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得開心︱我們只可以看着它戀上

更新時間 (HKT): 2021.05.08 07:00

大概很多人也有錯愛的經驗 — 愛上一個不該愛的人,或在一段痛苦關係中不能自拔。愛情的盲目不用多說,大家都比較理解,但對負面情緒卻習慣排斥,總以為情緒可以自控。上回在「不要把悲哀感覺假設是來自你虛構」一文說過壓抑情緒有反效果,那習慣自我批判的人到底如何運用正念,像看浮雲聚散般單純的覺察情緒,然後由衷接納它們呢?我在黃偉文寫給彭羚的舊歌《無人駕駛》得到啟發。

「你說你愛錯人就像命運弄人不知當初怎被吸引……

這首歌開首已道盡鍾情感覺的不理性。只要曾經愛過,大概都明白愛情萌芽之時,往往就是「我都不清楚怎樣戀上」吧!但當理性無法接受,我們總想奪回情感的主導權,像歌詞所說,「心底渴望指引心的方向」,然而理性與感性的苦戰總是沒完沒了,最終讓我如夢初醒的,是這一句斷言:「我們只可以看着它戀上」。

是這句話讓我釋然。之前每次掉進情緒漩渦,我都很討厭自己的性格,例如太在意別人、事事強求萬無一失,結果讓焦慮成為根深柢固的習慣,知道時彷彿已病入膏肓。那時候初學正念(Mindfulness),從生活中覺察到自己種種執着、憤怒、焦慮,雖然老師都說「知道就好」,不用排斥或者否定,但性格使然,我認定那些情緒害苦了我,然後內疚、自責、難過,還不自覺地分析,甚至嘗試操縱,就是不理解「只可以看着它」。結果,說來慚愧,我是因為壓力導致早搏而學正念,卻在修習三年後患上廣泛焦慮症。

原來,我忽略了正念一個重要提醒——不加批判。美國靜觀減壓課程(MBSR)創辦人卡巴金博士(Jon Kabat-Zinn)是這樣定義正念的:「有意識地、不加批判地留心當下此刻而升起的覺察。」看到他很強調不加批判,我才恍然,那些自責不就是批判嗎?要是認定那些情緒都是錯,當然就會排斥,自然也無法接納。

社會文明一直要求我們約束自己,也強調以批判思維明辨是非,這種要求在維持社會以至個人生活秩序上行之有效,但處理我們內心深處的情緒,壓抑和批判其實只會適得其反。說到底,諸如憤怒、焦慮、傷心等情緒不過是一種反應,跟遇上一個讓你怦然心動的人一樣,不需要理由,也根本沒有讓理性操控的空間。感覺偏偏更是,越壓抑,只會越強烈。心理學家韋格納(Daniel Wegner)的實驗早已發現,若要求受試者別想白熊,白熊影像反而不斷在他們腦海浮現,這樣越想壓抑卻越揮之不去的現象,心理學稱為「白熊效應」(the White Bear Problem)。

那該如何面對自己的情緒呢?我的經驗是,首先從過度批判中釋放自己,試試放手讓感性主宰,並相信自己的直覺,《無人駕駛》把這感覺寫得很形象化:

「我的感性在駕駛自然憑直覺 追蹤這一切

是哪一個站 是哪一個人非我力量控制」

需要注意的是,放手不代表放肆,正念的修習仍要求我們持續覺察自己的起心動念,讓我們不至於迷失莽撞。然而透過沉默的觀察,靜靜看着直覺帶領自己的方向,慢慢你會學會接納當下的自己,而非幻想中的自己,批判和壓抑情緒而造成的問題自會迎刃而解。而回到當下也可以減輕日常生活的壓力,下一篇再細說。

撰文:Ophelie-C

----------------------------

Ophelie-C

80後傳媒工作者,情緒「自療」的過來人。見識過情緒深淵,決心學冥想自救,慢慢從正念看到不一樣的現實。越過幽谷後有緣成為義務導師,堅持不扮高深,盼以「貼地」實例分享正念的日常。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