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論壇|在嚴峻形勢下民主黨應否參選?(劉慧卿)

更新時間 (HKT): 2021.05.10 11:49

今年3月底,中國人大常委會在北京召開會議,修改《基本法》附件一和附件二有關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的產生辦法,令香港的政治制度大倒退。

中央政府大刀闊斧改動選舉制度,為香港訂立嚴苛的國家安全法,是要回應2019年的反修例抗爭,「恢復社會穩定和經濟發展」。對於北京的強硬手段,很多人覺得憂慮和憤怒,無論親北京或泛民人士,皆認為是落藥太重,矯枉過正。親北京人士邵善波謂,應該是要醫好病人,不是要將他殺死。前立法會議員及前人大代表朱幼麟亦說,北京忍無可忍,但應將手槍放在桌上,命令各方冷靜,而不是舉起手槍,向各方面發射。這些人認為,北京對香港動盪局面的回應,是極端的鐘擺效應,對香港不利,但木已成舟,沒有改動的空間。

北京提出的選舉方案非常嚴苛,雖然將立法會由70席增加至90席,但直選議席卻由35席減至20席,而候選人更要向1,500名成員的選委會內五個界別的每一個界別成員索取二至四個提名,才有資格參選,而候選人亦需要接受審查委員會的審查,才可參選。若候選人成功當選,亦要持續接受監察,若有不當行為,可被停止職務,或被拘捕和起訴。

這樣對立法會候選人和議員的審查和監察是前所未見,有損候選人和議員的尊嚴,因此我形容參加這樣的選舉是屈辱。中央政府提出這嚴格的方案,是要確保愛國者治港,確保政治形勢受控。北京希望能夠消除政治爭拗,令城市專注民生和經濟議題,但很多人都認為這願望會落空。

雖然北京要全面操控香港,但矛盾地謂可以接受不同聲音,有親北京人士更歡迎民主黨派人參選。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不點名批評我的「屈辱」論,因為她希望有非保皇黨人士參選,為這被操控的選舉平添一些民主氣息。在以往30年,我曾參加過七次立法局/會地區直選,我參加的選舉並非普選,但過程是公開和公正,候選人在無不合理的限制下競選,選民亦有真正的選擇。

逆大多數民意將是政治自殺

但在今年12月19日舉行的立法會選舉,將有嚴格限制,候選人不能夠自由參選,選民亦不會有真正的選擇,有人會不獲批准參選,因為他們不是愛國者。試問這樣的選舉,是否值得參與?

民主黨正就這議題進行討論,最終將由特別大會決定。決定參選與否,民主黨必定會考慮市民的意見。若大部份市民不贊成,我們強行參選便等於自殺。

有人說政黨不參選便自毀前程,但若我們逆民意參選,亦只會鎩羽而歸。另一非常困難問題是有數名黨友正被關押,不獲保釋,可能不合理地無限期失去自由。在這痛苦的情況下,有黨友和市民皆沒有心情和興致討論參選問題,認為有如吃人血饅頭!

若中央政府真正可以容納不同聲音在議會內,就不需要作出這麼多規限,應給港人一些自由度去參選,令議會可以有商有量,有競爭,有妥協,為社會尋求共識,走出這黑暗無望的時光隧道。

劉慧卿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