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G7妙手 拱盟友漸進台海(宋文笛)

更新時間 (HKT): 2021.05.10 02:00

七國集團(G7)的外長會議於5月5日發表聯合聲明,就近月來於西方熱議之台灣議題做出據信為G7史上的首次表態,除了美國主導之痕迹明顯之外,亦顯示台灣已成廣義西方列國建構對中合縱陣線的關鍵試金石。

此番突破在會談之前已見預熱。首先是印太四方安全對話中的澳洲,自4月下旬開始,從總理、國防部長、內政部次長、軍方總司令等,陸續就台海「戰鼓之聲漸近」和澳洲的利益相關發聲。同樣地,日本作為美國另一大盟友,也於4月中旬的美日領袖峯會的聯合聲明中,提及台灣,為1969年以來首見。而歐盟在和中國就人權議題自3月下旬起展開你來我往的循環制裁之後,原先的中歐投資協定宣告暫緩批准。

契機何來?第一,對中國戰狼外交餘悸猶存,非習近平博鰲講話或王毅於聯合國安理會一二和緩演說便足以逆轉。第二,拜登政府以高舉多邊主義和價值觀外交大旗,重塑出高可信度和可預測性形象,各家西方盟友乃逐步表態,互為掩護,於戰戰兢兢中逐漸建構和美國一同對華「合縱」態勢。惟進退之間依然保有些許模糊空間,以預留槓桿。

此番G7聯合聲明,可見一斑。聲明中提及台灣凡二處:台海戰略和公共衞生。前者,處處可見美國主導。戰略部份放在「東海與南海」標題之下,暗示台海並非中國國內議題,而是利益攸關者人人皆有發言權的國際安全公共議題。聲明戰略部份第一句,一字不改地複製了美日峯會聯合聲明的字眼,即:「我們強調台灣海峽的和平與穩定的重要性,並且鼓勵透過和平方式處理兩岸問題」。

戰略部份第二句,則是重述了美國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4月30日於阿斯本研究所的講話精神,雖然在台海戰略模糊或戰略清晰上不正面表態,但是「重申強烈反對任何提高軍事緊張和任何削弱區域穩定和國際規範秩序的單邊行為,乃至於對任何軍事化、脅迫和威脅等情形表達嚴重關切」。

以最大公約數團結統一陣線

如果說G7聲明的戰略環節體現美國積極主導,在公共衞生方面則透露歐洲盟邦們的「事緩則圓」考量。首先,此部份將台灣置於中國章節六大議題之末,前談中國網路安全,後涉朝鮮人權議題。如此安排,頗符合戰略模糊要義,畢竟將台灣置在中國章節之中,令北京雖不滿意又不至於跳腳,台灣之於中國依然在「境外」和「國外」之間保持模糊定位;然而網絡安全屬於有高外溢性的「功能性議題」,而非新疆、香港等地域性議題,再者後面的北韓人權和核擴散防治亦屬外溢性議題,對台灣提法亦是功能性面向的公共衞生而不涉政治面,是以台灣立場亦可稍存體面。實際用語為促進「國際社會」於防疫方面的「全球合作」,亦是打擦邊球。

再者,如何合作?聲明呼籲支持讓台灣「有意義參與」世衞論壇及世界衞生大會。「有意義」便是「實質重於形式」的委婉說法。是讓台灣官方代表以「會員國」還是以一次性「觀察員」參與?還是僅讓台灣個別組織或非官方代表低調參與?聲明對此技巧性的留白。

綜觀G7聯合聲明,其整體思路為在西方盟友之間找出最大公約數。除了額外邀請澳洲、印度、南韓、南非等四方安全對話要角和金磚國家要國增添夥伴和挖中國牆角之外,並考量到會員國之間實力強弱不一、面對中共的憂慮程度亦各自不同。為了團結最大統一陣線,在論述上,聲明於戰略議題上採用列出「負面清單」而避談「正面承諾」方式,既給予遭受中方壓力的夥伴們信心,又避免正面挑戰中共紅線;在相對不敏感的公衞議題,雖作出正面承諾,亦不忘留白,在章節分類上對台灣地位亦同時考慮兩岸紅線。

如此靈活手腕,成功製造了G7聯合聲明首次提及台灣問題的突破,雖僅為蠶食,然而卻是質的飛越,為後續增溫拉開了戰略縱深。意圖在建立共同陣線「從實力優勢的地位同中國交往」,並亦望於聯合施壓之餘,能夠誘使中共「更加富建設性地參與基於規則的國際系統」,以圖在全球暖化等全球公共議題上建立合作空間,並為中國之長期和平演化,製造契機。

宋文笛

澳洲國立大學亞太學院講師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