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 :沒有新聞監督的社會只有腐敗 (盧峯)

更新時間 (HKT): 2021.05.10 02:00

幾個本地新聞大獎陸續揭曉,其中由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香港記者協會與香港外國記者會(FCC)合辦的人權新聞獎上星期公佈得獎名單。年度大獎揭曉本該是行家、業界盛事,可以互相恭賀一番;但今年氣氛卻截然不同,喚起的是一陣陣慨嘆聲,一份憂心忡忡,一片茫然不知前路的愁緒。有資深評判及評論人特地撰文,擔心人權新聞獎成為絕唱,因為到明年此時幾個主辦機構未必能續辦活動,能參與、肯參與的傳媒及新聞工作會更可能所剩無幾甚或消失殆盡。

港台對採訪多加阻攔

人家剛頒獎領獎就「擔憂」人權新聞獎成為絕響實在非常掃興,試想假若奧斯卡金像獎頒獎後有重要評審、行家居然高調發文,憂慮美國電影藝術與科學學會不能再辦Oscar;這怎不是大煞風景,甚至可能惹來排山倒海的反彈。問題是今次對新聞獎潑的這盤冷水絕不是故作驚人,而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般把行業、新聞工作者的困境與憂患如實反映。

本地新聞傳媒處境困難不是最近才發生的事。自反修例運動以來,政府、建制派、執法機關對新聞界,特別是前線新聞工作者態度日趨惡劣,並從各方面包括制度、政策、日常安排上對採訪工作橫加阻撓。以今次獲得人權新聞獎大獎的「7.21誰主真相」為例,港台《鏗鏘集》幾位記者包括蔡玉玲女士努力組合各種蛛絲馬迹細節,從而發掘當天發生的事實真相,令公眾、觀眾對這場震驚全港的無差別暴力襲擊事件有更全面的了解。

像這樣的佳作,最終得到同業認可並贏得大獎實在理所當然。偏偏節目播出不久,能否獲獎還在未知之數時,蔡玉玲已被警員以違反查證車牌的規定而上門拘捕,再帶上法庭迅速定罪,不幸中之大幸是法官只判罰款而不是監禁,不然蔡玉玲小姐只能在獄領獎。

更教人擔心、痛心的是,打擊新聞工作者,對他們的採訪多加阻攔的不僅是執法機關,還有作為公營廣播機構的香港電台。自新廣播處長李百全上任以來,港台大肆整肅,對自己的員工,刪除、抽走自家製作的節目。今年的人權新聞獎,港台先是在最後評審階段破天荒要求撤回作品,不讓參賽;被主辦單位拒絕後則表明不會領獎。到獎項公佈時,港台沒有為員工高興而是不予置評,只差沒否認「7.21誰主真相」是港台製作而已。

此外,港台高層近月多番針對偵查報道、深度報道的節目及製作人,已安排的報道被抽,涉及敏感題材的節目被ban,前線記者、資深製作人被逼退等。總之,專業新聞工作者在港台頗有點無路可走,難再容身之悲愴。

記者難揭社會陰暗面

對於連串整肅行動包括撤消參賽、抽起節目,港台新高層根本不作解釋,只表示港台有「新機制」審核節目,又強調港台編輯自主,外間應尊重這份自主權,不應隨意揣測批評。然而,港台新領導層特別是廣播處長李百全是政務官出身,由他充當港台「總編輯」已令人感到不尊重專業及難以理解。再由這位毫無專業背景與經驗的人以「編輯自主」作為「尚方寶劍」肆意改變港台的做法,改寫作為公營廣播機構的使命及行之有效的專業運作規範,等同以一人之見否定專業操守與價值,令優秀新聞工作者陷於前無去路(受執法機關及苛法妨礙採訪),後有追兵(不贊同不重視偵查報道)的困局。在這樣的情況下,想再有「7.21誰主真相」般的作品固然困難,有能力的新聞工作者更可能變得無處容身、無處着力,讓很多社會問題、陰暗面永難曝光,而受害的將會是社會整體利益。

特區政府高層近期常說,尊重新聞自由但記者沒有特權,新聞採訪工作需要受到法律限制。這樣的說法實在混淆視聽。香港新聞工作者從沒要求有甚麼特權或凌駕法律的地位,新聞工作者爭取的是公眾知情權,是透過揭露事實真相讓社會、企業、政府的問題以至腐敗現像能被揭開,從而防止濫權、以權謀私、謀利的情況。以查冊為例,新聞工作者是要核證身份,避免張冠李戴冤枉好人。執法機構、政府、法院在考慮立法、執法、裁決時都該把這樣的公眾利益作充份考慮,不是把輿論新聞監督視為無關重要,更不該視為故意搞事加以懲處。否則,可以獲獎的深度新聞報道將消失得無影無蹤,而社會的漏弊腐敗則因缺乏監督而滋長蔓延,令香港的廉潔、公平環境蕩然無存。

盧峯

周一至周六刊出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