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流媽 女強人 為子女移民 
走難母親節 倒數投奔自由

更新時間 (HKT): 2021.05.08 02:00
■經歷反送中運動後,陳太覺得香港不宜久留。

「我覺得為母則強。因為媽媽呢個身份,我覺得我會成為一個更強嘅人,我亦希望小朋友都會為我感到驕傲。」數年前才回流返港的兩孩之母,為着下一代免於暴政與洗腦,又要踏上征途。同樣即將成為特首林鄭月娥口中「逃犯」的,還有一位小康之家的事業型媽媽。明天,她倆都會度過最後一個在香港的母親節。當一切完全不像你預期,才明白不可心死,沿路再走幾千公里……

記者:陳芷昕

【睹速龍闖商場 下定決心遷台】

早於七年前爆發雨傘運動時,剛從外國回流香港的陳太(化名)不滿香港自由日益收窄,萌生移民念頭。至2019年反送中運動爆發,念頭逐漸成為具體計劃。自言是淺黃的她,曾與丈夫一同上街遊行反對修訂《逃犯條例》。每次離家前,她都會先抱抱三歲的兒子,像要向他交代身後事一樣。

隨着警暴越演越烈,陳太覺得這城市不再適合他們一家三口生活。身為一個母親,最念茲在茲的就是孩子安危。那年某下午,丈夫帶着兒子到屋苑商場買水果,突然遇到一堆速龍突襲,他們手持武器,把疑似示威者推逼進商場廁所。雖然陳先生已馬上把兒子背過身來,以免他因目睹殘暴畫面而受驚,但這件事有如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讓陳太忍無可忍,覺得此地不宜久留。「我可以避免嗰仔見到呢啲嘢幾耐呢?今次我阻止到,下次我哋又可唔可以喺佢身邊保護到佢呢?」

“佢變藍傷心、變黃好擔心”

這兩年間,香港人見證着此城的高速淪陷。眼見兒子在國際幼稚園中也要開始學習唱國歌和參與升旗禮,陳太覺得香港教育制度已全然崩潰,「國民教育本身唔係問題,但如果你失真、或強迫學生畀一個規範答案,咁就真係唔係教育嚟」。她希望兒子將來成為一個具有批判思考能力的人,但矛盾的是,她亦擔心這將把兒子推上危險境地。「如果佢一直喺香港嘅話,佢第時變咗做勇武咁點算?如果佢變成藍我會好傷心,但佢變成深黃我又會好擔心。」

為了給孩子更理想的成長環境,家境不俗的陳氏一家,終於下定決心展開移民大計。去年懷上第二胎的陳太,決定在香港一邊待產,一邊尋找外國的工作機會。後來,她得到一台灣公司聘請,雙方商談過後,她決定今年7月前往台灣正式工作。丈夫亦與她協議好,將會繼續留港工作,一年過後便會前往台灣落地生根。

正因夫婦二人將分隔兩地一年,兩個孩子的去向則成為一大難題。距離港尚餘兩個半月,這個問題仍懸而未決。兩人決定4歲大兒子將隨陳太前往台灣生活,以讓他及早適應台灣學校的教學模式和語文要求。只是,目前只有四個月大的小女兒又該歸何處?陳先生認為,妻子難以同時兼顧工作和照顧兩個幼童,故希望女兒留在香港由他照顧。

從理性角度考慮,陳太明白這是最合理做法。在台灣,她不能聘用家傭幫忙打理家務和照顧孩子,重擔只能落在她一人身上。「如果我一個帶住兩個,就會好似單親媽媽咁,而我又要做嘢,又要花時間適應嗰邊生活。就算我搵咗日間託兒所同幼稚園,咁到夜晚又點算呢?如果阿女喊,我又要睇佢,咁第二日做嘢渾渾噩噩,我一唔小心佢可能會有生命危險㗎喎。」

然而,母親最不能接受與骨肉分離,尤其是小女兒還是一個襁褓嬰兒,陳太更是捨不得。「我好珍惜見到佢成長嘅經歷,到我走時佢先七個月大,我仲餵緊母乳,我唔想冇咗同佢呢啲相處嘅時刻。以前阿仔大約一歲時叫我『媽媽』,如果我擺佢喺香港,佢連叫我第一聲『媽媽』我都聽唔到。」

不願放棄照顧小女兒的陳太,惟有在離港前這段時間多加「演習」,以評估自己獨力照顧兩童的可行性。她曾試過帶着兩童到香港公園遊玩,看看可以在外間逗留多久。她慶幸自己尚算成功,「但好搞笑,每次我老公最後都一齊喺度」。但她也不能排除與小女兒分開的可能,所以現在更珍惜共聚的時光。「我會同佢傾多啲偈,攬佢多啲,佢又肉騰騰咁,就會唔捨得放手。」

下月中,先到台灣辦理移民手續的陳太會視察當地環境,尋找合適的日間託兒中心。她打算先在港處理台灣公務,減輕將來的工作壓力,以便能騰空更多時間照顧孩子。心底裏,她希望可以陪伴兩個孩子成長,為了他們,她相信自己必能完成不可能的任務。「其實我係一個dreamer,覺得為母則強。因為媽媽呢個身份,我會成為一個更強嘅人,希望小朋友都會為我感到驕傲。」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