有明確答覆能否繼續報銷辦事處租金,團隊決定先將辦事處關閉。辦事處關閉後,議助相繼離職,最後只剩下Tim一名全職助理,「寄居」在興澤區議員曾振興的辦事處。搬到新址後,Tim再聽不見張可森高談闊論Bitcoin、Viu TV和廣東歌,也不見昔日同儕大笑,只剩他獨自處理新墟區務。不過街坊有求助時,卻不介意路程遠了,照舊找來,有時是因屋宇滲水,有時是區內環境衞生,也有和張可森熟稔的街坊,哭訴擔心張可森,Tim都一一傾聽。

今年才25歲的Tim,當初覺得張可森「有種Charisma(魅力)令人想同佢一齊行」,於是加入團隊,但沒想過這麼快,竟成為團隊的「最後一人」。他服務的新墟屬屯門心臟地帶,有多座單幢式大廈,沒有管理處,很多問題都依賴區議員幫忙。

現時Tim要一人兼顧巡區、處理求助和聯絡政府部門等繁重工作,區務尚能「頂硬上」,惟沒有張可森在旁總有點不習慣。訪問當日,Tim和曾振興帶記者走訪新墟,二人每走過一段路,各樣與張可森的回憶便湧出,「呢個位佢(張可森)成日攞嚟講㗎……呢個位本來係著名嘅垃圾山,咁多年都清唔走……諗住呢頭咁多食肆都係解決唔到㗎喇,點知又畀佢處理好」。

不過此刻,張可森仍陷囹圄,Tim能否繼續以議助身份服務街坊還屬未知之數。但他表示這段時間,漸漸與新墟街坊建立感情,因此不論日後如何,仍想繼續服務街坊,「好想做到個角色係同街坊一齊經歷,一齊行。就算去到咁困難嘅環境都好,都唔想放棄呢個地方,用我嘅方式守護呢個地區」。

譚凱邦兄弟補位 「遇到佢係整定」

有區議員因同儕還柙,主動「補位」協助,荃灣區楊屋道區議員林錫添就是其中一人,在同屬荃灣區的馬灣區議員譚凱邦還柙期間,替譚處理部份區務(編按:訪問期間譚凱邦尚未辭任區議員)。當馬灣有大廈需強制檢測時到馬灣開街站支援、在荃灣區議會大會上,提出譚凱邦還柙前着緊議題的議案、又在紅日到馬灣開街站,聽取馬灣居民對區務的意見。

林錫添表示,面對政權打壓,「我哋要點樣幫佢哋補位呢?」同區區議員亦已有心理準備,「大家自動自覺,幫得就幫啦」。林錫添形容譚凱邦是其「好兄弟」,他2015年首次參選區議員觸礁,因政治形勢使然,曾一度考慮放棄地區工作,幸得譚凱邦鼓勵,同時分享「做區」心得。林錫添2019年報捷,擊敗民建聯對手當選。他憶起與譚凱邦的相識經過百感交集,「好似個天係安排咗要我遇到佢,再遇到香港咁嘅時勢,覺得好似好多嘢係整定咁樣」。

譚凱邦還柙前,擔任環境及衞生事務委員會主席,2月28日到警署報到前,已預計需長時間還柙,「喺嗰段時間,就真係講咗好多安排嘅細節,成個荃灣區嘅環境衞生嗰啲點安排」。3月23日,林錫添在荃灣區議會大會,提出譚凱邦還柙前一直關心的荃灣楊屋道「垃圾山」議題,希望政府部門跟進。

記者問,有否想過在議案加上譚凱邦的名字?他苦笑指,議案文件需議員親自簽名作實,譚凱邦還柙後,他曾爭取以公務探訪形式探望,與他討論區議會會議內容;惟政府只容許他以親友探訪形式見面,無法將會議文件帶入監牢,故譚凱邦無法以其名義提出議案。至於譚凱邦對議會事務的意見,一切靠探訪者牢記,「成件事就好似急口令咁樣,砰呤嘭唥講講講講」。

業委承傳岑敖暉 自己社區自己救

另一邊廂,有居民決定踏出多一步,實行「自己區務自己做」。去年,岑敖暉擊敗盤踞荃灣海濱選區29年、曾舉辦「五月天母親演唱會」的「歌王」鄒秉恬。區內海濱花園居民乘勝追擊,去年7月的業委選舉,鄒秉恬再度落馬,失去業委主席及第五座業委代表兩職。岑敖暉因參與民主派初選還柙,處理區務的責任,就由一眾新晉業委成員扛上。

開街站、收集居民簽名、巡區、就區內事務向政府表達意見,是新晉業委現時的日常。業委Tim笑言,「我哋都係啱啱先嚟,第一屆嚟做,Lester又係第一屆做議員,大家乜都唔識,最緊要夠勇」。談起岑敖暉,三名受訪業委均讚不絕口,副主席Allan指,與岑敖暉討論區務議題,「佢係落足工夫,好清楚嗰樣嘢,唔會話求求其其答你」。Tim指,最難忘是岑1月因初選被捕,被拘留20多小時獲保釋後,亦沒有忘記當日有業委會議,仍以視像形式在會上滙報區內事務,形容他是「好努力、好可靠嘅後生仔嚟」。

眾業委憶述,岑敖暉當選後常強調,居民角色及力量均比區議員大,現時岑敖暉被關進牢獄,業委會主席Grace感慨,「可以話係間接承傳咗佢話社區要自己救,唔係一定要靠區議員咁樣」。Tim補充,「岑議員講咗咁多次,𠵱家我哋咪要落力啲去做囉」。

(編按:2021年5月6日,岑敖暉被判監六個月。根據《區議會條例》,任何罪行被判處為期超逾3個月而又不得選擇以罰款代替的監禁,判囚者會喪失區議員資格。)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